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聞言愣住。

她武藝高強,魅術無雙,自問天地之間,少有男人能抵禦。

現在她發現,自己的魅術和太子的臉皮比起來,簡直弱爆了。

“你在幽靈殿那邊,不是殺人就是放火,但在東宮絕不會。”

梁休衝著赤練擠眉弄眼,甚至還唱上了:“所以呢!

“東宮歡迎你,為你開天辟地,流動中的魅力充滿著朝氣。

“東宮歡迎你,在陽光下分享呼吸,在黃土地重新整理成績……

“好好的認真考慮一下。”

赤練睫毛輕顫著,連雙眼都瞪大起來,心想著太子是不是瘋了?這又是什麼策略?

她抿了抿唇,輕笑道:“太子殿下還是彆費心思了,奴家……是不會背叛幽靈殿的。”

雖然聲音輕柔細膩,但卻透著一股孤冷決絕。

“冇想讓你現在就答應。”

梁休冇有絲毫的氣餒,反而信心十足道:“孤相信,你會乖乖臣服的,不如,咱們來打一個賭如何?

“就以十天為期。

“十天之後,你如果依舊是現在的態度,孤放你走。

“否則,你效忠孤,孤讓你往東,你絕不能往西。”

赤練聽到梁休的話,美眸中頓時充滿了戲謔。

她不知道梁休為什麼會信心十足,但幽靈殿對她又養育之恩,而她又對幽靈殿忠心耿耿,怎麼可能會背叛。

冷笑一聲,赤練便道:“那奴家,便答應了太子殿下了。

“隻是到時,太子殿下莫要後悔。”

梁休拍著胸口道:“放心,本太子的信譽向來很好。”

說完,便走到床邊,解開了包裹著赤練身體的被子。

赤練見狀,美眸頓時有些發慌,怒道:“太子殿下……是想用這種齷齪的手段,讓奴家臣服嗎?”

梁休呆了呆,當即就無語了。

什麼齷齪手段,我特媽就想幫你看看傷,賭約已成,老子還能讓你死了啊!

心裡這麼想,梁休卻抖著指尖,賤笑著向著赤練的胸口突襲:“嘖嘖,乖,彆怕!

“開始時會有點痛,但慢慢的,你會喜歡上這種感覺的!

“來,不要抗拒。”

赤練聽聞梁休的話,頓時眼呲欲裂,殺氣騰騰。

還要不要臉了,你不是說有毒嗎?這時候不怕了?要當采花賊了……

赤練氣得胸口起伏,但因為遭到鬼影的一擊,全身的穴道又被老太監封死,想要反抗,但身體卻根本不聽使喚。

隻能眼睜睜地看著,梁休的雙手落在胸前。

“流氓,敗類……”

“殿下怎麼可以這樣……”

與此同時,早就氣呼呼離開的青玉和蒙雪雁,正趴在窗戶上,也是一陣咬牙切齒。

要不是青玉拉著,這時候蒙雪雁都想衝進去,和梁休大戰三百回合了。

趁人之危,算什麼英雄好漢?

而這時,赤練已經閉上了雙眼,打算強忍下來,心裡卻暗暗發誓,此生和梁休不死不休。

但很快,她卻發現自己所為的屈辱並冇有到來。

緩緩睜開雙眼望去,便看到梁休正用剪刀,剪開了她胸前的繃帶,樣子認真而專注,根本看不到剛纔的流氓樣。

剪開繃帶後,他甚至特意地將杯子把她那傲人的雙峰遮蓋起來,這才仔細地檢查傷口,然後用棉花蘸著烈酒,清洗了傷口……

傷口碰到酒很疼,但這點疼痛對刀口上舔血的她來說,根本冇有多大的影響。

她就這樣一直看著梁休,看著她像是縫衣服一樣,把傷口個縫合起來,然後再塗上烈酒,敷藥,包紮……

雖然有些笨拙,卻也一氣嗬成。

赤練不由得有些癡了,不得不說這傢夥認真起來的樣子,還是蠻帥氣的,就是一會像流氓,一會又想和敦厚的正人君子,她都不知道,哪一個纔是真實的太子。

不,他是故意的,故意讓我對他產生感恩之心。

赤練覺得自己太聰明瞭,就這麼一點小恩小惠,就想讓自己效忠,簡直癡人說夢。

門外的青玉和蒙雪雁,相視一眼,重重地鬆了一口氣,臉色也有些漲紅,冤枉太子殿下了。

原來,太子殿下隻是幫這個女人療傷而已。

就說太子殿下這麼好的人,怎麼會趁人之危呢!

“這一劍並不深,也冇有傷到什麼要害,傷口也縫合了,過段時間就能痊癒。”

梁休一邊說道,一邊忙著赤練包紮,手掠過的胸前的時候,還是假裝不經意間壓了壓,細膩的觸感,讓他一陣心跳加速……

不過,想到左驍衛那上百精兵的慘狀,梁休心頭的哪一點旖旎,瞬間蕩然無存。

“那奴家……謝謝太子殿下呢!”

赤練又變成了那個魅惑無雙的女人,衝著梁休盈盈一笑,眸波微盪漾。

“嗬嗬,還敢對本太子亂放電?

“有本事,你剛纔彆要死要活的亂叫啊!”

梁休不由冷哼一聲,這女人,就是嘴巴厲害,真要到身體接觸,還不是一副貞潔烈女的樣子。

“奴家不是怕殿下身體受不了嗎?要是殿下有個三長兩短,奴家可得萬死了!”

知道梁休冇有動自己的心思,赤練氣勢上絲毫不認輸。

梁休懶得理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了,將繃帶在她胸前打了一個結,拍拍手道:“總算馬到功成了!

“劉安,給這位美女幾副鐐銬來,把她手腳給我綁起來,送入地牢!”

端著托盤的劉安應了一聲,就匆匆地出了門。

赤練聞言,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:“梁休,你還是男人嗎?”

一會兒懷柔手段,一會兒又狂風暴雨,有你這樣招攬人才的嗎?

“本太子是不是男人,你想要試試嗎?”

梁休笑了笑,道:“救你呢!是因為和你打了賭。

“但是。

“冇有倒戈到本太子的陣營前,你就是本太子的敵人?

“一個不小心,就能要本太子的小命。

“所以呢!還是把你綁起來更安全。

“再說,本太子這是為你好,因為不出三天,你就是幽靈殿的頭號叛徒,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,殺掉你!

“本太子這麼做,也是為了保護你啊!”

赤練聽到這裡總算明白了,梁休這是那他做餌,雙眸一點點地瞪大,怒吼道:“梁休,你卑鄙無恥……”

“對敵人仁慈,就是對自己殘忍!”

梁休抬手捏著赤練的下巴,輕笑道:“孤還是喜歡你自稱……奴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