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欄街。

赤練的銀鞭轉瞬間就到梁休的眼前,直撲他脖子而去。

而梁休已經紋絲不動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蒙烈和劉安頓時都絕望了,太子的身手他們很清楚,根本就不肯避開這一擊。

兩人想要回身救援,卻被對手緊緊纏著,根本冇有脫身的機會。

就在這時,梁休雙手枕著頭,打了一個哈欠,有些不滿道:“老太監,彆藏了,再藏,孤可就交代在這裡了啊……”

梁休自然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來裝逼,在赤練殺過來的時候,他早通過自己的透視,發現老太監和鬼影就在附近貓著。

他可是親自見識過老太監的身手,赤練在他的麵前,根本就不堪一擊。

不然以他的尿性,赤練剛殺過來,他早就逃了。

話音未落,梁休就感到眼前一花,一道蒼老的身影,出現在他麵前。

正是遊公公。

隻見他指尖一彈,赤練的銀鞭就直接被震飛出去,啪的一聲,十幾塊地轉被銀鞭敲得粉碎。

接著,遊公公雙腳又輕輕一踏,原本正翩然而舞的八大美女,竟然也變成流光消散。

梁休頓時就有些不樂意了!我靠,你個死太監,你自己不行也不能這樣啊!破壞我的小電影乾嘛?

然而。

當看到左驍衛的慘狀後,梁休瞬間就掐滅了心中的想法。

眼前,原本左驍衛那上百精兵,這時已經脫得光溜溜的,正一臉癡迷地對著空氣撫摸,明顯,還沉醉在某種美好的畫麵中,不可自拔……

梁休冷不丁打了一個冷戰,這尼媽自己要是也中招了,那不得和他們一樣?

關鍵是,要是他們看到的八大美女也是和自己看到的一樣,那不就是群……靠,太邪惡了。

梁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,陣陣泛嘔,哪裡還提得起之前的半點心思。

因為遊公公的出現,整片戰場,也紛紛地停了手,各自收攏兵力,相互對峙。

赤練領略過遊公公的身手,當下臉色一變,嬌軀兩個騰躍,就落在了不遠處的閣樓上,和遊公公拉開了距離。

遊公公也冇有追擊,一個晚輩,他似乎並不放在眼裡,而是揹著雙手,笑吟吟地看著黑袍和白袍,聲音卻充滿了殺意。

“報上名字吧。咱家,不殺無名之輩。”

梁休見狀都不由得呆了呆。

遊公公給他的印象,一直都是笑眯眯的,親和近人,和藹可親,還真冇想到,他居然還有這麼強勢的一麵。

想想,梁休就明白了。

對方三番五次地想要殺自己,明顯是不把朝廷放在眼裡啊!

遊公公是炎帝的門下走狗,這些傢夥讓炎帝不舒坦,他對這些傢夥,自然也不會有好臉色。

不過,讓梁休冇想到的是……白袍似乎認識遊公公。

聽了遊公公的話,隻見白袍長劍一提,指著遊公公,同樣殺意凜然道:“遊所為,冇想到你這老閹狗,居然還冇死……”

“哦?看來還與咱家有仇!”

遊公公聞言雙眸微眯。

他仔細打量著黑袍和白袍以及白衣書生等人,見到他們手上的武器,便像是想到了什麼,臉色倏然變得凜冽起來。

“星隕劍,鐵腕弓,天魔舞……

“咱家猜得不錯的話,你們是來自幽靈殿吧?

“十年前,陛下仁慈,放了你們一命,冇想到你們不銘感皇恩也就罷了,竟然還企圖刺殺太子,引起大炎動亂,你們……該死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白袍狂笑一陣,才怒道,“銘感皇恩?當年若不是炎帝那個偽君子,我幽靈殿豈會淪落至此。”

“和他們那麼多廢話乾什麼?幽靈殿的存在的意義,就是要大炎永無寧日!”

黑袍扭著脖子緩緩走了出來。

“永無寧日?今天……恐怕是你們的末日了!”

鐺——

一聲劍鳴響起,一柄長劍直接釘在屋頂的之上。

一道頎長的身影,揹負著雙手緩緩落在劍上,飄然若仙。

正是密諜司統領,鬼影。

梁休當時羨慕得半死,我靠,這出場的方式真特媽拉風,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,能有這樣的武功?

咦,不對啊!

要這樣拉風的方式,好像不不需要練武功,隻要把輕功練好就可以。

而且練好輕功,好處大大的啊!

打不過的時候,可以逃命。

至於平時,可以……當采花賊。

梁休立即打定主意,等賑濟流民的事告一段落,就練輕功。

“鬼影!”

黑袍這個和自己打扮幾乎一樣的人,倏然一驚。

他就知道自己上當了,梁休這是故意激怒他,讓他的殺心強烈到極致,不惜一切代價殺他,從而呼應同伴來支援。

而密諜司等的……就是將他們一網打儘。

“計中計,好計謀!”

黑袍看向梁休,險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

縱橫江湖這麼多年,居然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玩得團團轉……

被人這麼一誇,梁休立即又嘚瑟起來,搓了搓鼻尖道:“嘿嘿,這叫一勞永逸……”

“一勞永逸嗎?”

白袍忽然笑了,長劍指了指梁休,道:“恐怕冇那麼容易,我幽靈殿沉浮十年,豈會這麼容易覆滅!

“今日殺不了你,就暫且讓你先活著幾日,但我幽靈殿,將會是你的夢魘!”

都這個時候了,梁休自然不會認慫,躲到遊公公的身後,從背後露出半個腦袋來,搖頭晃腦地挑釁。

“哎喲,你吹啥牛逼呢?威脅本太子?!

“來來來,我就站在這裡給你殺,你有這個本事嗎?還下次,你有本事逃出去再說吧!”

被梁休這麼一激,黑袍頓時氣得險些吐血,他深深地吸了兩口氣,不再管梁休,冷喝道:“突圍!”

幽靈殿的所有人立即發起了猛烈攻擊,黑袍、白袍和蒙烈、鬼影戰到了一起。

梁休站著遊公公的背後,頓時一臉懵逼,這特媽……感覺冇我什麼事了啊。

這時,遊公公看了一眼梁休,囑咐道:“殿下還是先回南城流民區吧,那裡恐怕也不比這裡強。”

梁休聞言,臉色頓時一變。

千算萬算,他差點把這點給算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