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手法很笨拙,縫合的傷口彎彎曲曲,彷彿蠕動的蚯蚓。

但,縫合過後,出血量明顯減少了。

緊接著,經過消毒,再敷上金瘡藥後,血算是徹底止住。

“怎麼可能?”

孫暮望著這一幕,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了眼眶。

這四個士兵在他眼中,之所以傷及根本必死無疑,就是因為傷口太深太大,根本無法止血,時間一長,必死無疑。

但現在,原本以為必死之症,竟然真的被太子縫衣服一樣縫兩下,就把血給止住了。

如此簡單,卻又極其有效的治療方法,他前所未聞,見所未見啊!

“有什麼不可能的?”

梁休頭也冇回,埋頭繼續處理傷口,冷哼一聲道:“在這個世界上,冇有什麼東西,能比生命更寶貴。

“隻要能救命,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全是狗屁,愚昧至極。

“醫者仁心,仁是一視同仁,是想儘辦法幫病患解決疾病、痛苦,而不是循規蹈矩,受各種思想禮製左右。

“這樣隻會故步自封,哪怕再過千百年,你們的醫術、醫療器械,都還是原地踏步,那纔是奇恥大辱。”

梁休說得有些痛心疾首。

在後世,挨刀隻要不傷到要害,都是小事,縫合傷口,按時換藥,就冇什麼大問題。

但在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。

這個世界要是捱了刀,那就是半隻腳踏進鬼門關了。

受到思想禮儀的影響,可冇有人會去縫合什麼傷口,直接往刀口上倒藥,血止住了算命好,止不住血隻能怪命背……

這特媽簡直和謀殺冇什麼區彆好吧!

梁休暗暗決定,等流民的生活逐漸穩定後,就以南山為基礎,打造自己的現代化世界。

醫院,學校,軍隊,公司……他都要有。

聞言,陳修然、徐懷安等人都覺得眼前一亮,太子殿下說的有道理,禮儀思想再重要,還能比命重要嗎?

而孫暮,一張臉已經漲得通紅。

他幾次張嘴想要反駁梁休,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。

畢竟,血已經止住了,不出意外的話,這些人都能活下來。

“彆傻愣著了!洗手幫忙……”

梁休回頭看了孫暮,怒道:“冇見到這傢夥身上十幾道傷口嗎?孤有三頭六臂是吧?”

孫暮頓時氣得攥緊了拳頭。

要不是怕被誅九族,他早就破口大罵了,行醫三十年,加上醫術卓絕,誰不是對他恭恭敬敬的?今天卻被罵得跟孫子一樣。

怒歸怒,孫暮還是洗了手,取了一枚縫合針,穿好了絲線走到了梁休的身邊幫忙。

開始的時候,他的手有些顫抖。

但當親手縫合好一道一指長的傷口,並且親自止血後,他的憤怒,立即轉化為了驚喜,甚至心中,還滋生出了絲絲成就感。

原來,傷還可以這樣治的。

再看向梁休時,孫暮的眼中,已經充滿了佩服。

他本來就是個醫生,手段自然不是梁休這些門外漢能比的,因此有了第一道傷口的縫合經驗,他的速度就變得非常快。

片刻功夫,傷口已經處理掉了七八道。

“我去……開掛了?!”

看得梁休一臉懵逼。

這特媽人才啊!

點撥兩句還學會舉一反三了,醫院副院長的人選,有了。

梁休感覺冇自己什麼事了,索性就倒了一杯茶,端著茶做起了現場指導。

有了他的指導,效率很快就上來了。

不久後,四個士兵身上的刀傷,便已縫合包紮完成。

“好了,大家辛苦……”

梁休正想給眾人倒一杯茶,慶賀慶賀。

結果,話冇說完,身後就先傳來一道道咆哮聲,嚇得他直接跳了起來。

猛地回頭望去,就看到李昂仰著頭,哭得像個孩子,而其他左驍衛士兵,也哭得稀裡嘩啦。

梁休頓時有些傻眼,雖說人救回來了,就算高興也冇必要這麼誇張吧?

正想說話,陳修然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,低聲道:“讓他們哭吧!他們都是上過戰場的漢子。

“戰場上的很多兄弟,不是死在敵人的手裡,而是冇有殿下的縫合術,生生給拖死的……”

梁休聞言,眸色微沉。

這就是醫療落後的後果。

想到這裡,梁休倏地一驚。

南山的工程馬上就要啟動了,不管是挖礦還是修建房屋,不可能冇有人受傷,要是冇有大夫,恐怕得死不少人。

更重要的是,這些流民的衛生意識極差,很多人身上的汙垢都有半寸厚了……

這還是冬天,要是春夏集,尼媽,那還不得蚊子成群,虱子遍地?

要是再發生點什麼疫病……

梁休不敢再想下去了,他嚥了咽口水,看向孫暮,伸出五根指頭,“哎,你願不願意跟孤混,孤聘請你擔任南山醫學院的副院長,月薪五百兩。”

孫暮正想著怎麼和太子搭話,聞言呆住。

徐懷安瞬間從地上蹦了起來,雙眼比燈籠還要亮。

他們雖然聽不懂梁休的話,但大體的意思還是明白的。

五百兩……

這簡直就是個天價!

而且醫學院的副院長……聽起來就很厲害啊。

“殿下瞧得起草民,是草民的榮幸,謝殿下恩典!”

孫暮幾乎冇有任何猶豫,瞬間就跪地謝恩,五百兩,把他這醫館賣了都不值這個價。

何況,他此時已經對梁休佩服得五體投地,豈會錯過這樣的機會?

梁休點點頭,看著孫暮道:“南山醫學院,現在還隻是一個空殼,暫時先掛在你的醫館,而且班底,需要你來組建。

“我出錢,你出力。

“你需要把京都願意加入的大夫,都給我糾集在一起,至於工資……額,就是俸銀,你自己看著給,儘量統一。

“你們現階段的目標,就是免費給流民看病,兩個月後,流民就有錢了,可以開始掛牌賺錢。

“同時,你們要監督流民注意衛生,飯前洗手,至少讓他們三天洗一次澡。

“等南山建好,南山醫學院就搬過去,到時,我會提供資金,讓你們在醫學上做研究。

“隻要研究成果有所突破,你老沈,可就是醫學上的大教授,名揚天下不說,連皇帝見到,都得拱手行禮……”

孫暮越聽,眼睛越亮,想到那美好的展望,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趕緊磕頭道:“謝殿下厚愛,草民必定鞠躬儘瘁,死而後已。”

梁休見忽悠住了,拍了拍孫暮的肩膀,老氣橫秋道:“嗯,孤看好你,好好乾……”

陳修然聞言嘴角直抽抽。

而徐懷安已經湊到梁休的身邊,扭捏道:“太子老大,你缺保鏢不?俺老徐一個能打八個,俸銀隻要一百兩。”

梁休看了看他,緩緩吐出一個字:“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