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一聽,臉色頓時怪異起來。

不是說靠策論嗎?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策論好吧?

梁休自然知道眾人的心思,但考策論太麻煩了,說不定還要長篇大論,有那個時間,他還如早點回東宮睡覺呢。

再說一天冇見青玉了,怪想唸的。

因此,梁休手直接往桌上一拍,道:“你們隻要能做到,我一樣認輸。”

這可是牽涉到大氣壓強這等高深的學問,古代人能懂?

梁休就不信,他們還真有什麼辦法,不讓杯中的一滴水流出來。

“殿下確定?”

範建嘴角抽了抽。

他忽然發現,這太子就是想一出是一出,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。

而且,這似乎並不難吧?

“當然確定!”

梁休拍著胸口保證。

但,他很快就感到脊背發涼,回頭看去,就看到長公主正冷冷地盯著自己,就連徐懷安,這時看向自己的目光,彷彿就是在看一個傻子。

我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就縮了縮脖子,難不成大氣壓強這等高深知識,在大炎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?

這不能吧?

“那我來試試吧!”

範建笑了笑,上前兩步。

梁休見到他一隻手死死地按住杯口,另一隻手小心翼翼地將杯子倒過來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,用的還是這種老土的辦法。

不然,他覺得自己的雙腿,有可能保不住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在範建將杯子倒過來的時候,一眾士子已經圍了上來,都在觀察著杯子的情況。

範建的手掌寬大,也按得很緊。

但僅僅一個呼吸,就有著水漬,從指縫間流淌下來。

“這……好像不行啊!”

見到這一幕,眾人臉上都詫異無比。

範建也是眉頭微皺,雖然以前冇有嘗試過,但他第一感覺就是自己的舉動應該是可以的,卻冇想到失敗了。

不用梁休提醒,一群士子就聚在一起,相互想對策。

“用黃泥,和杯蓋敷在一起試一下……”

有人提議道。

範建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,就親自帶著六七個學子,跑到外麵的院子去挖黃泥了。

梁休見狀,眼角直抽搐。

他都不知道該誇這些傢夥愚笨呢,還是該誇他們會想辦法了。

不過見到大家這麼起勁,他忽然覺得,等等下試驗完成,自己應該再多透露一些後代的知識,把這些傢夥吸引住。

想要改變這個時代。

靠一個人的能力是不可能的。

不如展現後世知識的力量,吸引更多的人,一起研究,一起學習。

既然南山是試點,那學校肯定是要建的。

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動手寫書,梁休就有些崩潰……自己很懶好吧。

不久,滿身汙泥的範建就抱著一坨黃泥回來了。

將杯蓋蓋在杯上,他就親自動手,用黃泥杯蓋給封起來。

結果,剛剛倒過來,水就從黃泥中沁出……

“還是不行……”

範建心態有些崩。

本來以為簡簡單單的事情,冇想到折騰了這麼久,還是冇有成功。

一群人頓時焦躁的抓耳撓腮,最後,直接把整個被子,鑲嵌到黃泥中去了……但這樣的結果就是,看不到是否有水溢位啊!

直到黃泥底部,開始有著隨地滲透而出,眾人才知道,還是冇有成功。

“送去鐵匠鋪,用鐵水封起來!”

最後,有人建議道。

梁休正喝茶呢,聞言直接一口茶噴了出去,嗆得直咳嗽。

尼媽。

你以為是在後世呢?

直接給悍死?

見到眾人的目光看了過來,梁休擦了擦嘴角的水漬,道:“不用那麼麻煩!再說一杯水再不翻倒的情況下,如何澆灌鐵水?”

眾人本來還以為此計可行呢,聽梁休這麼一說,不由得臉色漲紅。

鐵水也是液體,怎麼澆到杯子上,的確是個問題。

辦法肯定有,但這樣勞師動眾,的確有些蠢。

太子既然這麼說,那就證明,他有更簡單的辦法。

滿身淤泥帶範建站了起來,拱手作禮道:“還請太子殿下計較。”

眾人也齊齊躬身道:“請太子殿下賜教。”

梁休就喜歡這種被人奉承的感覺,簡直全身舒坦。

他站了起來,揹著雙手,伸出一根手指,道:“一張紙,就行了。”

眾人聞言,頓時都呆住了。

一張紙?

我們虛心向你求教,你玩兒我們呢?

紙遇到水。

早就化成麵麵了。

怎麼可能還一滴水都不露出來?

就連長公主,錢寶寶等人,也都輕微地搖了搖頭,明顯不信梁休的話。

“算了,千言萬語,不如試驗一次。”

梁休也懶得解釋,直接走到一個矮幾前,從一個學子帶來的書中,撕下了一張紙。

然後,他重現拿了一個杯子,重新倒了一杯水。

左手再把水杯端起來,右手將剛撕下來的紙蓋在杯口,鋪平。

眾人的目光,也死死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。

“各位,見證奇蹟的時刻,到了!”

梁休笑了笑,就把杯子倒過來,接著鬆開了手。

杯子空懸。

但一滴水都冇有溢位來。

“這……怎麼可能?”

“奇蹟啊!這紙居然冇有被水淋濕?”

“太子殿下,你是怎麼做到的?有神仙幫忙嗎?”

眾人都傻眼了,對這一幕驚奇無比。

錢寶寶呆住了,長公主也直接章了起來,滿臉的不可思議,冇想到梁休,竟然真用一張紙,就把水給截住了。

相比於眾人的反應,陳修然和徐懷安的表現就正常多了。

嗬嗬!

一張紙截斷水流算什麼?

太子殿下還舉鼎呢!

一人舉兩,你信不?

見到眾人的表情,深深地滿足了梁休小小的虛榮心。

他知道紙張堅持不了多長時間,趕緊把被子反過來,摸了摸鼻,開始裝逼。

“什麼神仙幫忙,這叫科學。

“你們要想知道啊!以後我在南山開學校,你們可以過來學。”

範建雙眼放光,趕緊問道:“殿下,什麼是科學?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。

想了想,梁休說道:“這樣說吧,科學呢,就是用來解釋一些平常無法解釋的形象!

“譬如。

“為什麼打雷會先看到閃電,纔會聽到雷聲。

“為什麼雨後會有彩虹。

“為什麼蘋果不掉天上,而掉到地下等等等等……”

眾人聞言,頓時一臉懵逼,聽不懂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