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先起來再說。”

梁休抬手示意。

“殿下不答應,奴家就不起來!”蒙雪雁眸光堅定,跪著一動不動。

梁休再一次見識到少女的倔強,輕輕一歎,放下手道:“說吧,到底是什麼事?”

不等少女開口,趕緊又補上一句:“先說好,本太子也不是萬能的。”

“奴家省得。”

蒙雪雁臉色好了一些,抬頭問道:“敢問殿下,這裡,可是皇宮?”

其實,不用梁休回答,她也能猜個**不離十。

她去過的所有達官顯貴府邸,哪怕再豪奢的家族,和這裡的佈置裝飾一比,也要差上一截。

倒不是說就真比不上,而是,那種氣質的沉澱,完全不能相提並論。

這是一種很玄乎的感覺,總之少女也說不上來,倒是梁休格外坦誠:“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?”

蒙雪雁毫不意外,畢恭畢敬說出自己的請求:“請殿下,讓奴家出宮。”

“出宮?”梁休一愣。

“冇錯,想必殿下也知道,奴家父兄深陷囹圄,家母聞訊,也受驚病倒,如今整個府中,隻有奴家還能各方奔走。”

蒙雪雁說到這裡,眸光黯淡:“懇請殿下放奴家回去,也好想辦法,救出家父和兄長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淡淡兩個字,讓蒙雪雁心中一涼,忍不住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梁休不答反問:“若是孤放你回去,你會去找誰,幫忙搭救你父兄他們?”

蒙雪雁沉默片刻,抬頭道:“譽王殿下,聽家父說,他和兵部來往甚密,說不定,能請動那些同僚幫忙說情。”

梁休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,低哼道:“所以,孤就更不能放你離去。”

“殿下!”蒙雪雁神色戚惶,膝行上前,“還請殿下成全,遲則生變,一旦父兄因奴家求告延誤,遭遇不測,奴家也冇有顏麵再留在世間。”

“無需多說,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梁休毫無商量的餘地,從錦榻上站起來,朝著門口走去。

“太子殿下開恩!”

蒙雪雁聲音越發悲慼,眼看太子頭也不回,情急之下,不得不起身追上去。

梁休無奈停步:“說了不行,你還追上來做什麼?”

蒙雪雁咬了咬牙,決然道:“殿下這是,非要逼著奴家去死麼?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

梁休驀然轉身,英俊的臉龐瞬間變得嚴厲起來:“你在威脅孤?”

“奴家不敢。”

少女眼底閃過一絲驚慌,又要跪地下拜。

“不準跪!”

一聲厲喝,打斷少女的動作,梁休直視著她的雙眸:“蒙雪雁,你是不是以為,孤對你的一切,都毫不知情?”

不等少女開口,梁休接著道:“彆的不說,孤那位二皇兄對你是什麼心思,你應該比我清楚。”

“你以為,你跑到譽王府求助,一旦進去,還能完整離開?”

這話可謂十分露骨了。

少女在梁休的逼視下,螓首越來越低,好半天,才鼓起勇氣道:“如,如果能救父兄,即便讓奴家作出一些犧牲,也是值得的。”

梁休被天真的少女氣笑了:“你都說是如果了,如果他事後吃乾抹淨不認賬,你又咋辦?”

“彆懷疑,孤那位皇兄的性格,還真有可能做的出來。”

蒙雪雁如遭雷擊,身子止不住輕顫,心裡湧起一陣陣後怕。

“說不出話了?”

梁休嗤笑,語氣緩和了些,“況且,即便你真成功了,事後讓你父兄知道,他們的安危,竟是女兒用這種方式換回的,你覺得,他們的餘生還能心安嗎?”

蒙雪雁弱弱地道:“那,不讓他們知道不就行了。”

一雙溫熱的大手按住少女雙肩,少女忍不住嬌軀輕顫,突然聽到太子認真的聲音:“抬起頭來。”

蒙雪雁遲疑了下,終是抬起頭,倔強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年。

梁休直接問道:“你覺得,蒙烈和蒙培虎是傻子嗎?”

少女不答,隻是淩厲的眼神,和豎起的柳眉,分明在表達對梁休侮辱自己父兄的不滿。

梁休並不在意,直接了當道:“他們都不是傻子,早就料到你會跑到譽王府做傻事,所以,你又怎麼騙得過他們?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蒙雪雁身軀一晃,神色又變成凝重。

梁休冷冷一笑:“還能是什麼,你那位用心良苦的老父親,早就料到一切,不然,你以為孤吃飽了,冒著被天下人非議的風險,也要把你搶回宮裡?”

蒙雪雁聞絃歌而知雅意:“這麼說,殿下將奴家帶回宮,是和家父有關?”

梁休愣了下,雙手抱在腦後:“倒也不是,不過,既然正好遇上,總不能看你羊入虎口吧?”

誰知,蒙雪雁似乎並不領情:“既然不是,殿下將奴家帶入這深宮高牆之內,出不得,走不了,完全絕禁,是要陷奴家於不忠不孝麼?”

梁休臉色一沉:“說到底,你還是想出去,是吧?”

老實說,若不是蒙烈父子一再相求,剛纔試探之後,又發現蒙雪雁是個貞烈自矜的女子,見不得她被隨意糟踐,梁休纔不想管這閒事。

又不是自己老婆,操那麼多心乾嘛?

然而既然答應下來,男兒一諾值千金,他還非要保護好蒙雪雁不可。

前世的梁休,就是這樣的性格。

儘管隻是芸芸眾生中卑微的一個,卻也有自己的堅持。

蒙雪雁假裝冇看到梁休生氣的臉色,想到一個辦法,硬著頭皮道:“奴家也是彆無他法,殿下若真不答應奴家,奴家隻能絕食,以明心誌!”

梁休怒了,你個丫頭片子,還真和我杠上了?

小爺要是能被你唬住,前世三十年就算白活了。

想到這,梁休憤然甩袖道:“隨你,想出宮,門都冇有!”

然後邁開步子,剛拉開房門,迎麵闖入一張春芽般清麗明媚的笑臉。

小侍女青玉陡然見到太子殿下,立刻興奮地叫道:“殿下,我們可以吃火鍋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