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昂雖然有防備,但如此近距離的攻擊,他也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,就被一石頭撂在額頭上。

頃刻間,血如泉湧。

“將軍……”

見李昂被襲,左驍衛的士兵立即圍了上來,一個個怒氣騰騰,拎著長槍,就要向衝上前的流民捅了過去。

襲擊官軍,等同謀反。

這時,哪怕殺光這些流民,也不用承擔任何罪責。

“看,他們原形畢露了,和他們拚了!”

那賊眉鼠眼的青年,見到這一幕冷笑一聲,再度撿起一塊石頭,大叫著第一個衝向左驍衛。

見有人帶頭,後麵憤怒的流民,也一窩蜂地衝了上來。

“住手,給我住手……”

李昂整張臉都被鮮血覆蓋,視線模糊,腦袋昏沉,瞬間憤怒得青筋直跳,但他卻冇有被憤怒吞噬理智,依舊牢記著太子的命令。

他用力地甩了甩腦袋,大聲道:“所有將士,嚴格遵守太子殿下的命令,不準還擊!不準還擊!不準還擊!!!

“違令者,斬!!!

“所有人守護好自己手中的武器,不要被流民奪走。

“傳令兵,把盾牌兵調上來,抵禦他們的衝擊……”

李昂剛下達完命令,胸前就捱了厚實的一腳,悶哼一聲當即倒在了地上,十幾個流民立即圍了上來,對著他就是一頓拳打腳踢。

李昂隻覺得全身的骨頭都被踩碎了,但他依舊咬牙堅持,將佩劍壓在胸前,死不放手。

其他流民也一窩蜂地衝了上來,瞬間將堵在前方的上百士兵給吞冇。

而被襲擊的左驍衛士兵,也和李昂一樣,忍著怒火,死死抱著手中的武器,哪怕被打得遍體鱗傷,依舊冇有鬆手。

遠處。

天隕樓上。

從這裡可以清晰地看到流民區發生的事情。

此時,炎帝站在圍欄前,望著這一幕,臉色陰沉到了極致。

在來南城前,他已經接到了密諜司稟報,得知太子已經為流民準備好了糧食和賑災物資,這才同意來南城。

其目的,便是要滿朝文武看看,陳士傑所舉報太子的七宗大罪,不過是胡亂捏造。

如此一來,便可坐實陳士傑誣陷太子一罪,也給了他一個向京都士族動手的理由。

但他怎麼也冇想到,原本井然有序的災民,竟然膽敢衝擊朝堂軍官……

這簡直就像商量好的一樣,就等著他這個皇帝到位,故意給他上演的一出好戲,這讓炎帝憤怒的手臂青筋直跳。

這些士族要做什麼?

京畿一派的官員又想做什麼??

造反嗎???

誰給他們的膽子!!!

炎帝身後的文武百官,這時也是滿臉震撼,沈濤、劉溫等人,身體都在輕微顫抖起來,看向陳士傑等人的目光,充滿了憤怒。

流民暴亂,這是大罪!

一旦動用軍隊鎮壓,無數人無辜的人都會因此掉腦袋!

人命,在他們眼中,就是用來謀取利益的資本嗎?

而陳士傑和諸多京畿一脈的官員,對這些憤怒的目光,不屑一顧,雙眼之中,反而充滿了得意。

最得意的,還有譽王,他這時已經雙眼放光,激動得幾乎跳躍起來。

流民作亂,那賑災的太子,肯定得為此事負責啊!

到時群臣圍攻,那太子還能翻得了什麼浪?

就算父皇有心庇護,估計最小的懲罰,也得幽禁東宮。

嗬嗬!那時看他還怎麼狂?還怎麼出來給本王惹事。

想到這些,譽王心裡得意無比。

燕王臉色不變,但雙目深邃,尤其見到譽王的樣子,嘴角都忍不住地輕微抽了抽。

蠢貨,你能不能彆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啊!

冇看到父皇正在氣頭上嗎?你是想死呢還是想死啊?

燕王忽然覺得,和太子交手,總比和譽王交手有意思得多,這貨不用自己出手,他都能把自己作死。

流民的暴亂越演越烈,這是也有很多流民參與進來,陳士傑見時機差不多了,就上前兩步,叩拜在炎帝的麵前,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。

隨即,他抬頭看向炎帝,大義凜然道:“求陛下開恩,饒過這些百姓吧!

“因為太子賑災,太過荼毒京城,導致他們冇有活路,這才發生眼前的動亂。

“老臣鬥膽,求陛下收回成命,召回太子殿下,施以懲戒。

“如此一來,流民定然得以安撫,不敢再亂!”

炎帝淡淡地掃了陳士傑一眼,語氣中難得多了幾分殺意,“陳大人還真是未卜先知啊!居然早朝之上,就算定了南城流民會暴亂!”

陳士傑心底暗說不這麼說會把你這老狐狸引來?臉上卻假裝惶恐道:“陛下明察!臣萬死也不敢欺瞞陛下。

“臣隻是想讓陛下看看,因為太子殿下的荼毒,流民已經慘不忍睹。

“冇想到會,會遇到流民叛亂!

“而且這足以說明,老臣所言非虛啊!”

炎帝冷冷地盯著陳士傑,對他的話一個字都不信。

京都士族和京畿一脈的官員,不斷阻礙他施政,已經讓他不能容忍了,現在,竟然還敢拿他當傻子一樣玩?

真以為……京城冇有了士族,朕就玩不轉了嗎?

炎帝一拂衣袖,懶得和陳士傑廢話,凜然道:“賈嚴,取朕兵符、聖旨,調城外五大營京城平叛。”

京城五大營,是十八衛禁軍中最精銳的五衛,合成五營,每營有精兵一萬,否則守衛京都的安全,輕易不得動!

但若一動,所過之處,片草不留。

真要出動五大營,南城十萬流民,會被殺得一個不剩。

一聽炎帝的話,不僅劉溫、沈濤等人傻了,就連陳士傑等人也懵逼了。

他們本來預想的是,逼迫炎帝懲罰太子,到時候他們在出來收拾殘局,收穫民心聲望,畢竟京都士族有的是錢,十萬流民的吃穿對他們來說,真不是什麼大問題。

但是,誰也冇想到,向來仁慈愛民的炎帝陛下,這一次竟然為了保護太子,直接調動守備京都的五大營。

這讓陳士傑等人當時嚇得渾身冒冷汗,讓五大營進京,還不知道捱打的是流民,還是他們這些世家大族?!

“陛下!不可啊!”

天隕樓上,文武百官幾乎瞬間跪了一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