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雖然聽不懂,但梁休的話,卻讓他們耳目一新。

在課堂上,他們學的,都是聖人之論,千古名篇,像這樣的理論,簡直和以往所學的背道而馳……

但,卻把眾人的興趣勾了起來。

長公主、陳修然等人都圍了過來,也對這新穎的理論倍感好奇。

就連剛纔還和梁休水火不容的範建,這時急得抓耳撓腮,向著梁休施禮道:“殿下,還請給我等,解釋一下……”

“是啊,殿下,解釋一下,不然聽不懂。”

“對對對,殿下,我們一定洗耳恭聽。”

“殿下,求你了,快仔細講一下吧!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也紛紛躬身行禮,恭敬求教。

看著眾人一副好學生的樣子,梁休的小小的虛榮心頓時膨脹到爆,鬆了鬆領子,乾咳一聲,道:“喉嚨有點乾……”

“倒水倒水……”

大殿頓時一陣騷亂。

很快,十幾個士子,就端著茶杯站在梁休的麵前,眼睛亮得跟燈籠似的。

這也有點熱情過頭了吧?

梁休隻覺得脊背發涼,趕緊向後退了幾步,至於這些士子手中的茶,他一個都冇接,這特媽口水都快滴進去了,還喝個雞毛。

最終。

梁休接過劉安送過來的茶,潤了潤喉嚨。

掃了掃一臉好奇的眾人,打了一個響指,才繼續道:“行吧,看在你們這麼好學的份上,本太子就給你們解釋解釋。

“首先,先說一下打雷的問題。

“我們之所以會先看到閃電,再聽到雷聲,其實很簡單,是因為光的傳播速度,比聲音的傳播快。

“雨後會出現彩虹,這是一種光學現象,和空氣中的雨滴有密切的關係。

“這些雨滴就像是微型三棱鏡,陽光透過雨滴,就會被分解成紅、橙、黃、綠、青、藍、紫七色進行反射,就形成了彩虹。

“至於蘋果為什麼不會掉到天上而掉到地上,那是因為萬有引力……”

聽著梁休侃侃而談,眾人雙眼還是熠熠生輝,臉上也震撼無比。

雖然並不完全聽懂,但他們的第一時間,就相信了梁休的話。

錢寶寶望著梁休俊逸的側臉,眸色閃過一絲的迷離,想不到這流氓,還挺博學,連這些都知道。

隻有長公主眉頭微皺,若有所思……

梁休說完,見到眾人還處於沉醉之中,也冇有打擾。

見到燕燕腳步蹣跚,伸手正向桌案上的水杯抓去,梁休趕緊彎腰將她抱起來。

剛纔顧著和這些士子掰扯,冇注意看,讓這小傢夥吃得太多了,小肚子已經圓鼓鼓的了。

飯前她還吃了不少饅頭,再讓她把水喝下去,饅頭就會噴漲開,非得出事不可。

“太子殿下,我有問題……”

這時眾人已經紛紛回過神來,範建拱手道:“既然科學的存在,就是解決不可知的事情。

“那請問太子殿下,那些江湖自稱能驅鬼除魔的江湖術士,為何將手伸入沸騰的油鍋之中,卻毫髮無損?”

此言一出,眾人也紛紛點頭,明顯這也是困惑他們已久的問題。

梁休正拉著燕燕在大殿上散步,聞言回頭看了範建一眼,冷哼一聲道:“以後,這些人你們見一個殺一個。

“什麼驅鬼除邪,就是江湖騙子而已。

“他們先在鍋中倒入了醋,再倒入油,醋的沸點低,溫度稍微高一點就沸騰起來了。

“所以,鍋中沸騰的是醋,而不是油,鍋中的溫度,也不過幾十度而已,傷不了人。”

眾人聞言頓時麵麵相覷,居然就這麼簡單?

長公主冷笑一聲,道:“材料本宮這裡就有,本宮這就讓人準備一下,驗證一下你說的是真是假。

“若是真的還好,若是假的,本宮饒不了你。

“來人,去廚房將太子說的東西,準備一下都拿過來。”

立即有兩個侍女應聲出了房間。

梁休並冇有阻止。

這在後世,不過是街頭表演的小把戲。

也就是在這科技落後的世界,才人人敬畏而已。

等撕掉偽裝,真相浮出水麵,眾人對此,也就不屑一顧了。

但看到自家親姑姑咬牙切齒的樣子,梁休很懷疑,她是不是剛剛被騙過。

如果是真的……

梁休冷冷地打了一個哆嗦,為那倒黴的傢夥默哀三秒鐘,以長公主殺伐果斷的性格,那傢夥算死定了。

眾人聽到長公主這麼說,也都一個個激動起來。

太子說的雖然頭頭是道,卻冇有真正試驗過,一切都隻是紙上談兵。

不久之後。

兩個侍女帶著廚房的幾個師傅進入了大殿。

按照之前梁休說的,幾人進來之後,立即燃起了炭爐,再在炭爐上架起了鐵鍋,在鐵鍋中加入了適量的醋後,便將半壺油倒了進去。

火勢很旺,片刻功夫,油鍋便開始翻騰起來。

長公主走了上來,圍著油鍋轉了一圈後,從婢女的手上,拿了十兩銀子,丟入了油鍋之中。

然後。

她回頭挑釁地看向梁休,道:“來,隻要讓人把這銀子撈起來,而且絲毫不傷,本宮就相信你。”

眾人見狀,頓時暗暗地吞了吞口水,往後退去。

油鍋都滾成這樣了,要是太子殿下說的不靈,那手可就廢了啊!

梁休嘴角卻直抽搐。

真夠小氣的,就放十兩銀子。

有本事,你把整個鍋都放滿唄。

“科學嘛,自然是不要不斷地研究、驗證的,不然怎麼叫科學?

“今天,本太子就為大炎的科學振興,獻身一次。”

梁休笑了笑,把燕燕交給了錢寶寶,提醒道:“看著點,她現在暫時不能喝水。”

話落,他邊往油鍋走去,邊擼著袖子。

眾人頓時臉色大變,才明白梁休所說的獻身是什麼意思。

他是要親自動手。

堂堂太子,親自動手,這要是出點什麼事,他們也難逃罪罰。

“太子殿下,不可啊!”

“是啊,殿下,你身份尊貴,怎麼可以親自動手?”

“殿下,三思,千萬不要亂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眾士子勸的勸,跪的跪,哀嚎不已。

梁休看著眾人,單手撫著胸口,悲壯道: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複還。

“各位的好意,本太子心領了。

“但作為大炎科學的倡導人,本太子更要以身作則,各位不必再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