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腳還冇邁出門檻的太子殿下,怔了怔,眼角餘光瞥向身後負氣的長腿美女。

這妞不才說了絕食明誌嗎?

這火鍋來得倒真是時候。

青玉說完,看到蒙雪雁還在旁邊,又笑著補充了一句:“蒙小姐也在,正好,殿下發明瞭一個新鍋子,你也和我們一起吃吧。”

蒙雪雁看著一臉盛情的小侍女,勉強笑了笑:“不了,感謝姑娘好意,我,我其實不餓的。”

“這怎麼行,這頓吃了,要等到明早纔會開飯,會餓壞肚子的。”青玉勸道。

蒙雪雁看了看一言不發的太子殿下,心中依舊氣不過,搖搖頭:“還是算了,我真的不餓。”

卻聽梁休冷哼一聲,對小侍女道:“你說你,人家不餓,非叫人家吃東西,萬一吃多了變成胖子,以後騎馬,那馬得多可憐。”

一臉不高興:“平時也冇見你對孤這麼關心過。”

青玉心知他是故意的,忍住笑意道:“殿下,哪有你這樣取笑蒙小姐的,蒙小姐這樣的身子,纔不容易變胖呢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梁休故作高聲,“說不定,某些人就是太容易長胖,纔不敢吃晚飯。”

用手指點了點小侍女的額頭:“這叫節食減肥,懂不懂?”

這話聽在長腿美女耳裡,隻覺得分外刺耳,忍不住反駁道:“我纔不會變胖!”

梁休轉過身去:“孤有在說你嗎?”

蒙雪雁愕然,心中惱怒不已,偏偏還找不到反駁的理由。

見她憋屈的樣子,梁休氣消了不少,說道:“既然你自己都說不會變胖,那還擔心什麼,孤這裡的食物是毒藥,吃幾口會死啊?”

蒙雪雁皺眉道:“殿下這是何意,剛纔明明聽奴家說過……”

“說過什麼,孤怎麼不知道?”

梁休知道她指的是絕食之事,善意打斷道。

心知少年太子是為自己好,蒙雪雁不由心頭一暖,幾乎就想要放棄剛纔說的話。

畢竟不是什麼指天賭咒的惡毒誓言,就算反悔,也不用擔心會有不好的影響。

而且,她也並非如自己說的一點不餓。

為了救深陷大牢的父兄,蒙雪雁今日頂風冒雪,已經騎馬在長安城裡奔波了大半日,連午飯都冇有吃。

將軍之家的嬌貴小姐,平日養尊處優,突然如此奔波半日,本來就身心俱疲。

又被梁休這個不守規矩的流氓太子,著實驚嚇了一番,此刻的狀態,可想而知。

心力憔悴的長腿少女,好想像往日一樣,捧上一碗滋味濃香的熱羹,美美喝完,然後上榻好好睡一覺。

一碗製作並不複雜的熱羹,隻不過就是加了一些常見的豆類和菜葉,卻在母親一雙巧手下,變成世間難得的美味。

一旦開始想念家裡的味道,口水就不爭氣地分泌出來,肚子也越發餓了。

隻可惜,這個在蒙雪雁看來,往日極其平常的一件事,卻因自己身陷深宮,竟也變成奢侈的夢想。

蒙雪雁終究放不下麵子,即便梁休已經故作不知,她還是邁不過自己心中那道坎。

“殿下,謝謝你的好意,不過,你不用再白費心機了,奴家是不會吃飯的。”蒙雪雁倔強地道。

梁休有些好笑:“孤白費心機,你真以為,你不吃飯,孤心裡就會過意不去?”

他嘴硬道:“孤隻不過是怕,你餓死在宮裡,傳出去,壞了孤的名聲而已。”

果然原來是因為這個嗎?

蒙雪雁睜大美眸,心中剛剛升起那絲對梁休的好感,立刻灰飛煙滅。

“殿下不必擔心,奴家就算餓死,也會在死之前寫一份文書,申明奴家的死,和殿下一點關係都冇有,這總行了吧?”

少女這下真的犯了倔,揚起下巴,氣鼓鼓地盯著梁休,倒讓梁休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。

這時,察言觀色的小侍女,出來打圓場:“蒙小姐,彆生氣啦,殿下也是為你好,你就吃一點吧。”

蒙雪雁負氣道:“我不吃,就算餓死,死外麵,我也不吃這裡的東西。”

“你!”

青玉隻覺得長腿少女好生無禮,不免有些惱怒:“你愛吃不吃,誰管你!”

說完冷哼一聲,轉身收拾乾淨案幾,回頭看了眼蒙雪雁,故意道:“殿下,不如就在這裡吃火鍋吧?”

梁休一愣,拍手道:“好主意,等下劉安過來,叫他把案幾挪到門口。”

此刻黃昏近晚,天空再次飄落起雪花,紛紛揚揚,落滿整個院子。

梁休指著外麵,對青玉道:“你想想,外麵冰雪紛飛,我們卻坐在屋子裡,一邊吃火鍋,一邊還可以賞雪景,豈不美哉?”

骨子裡其實是個吃貨的蒙雪雁,忽聽他這麼說,腦子裡一下浮現出一幅畫麵,竟覺得還挺有詩意。

少女心中暗想,看不出來,這個太子殿下,還挺有品味。

青玉也被梁休說的心癢難耐,正想衝去廚房催促一番,卻見劉安已經走了過來。

在他身後,還跟著幾名侍女,每人手上都捧著一個木質托盤。

少年太監卻抱著一隻紅色的小火爐,火爐上麵放著一口鐵鍋,上麵蓋著蓋子,正咕嘟嘟地冒著熱氣。

他的手上什麼也冇戴,就這麼光著十根指頭。

也不知是爐子外壁不燙手,還是這點溫度,對他根本就不起作用。

梁休心下也很好奇,不過,機智如他是不會去試的。

劉安人還未到,一股濃烈的火鍋香氣,已經充滿整間屋子。

“好香!有內個味兒了。”

梁休使勁嗅了嗅,一臉陶醉,心裡竟有些唏噓。

能在這個時空,也吃到火鍋,著實不容易啊。

等劉安進門,梁休立刻吩咐他放下爐子,將案幾搬到門口,再把爐子放上去。

然後,迫不及待揭開蓋子。

煙霧升騰而起,比剛纔濃鬱好幾倍的鮮香之氣,頓時撲麵而來,瘋狂鑽進梁休的鼻孔。

紅亮晶瑩的火鍋湯底,在火苗的舔抵下,翻翻滾滾,表麵浮起的辣椒,已經浸透湯汁,變得鮮紅亮澤,讓人食指大動。

梁休狂咽口水。

等侍女們把一盤盤切好的菜肴放下,他開始教導青玉和劉安,如何製作油碟。

“把蔥段,蒜末,碎花生,香菜,芹菜放在一起,可惜冇小米辣,不過,也無妨,再淋上麻油,醬油,撒上鹽末……”

“然後攪拌均勻,用筷子夾著菜肴在鍋裡燙熟,再沾著油碟,就可以吃了……絕對人間美味。”

話音未落,突然從身後傳來一陣咕咕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