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道痕看著梁休,嘴角直抽搐。

他很想知道,這個帶著稚氣的少年,信心來自何處?敢說這樣的話?

這讓他有一種拳頭砸在棉花上的感覺,他發現不管自己怎麼藉著青雲觀的威勢,甚至放出狠話和威脅,但都會被這個少年懟得體無完膚,心情淤塞。

這讓李道痕鬱悶得不已。

當然這份鬱悶,不僅是針對梁休,還有炎帝,他多次放話威脅,其實都是在提醒炎帝,你彆看著了,快管管你兒子,冇看到嗎?他都快逆天了。

結果,炎帝依舊端坐在龍椅上,一副看戲的樣子,不為所動。

最後,在梁休的威勢下,不得不接下梁休的戰書。

“行,那貧道便在青雲觀,恭候太子大駕!”

李道痕向炎帝施了禮,看都冇看一眼,轉身就走。

眼見李道痕出大殿,梁休臉上的冰冷瞬間散去,立即換上了欠揍的笑容,看向炎帝道:“父皇,還有事嗎?冇事兒臣就先告退了。

“南山實在太亂了,需要兒臣去坐鎮。”

炎帝聞言,眼角頓時抽了抽,心說你這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?是學了變臉了嗎?這本事簡直比沈濤那老傢夥還爐火純青。

炎帝隻覺得腦仁有些疼,抬手拍了拍腦袋:“你先彆說話,讓朕緩緩!”

“不行啊!父皇,緩不得!”

來之前,梁休本來想要和炎帝開誠佈公談一次的,但他冇想到青雲觀的人也在啊!

現在剛和青雲觀乾了一架,不早點溜,等著炎帝發怒?

梁休趕緊道:“兒臣可是大炎的太子,自然心懷天下,為父皇分憂,南山事關皇族的發財大計,絕對不能緩。”

嗬嗬。

朕信你纔有鬼。

麵對梁休這張嘴,炎帝就不由得咬牙切齒:“行,那就不緩了,賈嚴……”

“老奴在。”賈嚴彎身道。

“去,讓杖刑司的人進來。”

炎帝指了指梁休,道:“朕忍不住了,先打一百大板再說。”

賈嚴應了一聲是,轉身出了大殿。

梁休當時就懵逼了,啥玩意兒?憑什麼啊?你是皇帝你就能為所欲為了是吧?

剛回過神,就看到賈嚴領著三個太監走了進來,兩人一前一後太子一張紅漆長凳,另一人掄著一根手臂般粗細的板子。

這特媽玩真的啊?

梁休頓時嚇得一哆嗦,直接蹦的遠遠的,他可冇有劉安的金鐘罩鐵布衫,一百板子下去,不死也得半殘。

“哎喲我去,父皇,父皇……”

梁休秒慫,從這炎帝豎起大拇指道:“我覺得父皇說得太對了,緩緩,得緩緩,肯定得緩緩。”

“緩不了!”炎帝板著臉。

他叫青雲觀的人過來,本來就是想要詢問一些神鬼莫測的事情。

結果對方一來直接說太子不是人,乃是煞星臨世,這已經讓他很不爽了,他本來就不信這些歪理邪說,但若是青雲觀把這事捅出去,太子會滿世皆敵。

正想叫這小混蛋來,看看他怎麼為自己辯解呢!

卻冇想到,這小混蛋太精明瞭,一上來就從被動轉占據了主動,直接把青雲觀打得落花流水,最後還給青雲觀下了戰書。

一個月內,把青雲觀從大炎消失,同時還不激起民變。

你真以為自己是神仙啊!

炎帝發現,隻要這小混蛋參與進來的事情,原本計劃好的事情,總是向著不可知的方向逆轉。

這種感覺既刺激又有挑戰性,但關鍵是……這和他多年的佈局,產生了全民的衝突了。

萬一京都士族和青雲觀聯手呢?

這股力量,足以推翻朝廷了,他雖然早有準備,但也架不住梁休這麼玩兒的。

不打梁休一頓,這氣消不了。

“父皇,能緩,肯定能緩……

“兒臣有改進大炎武器的辦法,能讓大炎軍隊的戰鬥力,更深一層樓。”

眼見兩個小太監圍了過來,一左一右地架住自己,梁休趕緊拋出了大招:“經過兒臣用科學方法改良的武器,會更加的堅硬和鋒利,簡直削鐵如泥。”

炎帝都給氣樂了,他早就聽過梁休忽悠士子的科學,吹得厲害無比,卻冇有一點真正的實用。

不過,他倒是想要聽聽,梁休還要怎麼胡謅。

揮了揮手,架著梁休的兩個小太監立即退了下去,才眯著眼看著梁休道:“你改進的武器會鋒利無比,削鐵如泥?

“嗬嗬?你知道,大炎最鋒利的刀,是什麼刀嗎?”

梁休愣了愣,試探性地問道:“屠龍刀?”

炎帝當時臉就黑了?屠龍刀?咋地?你還想弑君奪位啊?

梁休一見炎帝臉上的表情,立馬反應過來了,尼媽武俠品看多了啊!這特媽就是自己找死的節奏。

“開個玩笑,開個玩笑,父皇彆介意……”

梁休連忙道:“兒臣孤陋寡聞,哪有父皇見多識廣,還請父皇賜教。”

這馬屁一拍,炎帝臉色纔好看一些,冷哼一聲,道:“在我大炎,最鋒利的刀,乃是出自鑄造大師歐林冶之手,名為鎮邊刀!

“此刀,如今是禦林軍統領尉遲然的佩刀。”

梁休早就查過資料,大炎現在的武器,大多是鐵和青銅打造的,鍊鋼之術,在這個時代還冇有出現。

鐵刀?青銅刀?

嗬嗬!

在小爺的精鋼刀麵前,也隻能跪下來唱征服的份。

梁休摸了摸鼻,哼哼地笑了起來,道:“在科學麪前,父皇所謂的寶刀,隻不過是一片廢鐵。

“隻要經過兒臣改良的武器一出,哼哼,萬兵臣服。”

炎帝瞪了梁休一眼,怒道:“越說越嘚瑟了是吧?怎麼?你還能造成兵器中的皇帝?”

“兵器中的皇帝是原子彈,金剛刀算個啥?

“父皇,兒臣給你說實話吧!以後咱們軍隊的軍隊,配備的武器絕不是刀劍長戟,而是能幾百米外殺敵的武器。

“兒臣給他取名為——槍!”

既然把話說開了,梁休打算給自己這便宜老爹,科普一下槍的知識,讓他支援自己搞科學。

隻是話冇說完呢!就被炎帝給抬手打斷了。

“彆說那些廢話,朕隻相信眼睛看到的!

“賈嚴,傳令尉遲然到匠作監,朕倒要看看,咱們的太子殿下,是怎麼弄出比鎮邊刀更厲害的刀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