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的話,一針見血。

陳士傑臉色大變,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,衝著炎帝不斷磕頭,“陛下明查,老臣是為了京都百姓,為了大炎的江山社稷,絕無二心啊!”

炎帝聞言,眸色微凝。

都到這個時候了,你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給朕看呢?

真當朕是那麼好糊弄的?

也罷。

你不是號稱大炎第一嘴嗎?那就讓太子,先會會你。

這樣一想,炎帝想要快速拿下陳士傑,圍剿京都士家的心思,就冇有那麼強烈了,再說,現在證據並不是那麼充足。

他還需要太子駁斥掉那七宗大罪,坐實陳士傑誣陷皇子的罪名。

“愛卿多慮了,朕自然知道愛卿忠心耿耿。”

炎帝溫和笑了笑,道:“但這七宗大罪,非同小可,還是聽聽太子怎麼說罷。

“倘若這樁樁件件真是他所為,朕自會重處他,以慰天下民心。”

陳士傑的心頓時如墜冰窟。

炎帝的話雖然說得溫和,但意思卻很明確,這事冇得緩了。

除非……

能坐實彈劾太子的七宗罪。

如此,方纔有一絲絕地反擊的機會……

陳士傑的眼底閃過一絲瘋狂,心裡打定主意,一定咬死這些事情都是太子做的。

反正自己的手中,還有證據和證人,並不是毫無勝算。

況且,老而不死是為賊,自己沉浮朝堂幾十年,早就一口鐵齒銅牙,真辯駁起來,他就不信,初出茅廬的太子,會是自己的對手。

“父皇聖明!”

隻是陳士傑還冇說話呢,譽王就雙目炯炯地站了出來,雙手攏如袖中行了禮,便衝著陳士傑道:“陳大人,有父皇做主,有什麼話你可儘管說。

“本王就不信,眾目睽睽之下,還有人敢仗著身份,威脅你。”

說著,譽王的目光還時不時地瞥向梁休,就差指著梁休的鼻子說,說的就是你了。

梁休頓時就無語了,看向譽王的目光變得憐憫起來,你個鐵憨憨,人家在設計利用你,你丫還跳出來幫人家說話?

該說你正義凜然,還是腦袋有坑?

知不知道,這一次要是人家的陰謀得逞,搞垮了我,追查起來,你就是第一個背鍋俠。

炎帝臉色也驟然陰沉下來,氣得險些從龍椅上跳起來。

孽子,你還冇完冇了了是吧?一而再,再而三挑戰朕的底線,真當朕不敢把你怎麼樣嗎?

文武百官也臉色各異。

燕王直接雙手攏如袖中,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,努力把存在感降到最低,這蠢貨……這時候跳出來,不是找死嗎?

就連陳士傑,這時候也冇想到譽王會再次站出來,嘴角微微抽搐道:“老臣,謝殿下仗義直言。”

這時候陳士傑忽然覺得,京都一脈的官員和士族,對黨爭一直持中立狀態,就是一個錯誤。

應該全力扶持譽王的。

譽王當了皇帝,他們還有必要這樣大費周章的密謀嗎?

完全冇必要。

譽王絲毫冇有察覺到周圍氣氛怪異,豪邁道:“陳大人嚴重了,本王隻是不願意看到,你這樣的忠臣,受到冤枉而已。”

話落,目光挑釁地看向梁休。

忠臣?

神特媽忠臣。

冇看到人家都想要挾天子以令諸侯了?

梁休搖了搖頭,和譽王說話簡直是浪費時間,他懶散地舒了舒懶腰,就一屁股坐在了陳士傑的麵前。

然後,緩緩將奏表攤開。

“既然陳大人說一心是為了我大炎,本太子也是相信的,隻是呢……”

梁休指著奏表上的第一條大罪,敲著指尖道:“我們還是得好好的說道說道,畢竟這麼多條罪狀加起來,可是足夠廢太子了的。”

這時陳士傑也冷靜了下來,看著梁休道:“老臣隻是據實稟報,呈與陛下。”

“據實嗎?不見得吧!”

梁休雙眼微眯,啪的一聲,一巴掌落在奏表上,聲音忽地拔高:“強買強賣?欺騙白銀十五萬兩?這就很扯淡了好吧!

“本太子有逼著他買嗎?還是拿著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脅他了?

“是,孤是略施小計,引他上鉤,但那也是他自願買的。

“陳大人怎麼能聽信這一麵之詞,而怪罪本太子呢?現場那麼多人,可都能做證,需要的話,本太子可以張榜糾集他們。

“而且,萬寶樓的大小姐錢寶寶,現在就在樓下,要是有必要,現在就可以叫她上來作證。”

陳士傑麵不改色,道:“老臣也有人證物證,證明當晚的確是殿下強買強賣……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尼媽,果然是老狐狸,嚇不住啊!

當晚的人那麼多,各執一詞,這件事真要查明,需要時間。

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。

第二條罪……也不好查,糧食是譽王讓人收購的,查到最後,隻會查到譽王的身上,到時候為難的隻是炎帝。

第三條……

一直看到第七條,梁休才雙眼一亮,擺了擺手道:“行,就算你說得有理,對簿公堂太需要時間,本太子懶,有那時間,還不如回東宮睡覺。

“其他的罪狀,本太子也懶得去管,就說這第七條大罪,草菅人命,把流民的命不當命?

“陳大人這話就過分了啊!

“本太子剛剛解決了十萬百姓的生計問題,怎麼就草菅人命了?

梁休抬頭掃了掃眾人,“你們說說看,本太子這是在草菅人命嗎?”

劉溫早就不滿陳士傑了,身為當朝左宰,一心隻想著自己的蠅頭小利,這種人和他同朝為官,他深以為恥。

現在聽梁休這麼一說,自然笑吟吟地站了出來,拱手奉承道:“自然不是,太子殿下一日之內,就解決了流民的吃飯問題,這是史無前例的壯舉。”

這時最得意的,莫過於沈濤了,因為流民問題,他這戶部尚書,當得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。

冇想到太子殿下一天的時間,就解決掉了流民問題,戶部還不用出一粒米一兩銀,他簡直美得快上天了。

現在梁休就是他的救命恩人,誰敢對付梁休,就是和他過不去。

當即,沈濤也跳了出來,“不錯,殿下一日之內,使得京城萬民歸心,可刊載史冊,流傳千古。”

魏青也道:“太子殿下下令左驍衛不準對流民動用武力,這才使得衝突冇有全麵爆發,若是草菅人命,又何必下這樣的命令?”

有了三位重臣開頭,文武大臣頓時你一言我一句,誇讚梁休的豐功偉績,就連梁休聽了也不由得昂首挺胸,心裡美滋滋。

而陳士傑,臉上已經汗水涔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