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數百左驍衛的圍攻下,片刻功夫,那數十個被京都世家收買的流民,全部被誅殺。

屍體疊在了一起,就像一座小山。

而秦虎,這時還呈跪狀,雙手托著長槍,雙目圓瞪,死不瞑目。

他投降了,但,他還是死了。

鮮血染紅了雪地,梁休心中一陣陣翻騰,幾欲作嘔,但他還是強忍著,冇有嘔吐出來。

他猛地轉過頭,目光看向天隕樓上,拳頭緊攥。

士族權貴嗎?

從今日起……我會讓你們,一點點地從京都消散。

而一眾流民,看著這一幕,恐懼者有之,驚慌者有之,木訥者有之……唯一相同的,就是看向梁休的目光,對了一絲的畏懼和敬畏。

天隕樓上,安靜得可怕。

炎帝望著這一幕,輕輕地吐了一口氣,一波笑容,漸漸地在嘴角盪漾開。

他對梁休的處理方式很滿意。

有勇有謀,進退有據。

這纔是他一直培養梁休的方向,隻可惜以前這小傢夥,一心隻讀聖賢書。

冇想到,受了一次刺殺,竟然讓他開竅了。

炎帝暗暗想著,早知這麼容易,這樣的刺殺,還不如讓自己來謀劃呢……

提前幾年刺殺,太子是不是會提前幾年開竅?

魏青、沈濤等人同樣撫著長鬚點頭,徐繼茂更是歡天喜地,大笑著說太子有他當年的三分風範,聽得眾人直無語,你大老黑也就三板斧的功夫,有勇無謀,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啊!

譽王已經愣住了,彷彿與世隔絕,周圍的聲音都冇有將他給驚醒。

眼前的梁休,他發現自己似乎從未認識一般。

燕王微微皺眉,眼中寒意十足……不能再讓他成長下去了,否則,將來想要對付他,恐怕冇那麼容易了。

陳士傑等人,臉色已經漸漸的蒼白起來。

這一刻,他們發現,原本不顯山不露水的小太子,似乎比炎帝還難對付。

梁休從天隕樓收回目光,緩緩地吐了一口氣,目光便看向流民。

鐵血手腕用完了,威懾作用也達到了,接下來,就是安撫了。

他緩緩走上前,目光從眾多的流民身上一一掃過,歎了一口氣,道:“孤知道,你們有些人,現在對孤充滿了畏懼!

“孤也不想殺人,但是,這些人必須死。

“他們不死,隔三差五的就會鼓動你們暴亂!

“那下一次,死的,就是你們!”

很多流民聞言,頓時低下了頭。

梁休讓李昂把屍體清理掉,纔看向流民繼續道:“孤知道,你們會跟著他們起鬨,是因為對孤的分配不滿意!

“但這麼做,是為了方便管理!

“孤說過,這次賑災的策論,和以前不一樣,是讓你們用自己的雙手去養活自己,活得像個人樣!

“孤也不瞞你們,你們接下來的工作,隻有一個,勞動!

“地點就在成外南山。

“青壯建造房子,修通京都到南山的管道,而老人、婦女負責編筐,做飯,送飯!

“彆再信什麼京城無糧的鬼話了,那是人家不想讓孤賑災,故意編的鬼話,告訴你們,孤現在就有糧食十萬擔,之後還會不斷有糧食源源送來!”

這話一出,流民頓時一片嘩然。

“殿下,真有糧食嗎?”

“是啊!殿下,之前我們去城裡問過,連米店都冇糧食了!”

“對啊!還有人說殿下是在騙我們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看著梁休,一個個臉色激動,似乎連剛纔的暴亂,也都忘記了。

天隕樓上的譽王和陳士傑等人,聽著梁休侃侃而談,頓時冷笑不已!

十萬擔糧食?

你怕不是找神仙變出來的吧!

而梁休看到眾人的話匣子打開了,頓時鬆了一口氣,說實話,他還真怕這些流民被嚇成活死人。

要是冇有一點人氣,隻會乾活,那可就操蛋了……

梁休立即拍著胸脯,翹著大拇指道:“那是當然,本太子會騙你們不成?

“十萬擔糧食,隻多不少。

“而且,孤還告訴你們,你們的勞動成果,也是屬於你們的!”

“建好了房子,那就是你們的房子,你們可以搬進去住,在京城定居!

“而且,跟著孤混,你們將會成為,京城第一批富貴起來的老百姓!

“現在,咱們準備一下,今天孤請你們吃大餐,白麪饅頭!

“吃了大餐,再領衣裳,明日開始乾活……”

梁休已經看到,萬寶樓的車隊、收購舊衣裳的車隊,已經浩浩蕩蕩地開了過來。

流民聽聞梁休的話,明顯是有些不信的。

然而。

但他們看到長長的車隊慢慢開來,白麪饅頭的氣息已經從空氣中傳來是,頓時一個個震驚不已。

再看到另外的車隊中,馬車上裝滿了滿滿噹噹的衣裳時,很多人頓時淚流滿臉,對梁休的話,再冇有半點懷疑。

千言萬語,抵不過實實在在的恩惠。

一時間,梁休在無數的流民眼中,就成了活披薩。

“太子萬歲……”

忽然有人跪了下來,重重地向著梁休叩拜。

梁休瞬間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跳了起來,下意識地往天寶樓看去。

我靠!

炎帝還在呢,這話尼媽不是讓炎帝摘掉我的腦袋嗎?

他趕緊大聲道:“這時陛下的旨意,陛下聖明,陛下萬歲……”

聞言,無數的流民跪了下來,向著皇宮的方向叩拜下來,三拜九叩。

“陛下萬歲!”

“陛下萬歲!”

“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!!!”

聲音宛若萬馬奔騰,排山倒海,響徹雲霄。

京都無數的百姓,都走出了房門,向著南城的方向望去,雖然不明所以,安他們也都向著皇宮的方向跪拜,高呼萬歲。

天百樓上。

炎帝雙手撐在圍欄之上,激動得連身體,都在顫抖起來。

當了幾十年的皇帝,他還冇有經曆過這麼震撼的場景。

在這一刻,他才真正感覺到,自己是個皇帝,是百姓的皇帝,是這個天下的主人。

這種萬民敬仰的感覺,讓他心底舒坦無比。

“好,好啊!好皇兒……”

炎帝指著梁休,衝著文武大臣道:“此乃朕之麒麟兒也。”

眾大臣也是震驚無比,此時立即跪拜下來,道:“臣等為陛下賀!”

隻有陳士傑等人,這時一臉臉色蒼白……

完了,什麼都完了。

(各位大哥們,如果覺得這段不錯,這段挺爽,要記得打賞啊……咳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