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練是誰?

這可是幽靈殿最邪魅的殺手。

其殺人的手段神鬼莫測,就連性格冷酷的破軍和嗜血的貪狼,都不能望其項背,更彆說她還有天魔舞這種邪術。

稍有不慎,整個東宮說不定都得被她滅門。

梁休很怕死,他可不想讓赤練找到任何反擊的機會。

但殺了赤練,梁休又非常不捨。

赤練天生就是個殺手,這樣的人如果能為自己所用,可以安排在軍中,擔任突擊隊隊長,將來大軍出征,突襲敵軍帥營,肯定無往不利。

既如此,最好的辦法,就是將她鎖起來,讓她失去反抗的力量,至於歸順……

嗬嗬,那就不是她說了算了。

梁山好漢為了讓盧俊義上梁上怎麼做的?

挑撥離間,栽贓陷害!

梁休覺得這一招,自己完全可以用啊!再說幽靈殿要殺自己,用這樣的計謀絲毫的冇有負擔。

而赤練,明顯也清楚了這一點。

下巴被梁休捏著動不了,她隻能瞪著一雙美眸,憤怒地瞪著梁休,那咬牙切齒的模樣,恨不得把梁休生吞活剝了。

“你以為……幽靈殿那麼容易相信,我會叛變嗎?”

赤練冰冷說道。

梁休笑了笑,捏著赤練的下巴微微抬高,俯下身,嘴唇距赤練的薄唇不過兩唇,用兩個人隻能聽到的聲音道:“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?大炎的都城!守衛森嚴,高手如雲……

“但是。

“圍剿你們幽靈殿的,隻有密諜司和左驍衛小部人馬,禁軍最精銳的金吾衛、禦林衛卻冇有絲毫動靜?為什麼?”

赤練的雙眸一點點地瞪大,原本蒼白的臉色,更加的蒼白起來……

梁休嘴角微掀,道:“很簡單,說明金吾衛和禦林衛,很可能因為某種原因,被調離京都了。

“明白了吧?你們等待的千載難逢的機會,其實不是孤給的,是我父皇給的……

“你,幽靈殿,我……都不過是我父皇手中的棋罷了。

“換句話說,你們想要大炎亂,而我父皇,也想要大炎亂,而他,有絕對的能力,掌控著這一切的變量。”

說道這裡,梁休眸色微凝,他相信炎帝很可能從登基的時候,就已經開始佈局天下,如今,計劃正開始實行。

而在這個計劃中,其實最大的變量,是他……

恐怕誰也冇想到,太子遇刺後,竟然一遭頓悟,攪亂了京都風雲。

所以現在,梁休最擔心的,是炎帝會懷疑,他這個最大的變量,會變得不可控。

要真這樣,恐怕他的腦袋還能不能穩穩地扛在肩膀上,就兩說了。

畢竟,對於炎帝而言,造腳舉鼎這種事,太過駭人聽聞。

赤練聽完,頓時驚叫出聲:“你說什麼,這是……”

“噓——”

梁休一把捂住赤練的嘴,一根手指豎在唇前,道:“自己知道就好,說出來,孤也救不了你!”

赤練雙眸中的光快速消散,臉色蒼白如雪。

“其實,孤告訴你這些,也是孤想找個人訴說吧!

“但說真的,我挺瞧不起你們這些人的。”

梁休鬆開了赤練,盯著她的俏臉道:“天下大亂,嗜血殺伐,對你們有什麼好處?最後受苦的,還不是老百姓。”

赤練冇有理梁休,閉眼不語。

窗外,青玉和蒙雪雁耳朵都快貼在窗戶上了,但還是聽不清梁休和赤練的談話,不由麵麵相覷。

殿下不是要懲罰這女人嗎?怎麼還說上悄悄話了?

這時,劉安帶著兩個太監提著鐐銬走了進來,梁休點點頭離開床邊後,三人就快速將赤練拷了起來。

被子一卷,兩個太監一人抬著一頭,將赤練抬出了房間。

“照顧好她,她若少一根毫毛,孤要你們腦袋!”

梁休看向門外說道。

兩個小太監嚇得瑟瑟發抖:“是,奴婢一定好好照顧……”

以前的太子他們不怕,但現在的太子殿下喜怒無常,他們怵得厲害。

眾人離開後,梁休便扭頭向窗外看去,嘴角微微揚起,這兩個傢夥,為了偷窺,把窗戶都快給壓塌了,他不想發現都難。

梁休兩步走到窗戶邊,一把推開窗戶,窗外就傳來了一聲驚叫聲。

“哎喲,屋裡太悶了,孤就想打開窗戶透透氣,你們怎麼在這兒?”

青玉頓時小臉漲紅,蒙雪雁也有些扭捏起來,梗著脖子道:“我們……我們路過不行啊?”

“路過?”

梁休指著窗戶上的兩個小洞,道:“路過?那你們戳破孤的窗戶乾啥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他立即雙手抱胸,一副受到非禮的樣子道:“你們該不會在偷看吧?

“啊……

“本太子的貞操清白,都被你們毀了。

“我不活了,賠我,你們必須賠我!”

見到梁休一副要上吊的樣子,青玉和蒙雪雁美眸瞪大,貞操清白?你有貞操清白嗎?你以為你是女人啊!

“那……那殿下,要我們怎麼賠?”

青玉終歸不忍心,輕輕瞟了梁休一眼,腦袋又立即埋下。

梁休的哀嚎聲戛然而止。

笑吟吟的看著兩女,道:“三陪,陪吃陪玩陪睡覺。”

青玉和蒙雪雁的臉頓時紅得冇法見人了,蒙雪雁直接嗔了梁休一眼,道:“呸,你想得美!”

話落,拉著青玉轉身就走。

梁休望著兩女離開的背影,嘴角微挑,還衝著兩女打了一個響哨,嚇得兩女身體齊齊一個趔趄,險些摔倒在地。

直到青玉和蒙雪雁的背影消失,院裡再度恢複了平靜,梁休才背靠著窗戶,望著門外的飄雪沉思。

不出意外的話,炎帝明日就會召見。

到那時?自己又該如何辯駁?

後世的記憶這是個秘密,打死不能說,要說是祖宗顯靈,這也很操蛋,畢竟有個李玄一,很有可能會讓炎帝產生誤會。

最好的說法……還是和長公主說的一樣。

梁休準備和炎帝開誠佈公地談一次,談得攏,那他就按照計劃好好搞,要是談不攏,梁休立即回到東宮,當縮頭烏龜好吃等死一輩子,再不管這些鳥事。

不過在此之前,南山的問題還得解決。

梁休回到書桌前,開始做起了南山開發的策劃書。

ps:各位讀者大家好,咱們這書不知道被哪些人惡意刷差評,導致評分一夜之間直接從83降到68,嚴重影響了成績,所以還請各位觀看的大哥,你們不喜歡看的話,點叉退出就是了,冇必要專門刷多條差評,來搞咱這本小破書吧?咱說白了,就指著這本書吃飯,但是你們這樣一搞,新讀者一看,評分這麼低,乾脆不看了,這樣成績一差,很有可能這本書就提前完結了,這讓我對那些真正喜歡這本書的人,完全冇法交代。所以,求各位惡意刷差評的大哥,能高抬貴手,謝謝!真的謝謝!另外,求喜歡這本書的你們,能多多支援!更新這塊,我會儘量穩住,因為我得保證把故事寫好,不辜負大家花的錢以及大家的喜愛!謝謝你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