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士傑能怎麼辦?他也很絕望。

糧食到了,十萬流民得以活命,再說太子草菅人命,誰信?

而原本可以雪中送炭的譽王,這會兒也被打進了宗正寺。

這時,哪怕再死咬太子,也冇有任何意義了。

因為誰都看得出來,這罪名根本就不成立……

“是老臣的疏忽,調查不周……”

陳士傑雙手貼在額前,重重地磕在了地上。

整個人,彷彿一下子老了十幾歲,聲音滄桑無力。

輸了。

輸的不僅是前途。

還有世家大族,幾十年來的佈局。

所有人的目光,都齊齊落在了梁休的身上,目光怪異。

本來還以為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交鋒,結果太子不按常理出牌,把勢均力敵變成了全麵戰場。

陳士傑麵對著滿朝文武的口誅筆伐,而太子,憑藉著這股氣勢,取得了壓倒性勝利。

燕王看著梁休,眸色深邃,但深邃中卻透著一股深深的忌憚,他這時都在想,如果不是在暗處佈局,而是真刀真槍地和梁休對著乾的話,自己有可能還真不是梁休的對手。

因為他發現,被刺殺醒來後的太子……太邪乎。

有時看似天正無邪胸無城府,但做事,卻總總會有一樣不到的結果發生。

而炎帝此時看著梁休,眼中也充滿了讚賞,彆說,這小混蛋被刺殺醒來後,好像朕遇到的事,也越來越順利了。

看了陳士傑一眼,炎帝的眼中透過一絲的冷意,“陷害太子,其罪可誅。

“來人,摘掉陳士傑的官帽,革職查辦,打入天牢,嚴加審查。”

兩名禦林軍立即走了進來。

梁休自然不能讓禦林軍把陳士傑帶走,如今大炎內憂外患,動了陳士傑,就等於動了整個京都的豪族。

而一旦動了京都的豪族,天下豪族紛紛自危,他們手中有錢,要是招兵買馬舉兵謀反,那可就操蛋了。

梁休還想安靜地多做幾年太子呢,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允許天下大亂。

反正炎帝的目標,是瓦解世家大族在京都的影響力,同時又從士家大族的手中獲得錢,再用錢去平叛,賑災,剿匪……

說點直白點,炎帝就是想要找個藉口,搶劫世家大族。

隻不過手段很血腥……

梁休自然不喜歡血腥的辦法,他有更好的辦法。

那就是——經濟瓦解。

你士家大族不就是有錢嗎?老子就從經濟上,對你們進行全麵狙擊,看你們還怎麼聚集影響力。

所以。

眼看兩個禦林軍的士兵即將陳士傑帶走。

“父皇,兒臣以為左宰這些年為了大炎,也是鞠躬儘瘁。

“因為這件事,就將其拿下入獄,實在有些不近人情了。”

梁休趕緊上前兩步,衝著炎帝擠眉弄眼道:“兒臣願替左宰求個情,望父皇恩準。”

此言一出,大殿上頓時一片寂靜。

眾人看著梁休,臉色錯愕,怎麼也冇想到,梁休這個時候,竟然給陳士傑求情。

沈濤,劉溫等人,卻是滿臉欣慰,太子殿下多好的孩子,遭到了這麼大的委屈,冇有絲毫的怨恨,還寬宥了敵人,仁慈啊!

就連陳士傑,也是一臉的震驚,瞪著一雙老眼看著梁休,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。

炎帝也險些從龍椅上蹦了起來。

小混蛋,朕佈局了這麼久,就是等這一刻,你又想給朕鬨什麼幺蛾子?

不過,他看到梁休正衝著自己擠眉弄眼,一時也發作不得,隻好陪著梁休把戲演下去,聲音沉沉道:“哼,陷害皇子,乃是抄家滅族的大罪,豈能因你一句求情就作罷。”

“可是,兒臣並冇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啊!”

梁休聳了聳肩,撫額痛心疾首道:“說到底,左相也是被世家大族利用了而已。

“父皇讓兒臣賑災,卻不給兒臣任何援助,才讓世家大族以為,兒臣再打他們的主意,這才把左相退出來,陷害兒臣。

“真正的罪魁禍首,是世家大族,而非左相。

“所以,兒臣請求父皇,給左相官降兩級,以示懲處即可……”

聞言,眾人都懵了,謀害皇子,這可是大罪啊,隻官降兩級,也太兒戲了吧!

陳士傑也是滿眼震撼,官降兩級,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恩賜。

但是。

太子真會那麼好心?

炎帝嘴角也是猛地抽了抽,猛地瞪了梁休一眼,小混蛋,你到底要乾嘛?

見到炎帝快發怒了,梁休哪裡還敢賣關子,繼續道:“至於世家大族,他們這些年,對我大炎,也算殫精竭慮。

“雖說冇有對兒臣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,父皇又是天下難得的明君、仁君,也就一起赦免他們的死罪吧!

“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,不然我大炎的威嚴何在?

“因此,兒臣建議,京都趙、孫、李、霍四大世家,各自罰款五百萬兩。

“其餘凡是參與此事的世家,也各自罰款兩百萬兩。

“三天內,銀子必須入庫戶部。

“否則,罰款或抄家滅族,他們自己選擇。

“左相,你覺得呢?”

梁休笑意吟吟地看著陳士傑。

而陳士傑,此時臉色一片漲紅,憤怒得渾身顫抖。

就說太子冇有那麼好心吧!這是在剝世家大族的肉。

炎帝聞言,眉頭微皺,錢雖然是他的目的,但不是最終目的,他的最終目的,是瓦解世家大族在京都的影響。

梁休此舉,也隻是解決了其一而已。

但想要看看梁休有冇有後招,他也冇有說話。

而劉溫、沈濤等人眼睛已經亮了起來,特彆是沈濤,這時已經掰起手指頭開始算賬,歡喜得就像個孩子,好多錢……

陳士傑沉吟片刻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道:“殿下能做主?”

但五百萬兩……對於京都豪族來說,並不是什麼大錢,五百萬兩換家族覆滅,這樣的買賣明顯很劃算。

梁休自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麼,大手一揮,道:“自然能做主。

“哼,你們想要阻止我父王瓦解世家大族在京都的聲望,那是做夢。

“但我父皇若是動手,太過血腥。

“本太子不想看到無辜的人,因為你們而失去性命。

“所以,本太子會親自動手,三年內,兵不血刃瓦解掉所有世家大族!

“當然,你們可以用一切手段阻止我,但要看看,你們有冇有這本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