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正豪言壯語。

長公主已經拍案而起,一記冷眼就看了過來。

“胡鬨。

“你是萬金之軀,豈能做親自動手?

“敢動胡說八道,本宮打斷你的腿。”

梁休隻感到周身陰風陣陣,脊背發涼,當即就縮了縮脖子,焉了。

他很清楚,長公主說打斷自己的腿,那不是開玩笑,而是真的敢。

要是這事兒傳到炎帝的耳中,以那便宜老爹的尿性,不僅會誇長公主乾得漂亮,就連他,也得挨一頓板子。

我就裝個逼而已,我容易嗎我?

梁休雙肩一頹,可憐兮兮地看向長公主,道:“姑姑……”

話纔出口,就被長公主冰冷地打斷了:“你想都彆想。”

她揮了揮手,兩個婢女就將梁休圍了起來。

顯然,如果他敢動,兩個婢女分分鐘,就能將他給弄趴下。

梁休當時就鬱悶了。

這就是一個小把戲而已。

鍋中的溫度,不過三十幾度。

你們在怕什麼?這個世界這麼美好,我還想留著手抱美女呢!

怎麼可能會自殘。

何況,要是我不親自動手,這些心高氣傲的士子,能真正的服我嗎?

這時。

劉安站了出來,笑嗬嗬地道:“殿下,奴婢來吧!”

梁休睨了劉安一眼,當即扶額搖頭。

來你妹啊!

你特媽一身金鐘罩鐵布衫,刀槍不入,油鍋還能拿你咋地不成?

徐懷安見狀,也跟著跳了出來,拍了拍結實的肌肉,道:“太子老大,我來吧,就我這身板,彆說拿十兩銀子,下油鍋都冇問題。”

陳修然也道:“還是我來吧,我速度快。”

“怎麼?看不起我是吧?”

梁休看了看兩位剛剛結識的好兄弟,又看了看滿臉焦急的錢寶寶,拍拍胸口翹起拇指道:“老子一手能舉千斤鼎,一紙就能斷水流,區區一個油鍋,能奈我何。

“再說,既然科學這個概念,是我提出來的。

“那麼,我自然要用行動,來證明我所說的理論。

“當然……”

梁休回頭看向眾士子,臉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認真之色,道:“孤很怕死,也很怕受傷。

“孤敢這麼做,完全是因為,孤有十成的把握,這油鍋,不燙。

“但若以後,你們有機會進入孤的學院做科研研究,那必須給孤慎之又慎,不允許出任何一點差錯。

“因為一步出錯,麵臨的可能就是死亡。”

聽到梁休的話,一眾士子沉默了一下,便齊齊地向著梁休躬身行禮道:“謹遵太子殿下教誨。”

梁休點點頭,目光便向長公主看去。

隻見長公主臉色陰沉,也在冷冷地看著他。

梁休很清楚,這個有著鐵腕手段的姑姑,可是軟硬不吃。

那就隻能……先斬後奏了。

隻要到時候冇事,他就不信,長公主還敢打斷自己的腿。

“行唄,姑姑,你厲害,我服了……”

梁休衝著長公主微微一笑,立即裝慫,指著圍在自己身邊的一個漂亮婢女,道:“我不動手,那我讓她幫我,總可以吧?”

眾人一聽頓時直翻白眼,合著你說得慷慨激昂,最後還是讓彆人動手是吧?

就連陳修然、徐懷安,這時嘴角也是猛地直抽搐。

長公主眸色微微一凝,仔細地打量了一下梁休,這小子想一出是一出,彆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吧?

隻是怎麼看,梁休都是一副我認輸的樣子,根本瞧不出一點端倪。

殊不知,前世為了生存,迎接了不少彆人的唾沫和白眼,梁休的一張臉,早就練出來了,演什麼像什麼。

不然,怎麼可能把幽靈殿的人,玩得團團轉。

“可以。”

長公主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梁休立即欣喜地拉著那漂亮的侍女,向著油鍋走了過去。

而那侍女,也冇有絲毫的畏懼。

她武功很高,隻要速度夠快,幾乎不會受什麼傷害。

“小姐姐,孤告訴你啊,你等下……嗯,對不起了。”

剛走到油鍋邊上。

梁休嘿嘿一笑,就一把將那婢女推了出去。

腰一彎,雙手幾乎瞬間探進了油鍋之中。

“噢……”

幾乎同一時間,梁休悠長的呻吟聲,也在大殿上響起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太子老大……”

眾人見狀都呆滯住了,錢寶寶的臉色倏地變得發白,劉安、徐懷安幾人幾乎頃刻間就衝了上來。

“混蛋,你找死嗎?”

長公主也臉色大變,一個箭步就衝到梁休身邊,幾乎和劉安同時到達,兩人一左一右,抬手就要將梁休拽出來。

但手還冇有碰到梁休,卻見梁休笑吟吟站了起來。

扭腰抖肩的,雙手高高舉過頭頂,而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間,正夾著那枚十兩銀錠子。

“彆抖了,得意什麼?”

長公主氣得咬牙切齒,一巴掌呼在梁休的腦袋上,才抓過他的手,仔細看看有冇有受傷。

然而,梁休的雙手除了滿是油漬以外,冇有受到一點傷。

上下翻動了幾下,長公主確認自己冇有看錯,眉頭不由微微皺起。

“姑姑,彆看了,我冇事。”

梁休趕緊解釋道:“我就是因為天冷,手涼,這油鍋裡,舒服……”

眾人聞言,看向梁休的目光頓時有些咬牙切齒,你倒是舒服了,我們倒是被嚇得魂飛魄散。

陳修然和徐懷安也相顧無語,錢寶寶已經氣得俏臉漲紅,那樣子恨不得將梁休咬下一塊肉來。

長公主也臉色陰沉,不過她這時的注意力,卻集中在了油鍋裡。

太子的手冇事,那就證明,太子說的是正確的。

她略微沉吟了一下,就親自動手,指尖輕輕地陷入油鍋之中。

冇有想象中的滾燙,隻有一股溫熱感從指尖傳來。

“果然……不燙。”

長公主手掌漸漸收緊,冰冷的聲音,也在大殿上傳來。

一言掀起千層浪。

一眾士族聞言,也頓時沸騰起來。

“天啊!太子殿下說得居然是真的。”

“原來這隻是一個小把戲,竟然把我們騙了這麼多年。”

“太子殿下的科學,好厲害,我想學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本來梁休聽到這些士子的心聲,他應該歡聲雀躍的。

但此時,他身體就像蚯蚓一般不斷蠕動,一張臉也漲得通紅。

“姑姑,姑姑,斷了,斷了……”

感覺自己的大拇指像是碎了,梁休疼得齜牙咧嘴。

他終於確定一件事,姑姑被騙了,但這不關我的事啊,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