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到這個世界,梁休已經在努力適應這個世界的規則。

學著運籌帷幄,決勝千裡,甚至是學著……看淡生命。

這對梁休一個後世人來說很難,畢竟在後世,工作雖然苦,他的小日子卻平淡而快樂,看到人間慘事,會悲憤控訴,偶爾還會傷心流淚。

但在這個世界呢?人頭滿地滾也冇人管……

所以梁休才努力習慣規則,甚至為了讓自己早日適應,昨日他還壓著心底的恐懼,下令處死了上百個參與暴亂的流民。

因此,對於梁休來說,人是可以死的。

無論是病死、砍死、刺死、哪怕是毒死,他都能接受,並且讓自己漠視掉。

但青雲觀用孩童祭祀河神,將婦女切胸取乳求雨……無論是哪一條,都觸及他的底線,站在人的立場上,他絲毫不掩飾,自己對青雲觀的鄙視和仇恨。

這算什麼天道正宗?

簡直就是一群劊子手。

一群披著人皮的畜生!

在他們眼中,那些卑微到塵埃裡的百姓,連豬狗都不如,想殺就殺,殺了還打著大義的旗號,讓人拍手叫好,感恩戴德!

憑什麼?

難道弱者的性命,就可以任由他們踐踏?

一個個還冇有剛剛落地,隻會摸滾打爬的孩子,一個個辛辛苦苦,好不容易長大的花季少女,就是功名利祿的犧牲品?

既然冇人管,他管。

為那些冤死的亡魂,討一個公道。

炎帝臉色漸漸陰沉。

李道痕聞言,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,直到此時,他忽然發現,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。

自己是來乾嘛的?對了,是奉了師兄的命令,來挑撥炎帝和太子之間的關係的,那不該是太子顫顫發抖拱手求饒嗎?怎麼反而變成太子要找他們青雲道觀算賬了?

“太子殿下,風太大,小心彆閃著舌頭……”

李道痕眉頭微皺,聲音冰冷。

青雲觀背景深厚,他在青雲觀的地位超然,哪怕是炎帝,見到他都要禮敬三分,不然不會見到炎帝,開口就是太子不是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。

至於梁休的話,李道痕自然是不屑一顧的。

炎帝都做不到的事情,嗬嗬,你一個無權無勢的太子,難不成比炎帝還厲害?

“不好意思,本太子就喜歡說大話!

“但本太子的大話,向來都會實現。”

梁休一步步走向前,看著李道痕道:“滾回去告訴李玄一,讓他做好死的覺悟吧!

“在本太子眼中,他的命,你的命,和那些枉死的孩童少女,冇有一點區彆。

“既然你們心中不曾有一絲憐憫,不曾有一絲悔意,反而還以一副救世主的姿態,出現在眾人麵前,享受著百姓的膜拜。

“真夠特媽厚顏無恥的,那本太子就把你們的無恥,宣告天下。”

梁休逼視著李道痕,舔了舔嘴角,邪魅一笑:“不是說,本太子是煞星嗎?

“好,本太子承認了!

“三月……不,一個月內,本太子會讓青雲觀,遭……天……譴!”

後麵的話,梁休一字一頓,殺氣騰騰。

李道痕的心中忽然爬上一絲的恐懼,不由得暗暗地吞了吞口水,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。

他發現,太子並非是出言無狀,而是真正的對他青雲觀,發出了正麵的挑戰。

“嗬嗬,太子殿下好大的口氣。

“隻是,青雲觀與你素無恩怨,更是陛下欽定的皇家道觀。

“你如今青雲道觀如此憤恨?就為了那些你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和孩子?值得嗎?”

李道痕捏著蘭花指,睨著梁休,覺得他再小題大做,凝聚聲望,誰還不能用一點手段了?

難道皇家的手段,就光明正大了嗎?

“難道還不夠嗎?”

梁休冷笑道:“你們這種人,就該下地獄。

“嗬嗬,牛鼻子,其實本太子很想讓你親自體驗一下,那些婦孺所承受過的痛苦。

“在本太子的科學學科中,有一門叫醫學。

“醫學中有一個法門,能把一個人的屍體完整儲存,需要用的時候,就取出來……”

梁休雙指並驅,落在李道痕的胸前,輕輕比劃著:“然後,用鋒利的小刀將皮膚、血管、肌肉、內臟、骨骼等一一切割分離,作為教學之用。

“這樣教出來的醫生,最瞭解人體的構造,醫術會更好。

“如果有可能,本太子很想用你來試驗一下,看看是切胸取乳、水淹孩童痛苦,還是被解刨更痛苦。

“對了……”

梁休眼睛猩紅,扭了扭脖子,舔著嘴角道:“如果到時候,你還冇死,我敢保證,你一定能親眼看到自己被取出來的心臟,還在跳動。”

話落。

大殿一片寂靜。

原本被陽光照得通亮的大殿,卻似乎陰風陣陣。

不管是炎帝,還是賈嚴,看著唇邊帶笑,說出的話卻惡毒無比的梁休,渾身都被一股涼意席捲而過。

李道痕也是頭皮發麻,心中頓時充滿了恐懼,梁休一鬆手,他就踉蹌退了幾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賢名在外的太子殿下,竟然陰毒至此。

這一刻,李道痕是真的怕了,他臉色蒼白,哆嗦著嘴角指著梁休道:“你……你有違天道!枉為太子。”

“嘖嘖……

“這就慫了,你剛纔不是很牛逼嗎?”

梁休冷哼一聲,道:“天道,你也配提天道?

“至於本太子是不是枉為太子,你放心,一個月後,本太子在百姓的心中的形象,會比你們更高大!”

李道痕想到青雲觀龐大的背景和聲望,勉強抱著拂塵站了起來,努力強作鎮定。

他看著梁休,道:“好,既然太子殿下發出挑戰,我青雲觀接下了,隻是太子殿下,打算如何,動我青雲觀的萬世權威呢?難道不怕大炎大亂嗎?”

這就是明目張膽的威脅了。

炎帝聞言,眸色冰冷得可怕。

青雲道觀在大炎地位超然,甚至在百姓心中,李玄一的聲望,比他這個皇帝還要高,這才導致他處處掣肘。

世家大族亂他並不在意,但是百姓若是亂了,那大炎的根基,也就動搖了。

因此,他才一直隱忍,打算先解決掉世家大族,再收拾青雲觀。

卻冇想到,太子愣是把戰爭給提前了。

這相當於朝廷同時要麵對著世家大族和青雲觀這樣的龐然大物,哪怕是他謀劃得再細緻,也有些措手不及。

這小混蛋,大話說出去了,做不到,朕非得將他打殘不可。

炎帝惡狠狠地想著。

梁休眼中寒光閃閃,道:“放心,既然是天譴!本太子會送你們一場安魂盛宴,讓你們安心歸西。

“同時,遺臭萬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