話落,梁休笑吟吟地拍了拍手,道:“行了,都彆藏了,都出來吧!見見老朋友。”

喝——

伴隨著一聲沉悶的低喝聲,上百道身著血色鎧甲,手持長戟,腰纏寶劍,武裝到牙齒的精兵,就從兩麵的閣樓中殺了出來,將黑袍和所剩不多的黑衣鬼麪人,包圍起來。

正是左驍衛統領,蒙烈的親衛。

而帶隊的,正是蒙烈。

這時,不管是蒙家父子,還是左驍衛的這上百精兵,看向黑袍等人,目光都跟狼一樣,充滿了凶狠和嗜血。

圍場刺殺,如果真是這些人所為,那和他們,的確算是老朋友了。

畢竟圍場刺殺,對於左驍衛而言,是奇恥大辱。

此時仇人相見,自然分外眼紅。

“就是你們是吧?刺殺殿下,還害得爺爺我差點掉腦袋,今天爺爺我非得弄死你們不可。”

蒙培虎有點憨,性子直,脾氣暴。

揮舞這手中一雙重達數百斤的鐵錘,就要和黑袍等人拚命。

隻是才衝出,就被蒙烈的長槍攔了回來。

“爹,你攔我乾啥!”

蒙培虎大怒。

“彆動!”

蒙烈卻麵無表情地道:“聽殿下的,放心,他們逃不掉!”

黑袍等人見到蒙烈,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,赤練更是掩住薄唇,指著蒙烈,滿臉的不敢置通道:“怎麼可能?你不是帶隊去南山了嗎?”

蒙烈冷笑一聲,語氣略帶嘲諷道:“是去了,但隻不過是殿下的計,故意做戲給你們看的罷了。”

“嗬嗬,原來如此!”

黑袍低沉地笑了兩聲,這才緩緩地抬起頭,道:“倒是小看你了,千算萬算,就是冇想到,你敢拿自己做餌。”

梁休這纔看到,黑袍鬥篷遮蓋下,還帶著一張青紅交替的鬼臉,當下縮了縮脖子,道:“孤很怕死的,這個世界那麼精彩,美女那麼多,孤可捨不得。

“既然我捨不得死,那麼,就隻能想辦法,讓你們先死了。

“上一次,孤一個人秘密出宮,你們都忍不住動手,那這一次賑濟流民,人多眼雜,更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你們豈會錯過。

“所以,孤就賭……你們會來。”

梁休望著黑袍,侃侃而談。

這一計,其實是他和蒙烈約定好的,連蒙培虎和劉安都不知道。

他先讓蒙烈帶著數百精兵和一隊左驍衛前往南山,選址建造大營,但隊伍出了南城後,蒙烈就讓一名左驍衛的校尉,換上了他的鎧甲,帶隊去了南山。

而他和蒙培虎,則是帶著這一百精銳,繞道東門,從東門進了城。

進了城後,蒙烈就直接帶人趕往了牛欄街,在此設伏等待。

而梁休之所以選擇牛欄街作為戰場,是因為他昨夜再看京畿地圖的時候,發現牛欄街處於南城和東城的一個交叉點,是個真空地帶,冇有人煙,而且位置掩蔽。

就算戰鬥打得天翻地覆,也不會傷及無辜。

更重要的是,這裡臨近皇城。

直走就能到達皇宮大門,不管是逃跑,還是等候支援,都是最佳選擇。

他本來隻是想留一手,預防萬一,卻冇想到,還真用上了。

“那又何如呢?”

黑袍似乎對目前的處境,並冇有多大的擔憂,道:“殺了一些小嘍嘍,有什麼值得驕傲的?

“嗬嗬,四對三,現在殺你,並不難!

說著,黑袍緩緩地抬起手來,亮出了他手中那一雙寒氣森森、利如鷹爪的鐵手套。

他輕輕甩了甩手,漠漠道:“發信號,讓外圍的人來支援,蒙烈我來拖住,貪婪攔住蒙培虎,破軍你去收拾那個小太監,赤練,你去殺那小子!”

原本計劃暴露,這時應該撤退了。

然而。

黑袍這時對梁休的殺心,已經強烈到了極致。

除了戲耍的恥辱外,梁休的智慧和謀略,也讓他感到心驚,再任由其成長起來,將來又會是一個勁敵。

因此,他纔想不惜一切代價,將梁休徹底扼殺。

破軍三人相識一眼,立即點了點頭。

貪婪將手中的巨弓插砸地上,從懷中取出一把竹筒裝的東西,輕輕一拉,隻聽見“咻”的一聲,一道火焰就躥上了天際,變成一朵絢麗的七彩煙花,在天空中綻放開。

“保護殿下!!”

蒙烈眸色一沉,擋在梁休的身前,而一百精兵,也立即收縮了包圍圈。

蒙烈能感覺到,對麵的黑袍,是一個九品高手,而那白衣執劍的青年,實力更是達到了八品巔峰,距離九品,也隻是一步之遙。

而另外兩人,實力都在六品巔峰。

而他們這邊呢?

除了他一個九品高手,劉安八品,而蒙培虎,也不過初進六品而已。

真要硬扛,真擋不住啊!

然而。

梁休卻絲毫的不在意,抱著雙手走了出來,挑著唇看向黑袍道:“我說這位……不知道性彆的牛人,你咋這麼牛逼呢?再狂,信不信,等下孤把你踩在腳下摩擦!”

黑袍冷笑一聲,對梁休的話充耳不聞,喝道:“動手!”

話落,黑袍身形一動,直奔蒙烈。

九品高手的戰鬥,破壞力太強,蒙烈怕戰鬥餘波危及到梁休等人,也隻能咬牙衝出,和黑袍戰在了一起。

“狗賊,納命來!”

蒙培虎也揮舞著手中的鐵錘,和手持長弓的鐵塔男子攪在了一起,頃刻間大地顫抖,飛沙走石頭。

唯獨劉安,依舊展開雙手,護在梁休的麵前,不肯離開半步。

梁休見狀,拍了拍劉安的肩膀,道:“放心去吧,好好的和那傢夥打一場,孤知道你一直渴望一個對手,他應該不錯。”

劉安看著梁休,撇嘴道:“我想打,但是殿下你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梁休就一腳將他踹了出去,怒道:“少廢話,讓你打就打,孤這裡不用擔心,孤有安排!”

劉安咧嘴一笑,轉身向著破軍衝了過去。

這時,赤練正一步步地向著梁休走來,掩唇輕笑道:“殿下,你把自己身邊的小太監都打發走了,是要放棄反抗了麼?”

“要是在床上,孤早就放棄反抗了。”

梁休舔了舔嘴角,輕笑道:“隻是現在,孤還有上百精兵呢……”

赤練一根手指輕輕在紅唇前晃了晃,魅惑無比:“你這三百精兵,可不中用呢,而且奴家擅長的,可不僅僅是武功……”

梁休聞言一愣,抬頭一看,當場懵逼。

隻見前方,正有七八個美女翩然飛向自己,而這八個大美女,竟然絲毫冇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