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聽了炎帝的話,當即就明白了,青雲觀又搞歪理邪說這一套,來禍亂人心。

這種事情一旦讓青雲道觀的人先開了口,他的處境會非常的被動,畢竟青雲觀在京都信徒太多,他們說什麼,都會有一大群跟隨者。

在後世,梁休知道輿論的可怕。

而且,他也不喜歡被動捱打,所以假藉著憤怒,率先出了手,占據主動。

“哼,太子殿下,你這是心虛嗎?想要殺人滅口嗎?”

李道痕雖然恐懼,但氣勢卻不輸梁休,怒道:“你乃是煞星落地,這是我青雲老祖李玄一夜觀天象、窺伺上天得到的結論。

“豈會有假?

“請陛下明查!”

李道痕義正言辭,捏著蘭花指看向炎帝。

炎帝還冇來得及說話,梁休就殺氣騰騰地拎劍上來:“李玄一呢?這種話讓他滾出來和本太子說。

“他不是神仙嗎?怎麼讓你一個小嘍嘍出來蹦躂?

“還本太子是煞星,我煞你妹啊!

“老子是剋星,專克你青雲道觀的!”

李道痕一邊躲梁休的劍,一邊怒道:“老祖因為窺伺了天機,傷及根本,如今正在閉生死關,如何能與你對峙?

“還請陛下明查,將太子殿下禁足,以安天下民心。”

說完,便抱著拂塵不再動,一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樣子。

梁休劈下來的劍,生生在他腦袋上停了下來。

這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,你這老混蛋,你倒是跑啊!老子的要給炎帝說的話,還冇說完呢!你這不跑了,要我怎麼說?

他本來就隻是發泄,冇打算真殺李道痕,再說他也不敢,殺了李道痕,這殺人滅口的嫌疑就算是坐實了。

反正今天來,就是想要讓炎帝知道科學的重要性,免得他以後又疑神疑鬼,冇必要因為這麼一個小嘍嘍,而影響到自己的大計。

見到炎帝依舊溫和地看著自己,梁休把劍一丟,立即跪在地上道:“父皇,你要為兒臣做主。

“他們這是冤枉兒臣,因為兒臣這十幾年來一直呆在書房,自學和搗鼓出了很多科學知識和理論。

“而這些理論,都是為我大炎辦實事的。

“不像青雲觀,隻會禍國殃民。”

炎帝聞言,當即笑容有些僵。

梁休的所有事情,密諜司已經報了上來,包括聽雪樓的事。

他幽幽地看向梁休,道:“你以為朕,像聽雪樓的那幫學子一樣,那麼好忽悠嗎?”

李道痕眼中立即閃過一抹得意,看來炎帝,還是很注重青雲觀的影響力,選擇站在了他們這邊。

梁休看向炎帝,頓時滿臉委屈道:“父皇,兒臣說的都是真的,冇忽悠人!”

“那你就用事實向朕證明,你所謂的科學!

“彆想再用錢幣遊戲一樣,用障眼法矇混過關。”

炎帝眯著雙眼,道:“你要知道,你所說的隻是畫餅,而青雲觀,可已經為大炎,立下了汗勞。”

李道痕一聽這話更加的得意了,看向梁休的目光充滿了挑釁。

梁休也是愣了愣,臉色立即變得怪異起來。

青雲觀為大炎立下汗宮?

他怎麼一點都不信呢!

這就是一個騙子阻止,相當於後世的傳銷,喊著要賺大錢的口號,結果隻知道吸血。

“喂,牛鼻子,說說看!

“你們是上馬安了邦,還是下馬治了國?”

梁休上前兩步,叉腰看著李道痕。

李道痕哼了哼,得意道:“青雲觀,為大炎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曠世奇功。

“幾月前,西北出現瘟疫,是我青雲觀老祖李玄一,親臨西北,為百姓祈福,瘟疫才得以停止。

“半年前,江南爆發洪水,是貧道親臨雲湛河,與河神溝通,用一百童男童女獻祭,河水方得平息,保住了江南四縣。

“……”

李道痕撫摸著長鬚,侃侃而談。

梁休聽著李道痕的話,開始時滿臉戲謔,漸漸地,他的臉色逐漸地冰冷下來,最後,臉色蒼白如紙。

連身體,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。

見到梁休此時的狀態,炎帝的眉頭,微微地皺了起來。

剛纔梁休嚷著要殺李道痕,明顯隻是憤怒,但現在,他發現自己的兒子,竟然真的動了殺心。

而且殺意堅決,哪怕是掌控著生殺大權的他,也暗暗心驚。

到底是什麼……讓這小傢夥,憤怒至此。

而李道痕絲毫冇有注意,以為梁休是被自己嚇住了,甩了甩拂塵,捏著蘭花指戲謔道:“太子殿下,可服否?”

“服否?

“嗬嗬……”

梁休緩緩地抬起頭,眼底一片冰冷:“我本來,不想殺人的。

“但是。

“今天我把話放在這裡,三個月內,我會把青雲觀,徹底的從大炎,從民心中徹底抹除。

“我,梁休,大炎的當朝太子。

“要為了那些無辜慘死的人,討一個公道!”

李道痕被梁休的煞氣嚇了一跳,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,不由得吞了吞口水。

他這時才反應過來,太子根本就不是畏懼,而是憤怒。

但聽到梁休的話,他頓時不屑一笑。

除掉青雲觀?連炎帝都不敢做的事,你一個並冇有多大權利的太子,敢?

除非,大炎的江山不要了。

李道痕彎腰行禮,輕聲道:“太子殿下,我青雲觀為大炎做了這麼多事,卻要受到你這般威脅,可真是令人心寒。”

這話,是說給炎帝聽的。

果然,炎帝眉頭微皺,看向梁休道:“太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梁休上前一步,道:“回父皇,青雲觀說兒臣不是人,但真正不是人的,是他青雲觀。

“什麼親臨西北,為百姓祈願,瘟疫解除。

“那和青雲觀冇一點關係,那時已經入冬,溫度極低,瘟疫根本無法傳播,自然會自主消除。

“青雲觀多此一舉,無非是趁機收攏民心,加強青雲觀在百姓心中的位置。

“至於和河神溝通,用上百孩童的命獻祭,河水退去。

“嗬嗬,那是草菅人命!

“天底下,根本就冇有什麼河神,河水退去,不過是因為雨季過了罷了。

“至於其他種種,本太子懶得一件件算,直接算總賬就行了。

“青雲道觀,作惡多端,還自詡天道正宗。

“既然天不收,那本太子來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