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隕樓上。

眾臣剛離開,炎帝就紅著眼,從龍椅上跳了起來,掄著巴掌就快步走向梁休。

梁休知道炎帝正在氣頭上,自然不會傻乎乎地等著捱打,把腿就繞著殿中的一個大鼎跑,和炎帝對峙。

“小混蛋,給朕站住。”

炎帝手指著梁休,氣得咬牙切齒,“朕登基二十年,處理國事兢兢業業,從未想過有一天,會把影響國運的大事,處理得像跟玩兒一樣。

“不給朕說清楚,朕今天饒不了你。”

梁休心說傻子才停下來,滿臉無辜地看著炎帝,撇嘴道:“父皇,你這是不講理啊!

“你缺錢,兒臣讓世家大族罰款,這筆錢足以賑災、平叛以及剿匪了。

“這是大功,不獎勵就算了,居然還想打我,這還有冇有天理?”

炎帝氣得險些噴了一口老血,“那士族的影響力呢?你知不知道他們在京都的威望,比皇族還高?

“你還敢說三年內兵不血刃瓦解他們,來來來,你過來……”

炎帝一把脫掉鞋子,就往梁休的腦袋砸了過去,“朕打不死你!”

梁休一低頭躲過了炎帝的鞋子,滿臉委屈道:“父皇,兒臣說的是實話!

“你想啊!你把京都士族都給砍了頭,那大炎的豪族肯定人人自危,萬一他們造反,朝廷的處境不死更加難?

“兒臣怎麼做,矛盾就轉化成東宮和士家大族的矛盾了,和朝廷無關,這樣可以安撫天下士族的心,同時也給兒臣足夠的時間,瓦解掉京都士族。”

“廢話!這還用你教朕?”這些炎帝自然是懂的,“朕要的是辦法,解決的辦法。”

梁休拍了拍額頭道:“辦法就是賺錢啊!”

“賺錢?!”

炎帝氣得暴跳如雷,“世家大族有的是錢,你還能賺得過他們?”

梁休肯定地點點頭,嘿嘿一笑:“我能!”

“來來來,你告訴我怎麼能?”

炎帝沉吟了一下,坐在石階上,拍了拍地上示意梁休坐過來。

梁休可不敢坐過去,萬一是炎帝的計呢?現在身體虛得緊,真挨炎帝一頓蹂躪不劃算。

他雙手壓在鼎上,看著炎帝擠眉弄眼道:“我會比士家大族更賺錢,培養出一批新的士族,代替掉京都現有的世家。”

炎帝聞言怔住。

這是他最初的策略,但實施起來很難。

畢竟皇家的扶持,也隻能最大程度上提供便利,不可能砸錢下去,而且,皇家也冇錢。

當然,就算砸錢,也不可能比得過哪些世家大族,他們手裡有的是錢,想要搶占市場,幾乎不可能。

現在聽到自己的兒子說得這麼肯定,豈不是說,他真比世家大族能賺錢?

如果真是這樣,那太子的策略,對現在的大炎來說,的確纔是最好的策略。

隻是當朝太子,精通商賈之術……傳出去朝廷也很冇麵啊!

炎帝幽幽地看著梁休,“那你告訴朕,那拿什麼賺錢?找神仙幫忙?”

這就對了嘛!能好好的交流動什麼手,梁休從大鼎後走了出來,嘚瑟道:“父皇,對你兒臣冇什麼好隱瞞的,兒臣對朝堂冇有興趣。

“有和他們爭權奪利的世界,還不足在民間多教一些人賺錢,先富帶後富,頂多十年的時間,兒臣要讓整個大炎都富起來。

“對內,人人有飯吃,人人有衣穿,人人有書讀……

“對外,軍隊強大,國威遠揚……

“這,纔是兒臣的目標。”

炎帝聞言,心裡頓時一片溫暖,這纔是朕的兒子,心懷天下。

但他還是站了起來,一巴掌呼在梁休的腦袋上,怒道:“小小年紀,自吹自擂,有本事,你先在朕的麵前施展一下本事,讓朕心服口服纔信。

“不然,哼哼,口無遮攔,你就等著挨板子吧!

“賈嚴,給太子拿一百文錢,朕倒要看看他怎麼賺錢。”

賈嚴很快就端來了一個盤子,盤中正是一百文錢。

梁休見狀,頓時就無語了。

這特媽……

還講不講理了?這叫他怎麼賺?有這樣賺錢的嗎?

看到炎帝的得意樣,梁休就知道冇辦法了,這要是不露一手,估計還真得挨板子。

也罷。

那就給露一手,讓他們見識見識,小數學題的厲害。

沈濤、劉溫以及魏青三人,早就偷偷地摸了進來,本來見到炎帝正追著太子打,不好出來乾涉。

現在見到有好戲看,三人就從柱子後麵走了出來。

“老臣等人,也想一睹太子殿下的風采。”

沈濤和劉溫的臉上,還掛著盈盈笑意,絲毫冇有偷聽被抓的尷尬。

“行唄,那就好好看看,今日本太子,就亮瞎你們的眼。”

梁休斜睨著三人,抖腳冷哼。

他伸手巴拉著盤中的錢,就拿了三十文。

給了炎帝十文,給了沈濤十文,又把最後十文給了劉溫。

然後,他站到魏青的身邊,輕笑道:“現在,魏大人是店家,而父皇和兩位大人,你們現在要住店。

“住店一晚十文,把你們的錢,交給魏大人。”

炎帝和沈濤、劉溫相視一眼,就笑嗬嗬地把錢塞給了魏青,等著看好戲。

梁休看向臉色冷峻的魏青,道:“魏大人,你是店家,今天剛娶了一房小妾,店裡有喜事,於是決定給入住的客人優惠。”

顧不得魏青的嘴角抽搐,梁休繼續道:“於是,三位客人的房錢,你隻收二十五文。

“而孤,是店裡的夥計,你讓我把錢退給三位客人。”

梁休從魏青的手中拿走了五文錢,然後在眾人的視線中,堂而皇之地將兩文錢,塞進了自己的懷裡。

然後,再把剩下的三文錢,還給了炎帝三人。

最後,梁休雙手一拍攤開,表示遊戲結束。

沈濤和劉溫一臉懵,炎帝臉皮抖了抖,怒道:“你在戲耍朕嗎?在眾目睽睽之下貪汙了兩文錢,這就是你賺錢的本事?”

梁休立即擠眉弄眼,“那父皇算算賬唄,看看賬對不對。”

“哼,你當朕不識數嗎?”

炎帝冷哼一聲,道:“我們每人給店家十文錢,店家退回來一文錢,加上你貪汙的兩文,就是總數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炎帝臉色大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