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疼得幾乎跪在了地上。

好幾次,他都想要運轉體內霸道的真氣,掙脫長公主的束縛。

但,他不敢……

這親姑姑就是頭暴龍,敢反抗,隻會死得更慘。

“有冇有什麼辦法,讓青雲道觀,從這個世界上,徹底消失。”

聽到聲音,梁休抬起頭,就看到長公主正盯著自己,眸色冰冷肅殺。

梁休頓時就驚了,這特媽青雲道觀,到底對姑姑做了什麼啊?能讓向來沉穩的姑姑,憤怒至此?

融合前身的記憶,梁休可是知道,青雲道觀在京都地位超然,信徒、香客極多不說,就連炎帝,每年都會親自青雲道觀上香,為天下祈福。

觀主李玄一,更是神仙般的人物。

雖然已經六十出頭,滿頭白髮了,但麵貌依舊是個少年,仙風道骨,俊美無雙。

因此,民間皆有傳言,他乃是仙人轉世,看到人間疾苦,下來拯救蒼生的……

動京都權貴,頂多和整個貴族圈為敵。

但動了青雲道觀,動了李玄一,就是和整個京都百姓為敵。

這特媽……

梁休簡直淚流滿麵,早知道這個場子這麼難砸,打死他都不來了,反正被皇帝老子罰去國子監,直接去國子監抓人,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。

現在,進退兩難啊……

“姑姑,你這就為難侄兒了,噢,疼疼疼……”

梁休滿臉委屈,欲哭無淚。

“本宮不管……”

長公主明顯賴上梁休了,根本就不講理。

她用力一捏,見到梁休疼得直哼哼,才冷冷道:“你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,青雲道觀欺負你姑姑孤兒寡母嗎?”

我嗬嗬。

你可是京城遠近聞名的黑寡婦。

要想報複,青雲道觀分分鐘就能砸成渣渣。

還用得著我?

梁休嘴角直抽搐,他算是明白了,自家親姑姑,這是訛上自己了。

“靠,敢欺負我姑姑,簡直豈有此理。

“姑姑放心,我肯定把青雲道觀夷為平地,為你出口惡氣。”

勢逼人弱,梁休頓時滿臉憤慨,一副恨不得立馬打上青雲道觀的樣子。

長公主這才滿意地拍了拍梁休的腦袋,點點頭道:“這才乖嘛,那本宮就等著你的好訊息了。”

“嗯嗯嗯……”

長公主一鬆手,梁休就抱著手指頭原地蹦。

他敢保證,自己的手指骨頭絕對裂了……

這時,一群士子已經圍了上來,一個個目光炯炯地看著梁休。

“殿下,這科學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“太子殿下,你還知道其他的事情嗎?”

“是啊,太子殿下,你快給我們說說,科學到底有什麼用?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盯著梁休,一個個激動無比。

梁休趕緊把手藏到身後,乾咳一聲,昂首挺胸,再度成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。

“孤知道的,都是一些理論。

“而孤能做的,也就是將這些理論整理出來,給你們提供一個研究的方向。

“至於科學的作用,那可是多得數不勝數。”

梁休掃了眾人一眼,見到所有人的情緒都提了起來,就準備放大招了。

他指著桌上的水杯,道:“就拿剛纔這杯水來說,杯上蓋上紙,水就流不出來。

“這其實是大氣壓強的作用。

“而利用大氣壓強的原理,可以製作抽水機。

“現在的大炎,取水方式困難,都是打井,然後人工轉動轉軸,才能將水提上來,費時費力。

“而抽水機的作用,就是取代這傳統的取水方式,隻要輕輕按下,就能從深井之中,將水抽出來。

“簡單,實惠,哪怕是三歲小孩,也能操作。”

眾人聽到這裡不由滿臉震驚,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,三歲小孩都能操作?那這抽水機,得有多神奇啊?

就連長公主、錢寶寶等人,也是震撼不已。

範建上前一步,眼神炙熱道:“不知這抽水機,殿下可有研究出來了?”

一聽這話,眾人齊齊看向梁休,目光彷彿能把他給融化了。

梁休摸了摸鼻,心說老子研究個雞毛啊!這不是在忽悠你們去研究嗎?

但這牛逼都吹出去了,這時要是說冇研究可就打臉了。

梁休理了理袖口,見到眾人都急得團團轉了,才拍了拍胸口,道:“本太子當然研究過了,過段時間,本太子就把圖畫出來,再試驗一翻,應該就可以投入應用了。”

在現代,梁休可是重點大學的高才生。

現在發不了電,弄不了水泵。

但弄個活塞式抽水機,對他來說並不難。

“太子殿下厲害啊!”

“這抽水機弄出來,這可是利國利民的神器啊!”

“殿下果然大才,我等萬分欽佩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紛紛向著梁休恭敬施禮,拱手誇讚。

這一通馬屁,誇得梁休心裡那是一個舒坦,雙腳都快飄上天了。

他一戳鼻尖,拍著胸口翹著著大拇指,嘚瑟道:“這算什麼?小道兒。

“真正的科學,是永無止境的。

“本太子知道,你們參加士子宴,就是為了巴結譽王,藉著他的勢,好在科考上能一舉成名,光宗耀祖,對吧?”

聽聞梁休的話,很多人頓時一陣臉紅,他們就是這麼想的。

誰知。

梁休豎起了一根手指,輕輕地晃了晃,道:“那本太子告訴你們,你們的格局,還是太小了。

“為了一個光宗耀祖,你們把一輩子的時間,浪費在聖人之言,千古名篇上,那是愚蠢。

“就算科舉金榜題名了,你們知道如何為官嗎?你們知道如何治理地方嗎?

“如果所轄的地方出現水災,你們知道如何治水嗎?

“如果所轄的地方出現旱災,你們又知道如何治理嗎?

“再換句話說。

“如果你們所轄的地方,貧窮落後,你們知道該用什麼方法,幫助百姓脫貧嗎?

“再者,如果百姓出現叛亂,你們又知道如何再不動用軍隊的情況下,解決掉叛亂呢?

“你們不能,但科學能!

梁休頓了一下,見到眾人都聽癡了,臉上充滿了得意,道:“科學的存在,就是教會你們,用科學的辦法,去處理問題。

“讓治水的知道怎麼治水,治旱的知道怎麼治旱,當官的知道怎麼當官……

“最重要的是。

“如果你們在某一領域有了超高的成就,那就是科學家。

“這可不單單是什麼光宗耀祖了,而是流傳千古,享受著億萬人稱讚的大功勞。”

空氣中,頓時響起了一陣陣抽冷氣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