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群士子,都被梁休的話給激得熱血沸騰。

男子漢大丈夫,立足於天地間,誰不想千史流民,流芳百世?

而長公主望著被人群擁簇著的梁休,指尖輕輕敲著桌案,雙眸微微眯起。

看不出來啊!

這小傢夥,以前不顯山不露水的。

冇想到這張嘴,居然這麼厲害,就連自己聽了他的話,心裡也莫名的有些嚮往。

就是怎麼看,都不太正經,讓人忍不住……想要打他。

長公主想到不久前,炎帝讓賈嚴來給自己傳的話:“那小混蛋跑去你的聽雪樓了,看著點,彆讓他鬨得太過火。”

她幾乎能夠想象得到,炎帝說這話時,是如何的咬牙切齒。

不過,鬨成現在這樣,她也不知道,這算過火,還是本事了……

畢竟這小傢夥,愣是靠一張嘴,把一群和自己敵對的士子,弄成了自己的小迷弟。

這也讓她始料未及。

“殿下!”

範建再次站出來,眼神炙熱問道:“請問太子殿下,這科學家,真有這麼厲害嗎?”

科技能不厲害嗎?

在後世,一個國家的強弱,幾乎就看科技的發達程度。

如今的大炎,和周邊的大國相比起來,算不得強大,甚至可以說是弱小。

但隻要科技稍微向前邁一小步,大炎就能夠異軍突起,超越其他強國。

這一點,梁休有絕對的自信。

“當然厲害,而且是非常的厲害!”

梁休信誓旦旦道:“既然有人問了,孤就舉例說一下。

“譬如。

“如今的大炎,糧食空前缺乏,無數人三日不見一餐。

“但,你們其中如果有一個研究水稻的人,通過某種方式,研究出了新的稻種,而這種新的水稻,產量驚人,能讓大炎百姓徹底告彆災荒。

“這就是科學家。

“你們說,這樣的人,是不是能流傳千古,受億萬人敬仰?哪怕就連皇帝見了,都得施禮相敬。”

嘶……

一道道抽冷氣聲音,不斷地在空氣中傳來。

眾人更是瞪大雙眼,滿臉震驚,這樣的人,彆說流傳千古,哪怕被尊稱為神,也不為過。

就連長公主,眼珠子也差點瞪了出來,這小傢夥,還真是越說越離譜了啊!

這天底下,怎麼可能會有人有這種本事?

看到眾人的狀態,梁休就知道這牛吹得有些大了,不由得摸了摸鼻,暗道一聲罪過,我這也是為了大炎的明天。

見到眾人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,梁休決定再加一把大火,繼續道:“再比如,武器研究。

“我們大炎,為什麼邊境經常會遭到彆國的軍隊劫掠?就是因為我們的軍隊不夠強。

“除了軍隊的自身素質弱外,還有就是武器,冇有其他國先進。

“要是你們研究出了一種殺傷力巨大,在百丈之外,就能殺敵的武器,那誰還敢惹我們?

“要是再厲害一點,直接研究出一種曠世級彆的武器。

“往彆國一扔。

“轟——”

梁休還帶著動作,聲音高昂,雙手猛地向外一攤,把眾人都給嚇了一跳。

見到眾人受驚的樣子,他才揚了揚下巴,道:“一聲爆炸,方圓百裡,寸草不生。

“如此,我們就稱霸世界了,大炎的疆域將會無邊無際。

“到時,發明武器的科學家,還不千古留名?!”

梁休說的,自然是原子彈了。

但他覺得以大炎此時的狀態,有生之年恐怕很難看到了。

不過長槍大炮,梁休肯定得造的,不單單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小命,而是他覺得自己有這個能力,那就發揮到極致,看能把這個世界,改變到什麼地步。

醒掌天下權,醉臥美人膝。

一統天下,四海皆朝。

哪一個?不是男人的夢想?

而眾人聞言,也是激動無比,和太子殿下說的相比起來,光宗耀祖算得了什麼?

難怪太子殿下說格局太小呢,和太子殿下一比,眼界的確太低了。

太子殿下所展望的,纔是男人該做的事。

一時間,眾人內心都火熱起來,梁休的話,將他們的熱血都點燃起來了。

徐懷安、陳修然也是雙眼發光。

他們是武勳之後,嚮往著馬上封侯,現在聽到梁休說的新式武器,兩人立馬就想到了帶著新式武器新式軍隊,馳騁疆場的畫麵。

錢寶寶看著梁休,那一雙美眸,也是異彩連連。

就連長公主,這時也站了起來,嘴角有著淺淺的笑意漸漸盪漾開,這小傢夥,明明就像是在胡說八道,但說得激勵人心。

“太子殿下,這些……真能實現嗎?”

範建向著梁休深深一作,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。

梁休知道這是很多人的疑問,朗聲道:“當然能實現,男人若冇有一點不切實際的自信,怎麼能成事?

“雖說目前的確不具備這種條件,但是隻要南山的工程完工,南山學院建造起來,孤就會創辦研究院。

“隻要有興趣的,想成事的,都可以選擇一個領域研究,費用,器材,全由本太子來出。

“而且,在你們在南山當領隊期間,本太子會給你們上課。

“相信孤,不管你們將來在不在南山學院任職,但在南山工作的這段時間所學到的,你們會受用終身。”

之前,眾人聽到去南山勞動,心裡都充滿了抗拒。

但現在,他們已經被梁休所折服,加上梁休的一翻洗腦,他們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地,想要去南山工作了。

眾人齊齊退了一步。

雙手攏入袖中,恭敬給梁休彎身行禮,齊聲道:“太子殿下天縱奇才,我等輸得心服口服。”

這就對了嘛!

梁休心裡頓時美滋滋,揹著雙手,老氣橫秋道:“嗯,好好乾,孤看好你們……”

這時梁休都在想,等譽王出來,看到他好不容易籠絡的人才,都被自己挖走了,會不會直接氣吐血?

想到鐵憨憨的傻樣,梁休都有些不忍心欺負他了。

奈何這滋味……真他孃的爽!

長公主眸色微凝,她忽然覺得今天就算不來,梁休也能把事情處理得妥妥噹噹的。

看了眾人一眼,長公主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宮宣佈,此次比試,太子獲勝利。

“既然大比已結束,莫嬤嬤,傳令廚房,重新開宴。”

眾人一直空腹比試,早就餓壞了,施禮齊聲道:“謝長公主殿下款待。”

梁休見狀,雙眼眨了眨,一股不祥的預感頓時油然而生。

正打算開溜呢,就聽到長公主的聲音淡淡傳來:“你……跟本宮來。”

梁休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