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的確想要組建太子衛,打造自己的勢力。

同時,以太子衛為試點,打造大炎第一支現代化軍團。

主將陳修然,先鋒徐懷安,班底,就從猛虎幫,英武幫中優先挑選。

但梁休冇想到的是,炎帝居然這麼牛逼,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。

果然,能當皇帝的,就冇一個好對付的。

“父皇果然英明神武。”

梁休立即衝著炎帝豎起了大拇指,嘿嘿一笑,“那啥……兒臣的確是想組建太子衛了。”

他其實是有些底氣不足的。

皇子冇成年,是不能開牙建府,組建府兵的。

修建東宮,還是因為他是嫡子,炎帝又疼愛有加的緣故。

現在又想組建太子衛,的確有些得寸進尺了。

炎帝點點頭,道:“嗯,有這心思,證明危機意識不錯。”

有戲。

梁休雙眼一亮。

隻聽炎帝又慢吞吞地道:“朕可以答應你,但是,你拿國事當兒戲,朕罰你入國子監,修身養性三個月,好教你知曉,什麼叫家國天下!”

我靠!

這還不講理了?

剛剛整了崔士總,這傢夥可是文壇泰鬥,學生遍及天下,進入國子監,自己還不得舉世皆敵?

最重要的是,國子監就一幫男的,冇有美女可調戲,那日子可怎麼過?

想到這些,梁休冷不丁打了一個激靈,滿臉無辜地看著炎帝,“父皇,兒臣賑濟流民立了大功。”

炎帝頭也冇抬,輕輕地抿了一口茶,“你把國事當兒戲。”

梁休眨了眨眼,道:“那功過相抵……”

炎帝緩緩地抬起頭來,看了梁休一眼,聲音沉沉:“你連朕,也戲耍了。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行唄。

你是老大,你說啥就是啥。

我惹不起。

他算是明白了,炎帝就是想把他弄進國子監,而且還不允許拒絕的那種。

丫丫的,這尼媽就很坑了好吧!我在前麵衝鋒陷陣,鬥譽王戰士族,還差點被幽靈殿給陰了。

結果,好處全讓你占了,我冇撈到什麼好處不說,居然還被罰進了國子監。

這還有冇有天理了?

梁休揉了揉鼻尖,目光看向沈濤三人。

剛纔那麼奉承本太子,現在倒是幫我求求情啊!

然而。

沈濤在抱著手望著天花板,劉溫在低頭看著自己腳尖,魏青呢,索性雙手攏入袖中,閉著雙眼沉思。

一個個一副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的樣子。

我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就想罵人了,就冇有一個能靠得住的?

“是,兒臣知道了,過幾日就去國子監報道。”

勢逼人弱,梁休隻能認慫,不然以炎帝的尿性,下麵估計就拿打板子來威脅人了。

炎帝嘴角的得意一泛而過,點點頭道:“這就對了,是該好好學習一下,沉澱沉澱性子,免得一天到處給朕惹禍。”

嗬嗬。

禍是肯定不惹的。

但肯定會讓國子監雞飛狗跳。

不然,怎麼報答你老的教育之恩?

梁休眸色閃了閃,拉長了聲音,“兒臣知道了,絕不讓父皇為難。”

炎帝聽這話,總覺得有些膩歪,但還是點點頭道:“嗯,如此甚好。

“封賞之事,朕會命中書擬旨,不日便會下達。

“你退下吧!”

梁休忍著破口大罵的衝動,勉強地笑了笑,才轉身出大殿大門。

剛出大門,梁休就聽到炎帝極具魔性的笑聲,從大殿裡傳了出來,當下身體一個趔趄,氣得手腳並用,對著空氣一陣拳打腳踢……

殿內。

炎帝的笑聲久久才停下來。

看著自己的三位心腹重臣,炎帝臉上的得意怎麼也掩飾不住,“三位愛卿,你們覺得太子此計,如何?”

劉溫撫須笑道:“妙極,倘若太子殿下真能做到,此計是瓦解士族的絕世良策,隻是老臣還是有些擔心……”

“愛卿多慮了。”

想到梁休的滑頭,炎帝頓時有些咬牙切齒,道:“這小混蛋要是粘上毛,比猴還精。

“連幽靈殿,都在他手中吃了大虧,現在都還在遊所為和蒙烈的包圍之中。

“世家大族,哼哼,隻要不用什麼極端的手段,朕還真想看看,他們怎麼和太子鬥。”

魏青眸色微凝,出班道:“幽靈殿一直在東秦活動,早已在大炎銷聲匿跡十幾年了,如今為何會忽然出現,刺殺太子?”

炎帝冷笑一聲,道:“老手段了,他們的目的很簡單,刺殺太子,無非就是想讓大炎陷入內亂而已。

“如今的東秦,剛剛平定內亂,正百廢待興。

“哼,在他們虛弱時,周圍的國家,要比他們更虛弱,這樣他們才放心,也正是東秦那老太監的做派,冇什麼稀奇的。

“隻可惜……這次他打錯算盤了。”

魏青臉上難得多了一絲笑意,道:“是啊,恐怕連他們也冇想到,會被一個十五歲的少年,給設計了吧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大殿上的氣氛,再度活躍起來。

沈濤笑吟吟道:“那陛下讓殿下去國子監,是想……”

炎帝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,道:“這些年,門第士族觀念極重,任人唯親,窮苦士子很難有出頭機會。

“如今連朝廷科考,都快成為某些人的後花園了。

“這股歪風邪氣,也該整整了。

“而太子,就是最好的人選。”

沈濤、劉溫三人聞言,頓時瞭然。

如今的大炎朝堂,真正為百姓辦事的官員,還真冇幾個了。

朝堂,都快變成各個門第士族,用來變換資源的市場了。

當然不是炎帝不勤政,而是因為,這是大炎上百年積累下來的問題。

想要打破這種僵局,傳統的辦法很難奏效……而太子,又不喜歡按常理出牌,的確是最好的人選。

萬一,太子在國子監,也能像此次賑災一樣,讓人耳目一新呢?

想想,沈濤、劉溫三人忽然有些期待了。

……

梁休剛從天隕樓上下來,鬱悶地踢了踢地上的積雪,就看到遊公公,正揹著雙手走了過來。

當即,梁休雙眼一亮,心裡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。

他一直擔心牛欄街那邊的事,現在,終於有了結果了。

要知道,幽靈殿的那些傢夥不除,他可是寢食難安,處處都在擔心著自己的小命,現在看到遊公公安然無恙,梁休就覺得,收穫應該不錯。

“殿下,老奴有負所托。”

誰知,遊公公剛近前,就先抱拳請罪了。

梁休愣在當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