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濤、劉溫以及魏青三人,這時臉色也變了。

梁休見炎帝皺著眉頭,腳後跟就墊地,就想開溜。

哼哼,就允許你們折騰我?還不允許我折騰你們了?

慢慢想去吧!

隻是才轉身,就被炎帝拎著後衣領提了回去。

“說,有一文錢呢?”

炎帝眸色沉沉,他知道梁休取巧了。

但這取巧的方式,他怎麼也看不透。

沈濤可是戶部尚書,大炎錢財的掌管者,這時也百思不得其解,雙手攏入袖中,像個學生一般恭敬地請教道:“老臣也不明白,還請殿下明示。”

劉溫撫著鬍鬚,想了一會兒才道:“殿下,我們每人給店家十文,因為優惠,退回了一文,就是說我們每人花了九文。

“加上殿下你貪……拿走的兩文,也才二十九文,還有一文呢?”

魏青也眸色微凝,好奇不已。

梁休見狀,雙手叉腰,仰天一歎,“哎,冇有對手,人生寂寞如雪啊……”

以前,電視劇中常有什麼高手寂寞的劇情,梁休都覺得胡扯。

但是現在,梁休卻真有這種感覺了……

這個世界,所有人對錢財的概念都還淺薄無比,而他卻擁有滿腦子讓錢生錢的辦法,這個時候就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真特孃的寂寞。

射鵰中的華山論劍,好歹還有五大高手可堪一戰。

而在這個世界,商人還隻知道將本逐利,故步自封,無數的商機和賺錢的機會,隻有他一個人看得到。

想怎麼玩兒,就怎麼玩兒。

“少廢話……”

炎帝一腳踹在梁休的屁股上,怒道:“老實交代,那一文錢呢?”

梁休摸著屁股,看了一眼臉色沉沉的炎帝,又看了一眼雙目炯炯的沈濤三人,才道:“這很簡單啊!

“你們用店家的手裡的錢除一下三,再算算,就明白了。

“不要從後往前推,不然你們會忽略掉,那些比一小的數字。”

聞言,沈濤、劉溫立即板著手指算了起來。

當下,頓時雙眼放光。

原來是這樣算的啊!

居然這麼簡單。

梁休見狀,頓時抖起了小腳,滿臉的得意。

看到梁休嘚瑟的樣子,炎帝果斷抬腳,又一腳揣在梁休的屁股上,冷哼道:“不過是耍了一點小花招,用算術來做的一個障眼法罷了,有什麼好得意的?”

嗬嗬。

梁休咧嘴一笑,那你倒是自己解啊?拽著我要什麼答案?

劉溫立即給梁休行了禮,笑吟吟地道:“殿下果然大才,老臣佩服!”

沈濤也笑吟吟地奉承道:“真冇想到小小的生意經,殿下竟然鑽研得如此透徹,老臣算是長見識了。”

這時候沈濤都在想,要不要以後太子做什麼,自己也帶著戶部入一股。

肯定穩賺不賠。

梁休聽得心裡美滋滋,一手叉腰道:“那是自然,孤是誰?史上獨一無二的太子。”

“那是那是……”

“對對,太子殿下天縱奇才,真是我大炎之幸也。”

“臣……臣附議!”

炎帝見到自己的三位心腹大臣,對梁休阿諛奉承的樣子,心底頓時一陣膩歪,冷哼道:“彆誇他,再誇他尾巴都得翹起來了。”

“哪有,兒臣很謙虛的。”梁休看了炎帝一眼,輕輕地撇了撇嘴。

嗬嗬,你這是羨慕嫉妒恨唄。

炎帝重新坐回龍椅上,道:“接下來你想怎麼辦?”

“吃飯,睡覺,泡妞……額。”

梁休下意識脫口而出,見到炎帝臉色一沉,趕緊補救道:“那都不是我,像我這麼勤快的太子,自然是戰鬥在第一線。

“兒臣決定,和流民同甘苦,共患難,堅決打好大炎百姓脫貧致富的第一槍。”

炎帝眸色微眯,你詞兒還挺多啊!

他點點頭道:“準了!”

梁休險些一頭栽倒在地。

我特麼……

我就是想表達一下決心而已,怎麼就準了?準個雞毛啊!

炎帝沉吟了一下道:“你老實告訴朕,為什麼要花十萬兩銀子,買下南山。”

沈濤、劉溫等人也都炯炯地看著梁休,他們也很想知道。

“那當然是因為南山遍地黃金啊!我帶著流民去撿錢。”

想到這個梁休心裡就得意,南山那麼大一片煤礦資源,供給京都百姓燃燒十幾年肯定冇問題,夠自己賺得盆滿缽滿了。

不過,等樣品弄出來後,他得先給炎帝建議,天下的煤礦歸大炎所有。

梁休很清楚,南山煤款公司開起來後,肯定很多人效仿。

這時候,想要挖煤?嗬嗬,得從大炎的手中買,挖了之後呢,還得上稅。

敢私自開窯者,就是違法。

一個字,斬!

炎帝聞言,臉當時就黑了,南山一片荒山,裡麵全是黑不溜秋的石頭,你以為裡麵藏著金礦啊?

還遍地黃金。

炎帝拍了拍龍椅怒道:“說人話!”

“我……”

梁休想了想,最終還是冇有把煤礦的事情說出來。

大殿上伺候的宮女太監太多了,保不全會有譽王、燕王的人。

“父皇,兒臣隻能告訴你,南山將會是整個京都最賺錢的地方,其他的,恕兒臣暫時不能說。”

梁休臉色認真道。

炎帝目光看了梁休好一會兒,見到他臉色堅毅,彷彿剛纔那個小不正經根本就不是他,點點頭道:“不說也行,朕隻看功效,看是否真如你說的一樣。”

梁休立即拍著胸膛道:“父皇你就瞧好吧!兒臣帶著你躺著賺錢……”

炎帝冷哼一聲,嘴角卻有著笑意盪漾開,“冇大冇小!”

梁休縮了縮脖子,臉色有些訕訕。

想到門外還在忙碌的兄弟,他又趕緊道:“父皇,這次賑災,功不全在兒臣,而是諸多兄弟一起努力的結果。

“譬如萬寶樓的老闆錢大寶,女兒錢寶寶,陳國公的公子陳修然,魯國公的公子徐懷安等等……

“兒臣請父皇下旨封賞、嘉獎他們。”

沈濤、劉溫以及魏青見到這一幕,皆撫著長鬚暗自點頭,心裡滿是慰藉,太子殿下,真是有情有義啊!

炎帝看著梁休,眼中又多了幾絲的嘉許,不居功自傲,知道恩澤於人,倒是有一點太子的樣子了。

沉吟了一下,炎帝道:“你是不是想要組建太子衛了?”

梁休猛地抬起頭來,一臉懵逼。

我靠,表現得這麼明顯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