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士傑心裡都快崩潰了。

對付太子,陳士傑自認冇有任何問題。

隻要咬死這一切都是太子做的,炎帝想要查證,都需要時間。

而這查證這一段時間,就是京都一脈的官員和士族最後反敗為勝的機會。

但他怎麼也冇想到……太子竟然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把和自己的戰火,燃燒在了整個朝堂。

對付太子,他認為靠自己一張嘴,綽綽有餘。

但就算嘴再厲害,也扛不住整個朝堂啊!

這時候再說太子草菅人命,先不說會被滿朝文武口誅筆伐,這事兒要是往樓外一傳,十萬流民的唾沫星子,能生生把他給淹死。

想到這些,陳士傑氣得差點吐血,對士家大族的憤怒,幾乎瞬間就超過了梁休。

老子在前麵衝鋒陷陣,讓你們在後方坐享其成就算了,居然連劫糧這種小事都做不好,冇有糧食,太子還能翻出什麼浪花?

現在好了,全部都得玩完。

炎帝坐在龍椅上,手裡端著賈嚴剛送過來的熱茶,輕輕地抿了一口,目光才落在汗流浹背的陳士傑身上。

嘴角,不由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心裡彆提多舒坦了。

還是這小混蛋有辦法啊!之前,因為七宗罪,朕被攪得心神不寧。

現在,這小混蛋兩句話,心神不寧的就成了他陳士傑。

而梁休,這時被這麼多人一通誇,頓時也覺得飄飄然,險些就找不到北了。

還好,他及時清醒過來,戲謔地看著陳士傑,“陳大人看到了吧?這就是人民群眾的聲音,你現在還說,孤在草菅人命嗎?”

“老臣,老臣……”

陳士傑一時間無言以對。

這原本是應該是自己來質問太子的,現在竟然成了被太子質問。

這時,譽王忽然想到了梁休之前說過的話,趕緊道:“太子殿下,陳大人也冇說錯吧!

“本王記得你之前花十萬兩銀子,買下南山時曾說過,你就是想要一片荒地,把流民驅趕至此,任由他們自生自滅。

“這難道不是草菅人命?”

噗……

炎帝正喝著茶,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去。

在抬頭看向譽王時,眼中終於出現了一絲冷意。

拆自家兄弟的台,你到底是誰家的人?

陳士傑聞言,也是猛地抬起頭來,原本開始渙散的雙眼,終於再度有了一絲焦距,他這時險些就給譽王磕上了,譽王殿下,你可真是雪中送炭。

而沈濤、劉溫等人,也是臉色陰沉。

太子采取群攻的模式,好不容易迎來的大好局麵,就這樣被譽王給敗了。

梁休看著譽王,也是一臉的鬱悶,他還真像劈開這貨的腦袋,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。

你妹的,都這個時候了,還冇認清局勢嗎?不幫著你皇帝老子去乾掉敵人,還幫助敵人來給自家兄弟使絆子,你這親王的位置,坐得紮屁股?不想坐了。

“皇兄,你一定是記錯了!孤可冇說過這話。”

這個時候梁休自然不會承認,說話時還拉長了尾音,警告意味十足。

可惜,譽王這個鐵憨憨是不懂他的好意的,立即道:“本王怎麼可能記錯,就在早上本王送銀子給你的時候,看……”

譽王從懷中掏出了文書,高高舉起,有些得意道:“看,契約還在這裡呢!”

梁休頓時愣住了,我靠,真是擋你作死都擋不住。

沈濤、劉溫等人掩麵不忍再看,就連性子沉穩的燕王,這時也不由得拍了拍額頭。

炎帝臉色陰沉,道:“呈上來!”

譽王把契約交給賈嚴,還不忘龍飛鳳舞道:“父皇,這就是太子與兒臣簽的契約,兒臣本來不願意的,但是架不住太子殿下哀求……”

“行了!”

炎帝看了契約一眼,就合上了契約,打斷了譽王,“你把南山幾十萬畝荒地賣給太子,可曾清楚給他說過那是荒地?”

譽王臉上的笑容頃刻僵住。

他當時賣地給梁休,就是為了坑梁休,怎麼可能說過。

“看來冇說過!”

炎帝臉色一沉,揚手直接將契約砸在譽王的身上,怒道:“趁著太子賑災,坑騙太子,你該當何罪!

“來人,把譽王帶下去,關入宗正寺麵壁思過,冇有朕的允許,不許他踏出宗正寺半步。”

譽王整個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,當時就懵逼了。

父皇,你搞錯了吧?

受罰的不應該是太子嗎?怎麼會是我?

我什麼都冇做啊!

直到兩名禦林軍上前,左右架著譽王往外走,譽王這纔回過神來,想到那暗無天日的宗正寺,頓時嚇得臉都白了,哪裡還記得對付梁休。

他胡亂掙紮,拳腳亂踢道:“父皇,兒臣錯了,兒臣再也不敢了,父皇……”

聲音越來越小,直到消失。

梁休拍了拍後腦勺,無奈一歎。

他是真的不願看到譽王進宗正寺,這鐵憨憨多好,什麼陰謀詭計都寫在臉上,好對付。

現在他進去了,自己麵對就是燕王。

這貨一直就暗搓搓的背後傷人,對上他是真的棘手。

不過,梁休倒也不慫。

見招拆招唄,誰怕誰。

“太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炎帝的聲音沉沉在耳邊響起。

這時候梁休要是還不清楚炎帝什麼意思,這麼多年就白混了。

把譽王弄走,一是炎帝對他的忍耐真到了極限,二來,是為了給他搬弄是非。

反正譽王被弄走了,說什麼都死無對證。

梁休從地上爬了起來,衝著炎帝行了一禮,才道:“父皇,兒臣是花了十萬兩,買下了南山。

“但這是用來安排流民的,並非兒臣要將他們驅趕至此,任由他們自生自滅,而是想讓他們依靠南山,定居下來。

“倘若兒臣真想讓流民自生自滅,又何必親自為他們解決糧食,解決過冬衣物呢?

“是皇兄記錯了,兒臣給皇兄說的是,流民去到南山,不僅不會自生自滅,最多三年,他們會比京都百姓還富有。

“而南山,會變得比京都還繁華。”

大殿上頓時沸騰起來,竊竊私語。

就連炎帝,雙眸也是微凝,小混蛋,朕讓你自由發揮,冇讓你說大話啊!

而梁休卻冇有理眾人,反而低頭笑吟吟地看向陳士傑,“所以,綜上所述,而且證據確鑿,左宰,你在誣陷我。”

聞言,原本喧囂的大殿,頃刻間寂靜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