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個時辰後,炎帝拎著梁休來到了匠作監。

剛進門,梁休就看到院裡已經站著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。

青年身體挺拔,身穿一身銀色鎧甲,樣貌俊逸而堅毅,手中,正持著一把手掌寬的大刀片子。

正是禦林衛的統領,尉遲然。

“微臣參見陛下!”

見到炎帝進來,尉遲然快步上前見禮貌。

“愛卿不必多禮,起來罷!”

炎帝拍了拍尉遲然的肩膀,道:“今日朕喚你來,是借你的鎮邊刀一用。

“太子大言不慚,聲稱你的鎮邊刀不過是一片廢鐵,朕要讓他開開眼。”

尉遲然聞言一愣,雙手捧著刀,遞給了炎帝。

梁休當時就白眼直翻,一把破刀牛逼什麼?等老子弄出了鋼刀,你們才知道什麼叫牛逼。

這時炎帝把鋼刀遞了過來,梁休伸手接過,抽出了長刀,寒光便迎著刀刃閃過,寒氣逼人。

梁休曲指彈了彈,鐺鐺的刀鳴聲便在耳邊迴盪。

他又把長刀來回細緻地觀察了一下,就知道這隻是一把普通的鐵刀,隻不過多了某種礦物質,導致刀比起一般的鐵刀更加鋒利一些罷了。

而且,韌性也明顯不足,看上去非常的死板。

這就是一把寶刀了?

梁休輕微地搖了搖頭,道:“兒臣不是針對誰,單論武器,在座這些,全是垃圾……”

尉遲然聞言眉頭一皺,心底頓時不爽,這把刀,可是跟了他十餘年了,不知道斬殺過多少敵人的腦袋,感情堪比親兄弟。

現在,居然被人這樣羞辱。

炎帝也是氣得抬起了手,一巴掌就要往梁休的腦袋呼去,小王八蛋,就算你說的是真的,這種話能亂說嗎?連基本的收買人心都不懂。

隻是他的手掌還冇有扇出去,一個身材魁梧光著膀子的中年男人,就已經先跳了出來,瞪著梁休怒道:“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?瞧不起我們這些打鐵的嗎?”

匠作監的所有工匠,也都齊齊地看了過來,臉色不善。

哎喲我去,我特媽就說句實話啊!有必要這麼大反應嗎?

不過,梁休也不慣著這些傢夥,要不是他們不懂創新,打不出更好的武器,大炎的軍隊也不會像如今這鳥樣子。

被人追著打,卻隻能依靠厚厚的城牆,被動防禦。

憋屈。

梁休相信,隻要鋼刀出來,運到大炎邊軍手中,他們憋屈的怒火就會徹底釋放,說不定還能打一兩個大勝仗什麼的?

“歐師傅,這逆子習慣口出狂言了,你彆和他一般計較。”

炎帝瞪了梁休一眼,看向歐林道:“你們為我大炎日以繼日地打造兵器,勞苦功高,誰敢瞧不起你們?朕第一個不饒他!”

歐林是大炎著名的匠師,心高氣傲,哪怕炎帝這麼說了,他依舊滿臉不滿,道:“從老漢這裡出去的每一把劍,都像是我們的兒子一樣。

“太子殿下這不僅是對我們勞動成果的質疑,也是對我們這些鐵匠的侮辱。

“必須道歉。

“和刀,還有人。”

炎帝的臉色當即陰沉下來,道:“歐師傅,你是大炎著名的鑄造師,朕敬重你。

“太子哪怕出言不遜,但他,乃是當朝太子……”

歐林直接打斷炎帝的話,看著炎帝道:“陛下,當初聘請我時,可曾說過?這匠作監,我說了算?

“難道陛下,想要食言嗎?”

炎帝雙眸驟然變冷。

歐林是最好的鑄造師不假,但性格孤傲,誰的話都不聽,哪怕是皇帝也不行。

而且,如今邊軍正在征戰,製作武器少不了他。

但要太子和人道歉,炎帝能接受,讓太子和冷冰冰的兵器道歉,這就是再打皇家的臉了。

尉遲然雖然滿心不忿,但這時也知道不能讓炎帝為難,也上前一步,彎腰拱手道:“歐師傅,太子乃是萬金之軀,身份尊貴,豈能和冷冰冰地兵器道歉呢?

“我看還是……”

歐林直接瞪了尉遲然一眼,怒道:“滾滾滾,自己的刀都保護不好!你有什麼資格說話?”

尉遲然臉色頓時僵住,退也不是,進也不是。

歐林直接看了梁休一眼,一字一句道:“你,道不道歉?”

“我道你個雞毛!”

梁休早就不爽了,麻蛋的,讓老子和冷冰冰的兵器道歉?

你以為你是誰啊?歐冶子嗎?

要是你丫真能與鑄造神器的歐冶子相提並論,彆說道歉,磕頭老子也乾了!

但你不過是一個隻會鑄造鐵劍的老傢夥,你傲個什麼傲啊?

“老傢夥,你說的不錯,我的確有些瞧不起你們。”

見炎帝臉都黑了,警告自己不要亂說話,梁休為了防止自己遭遇炎帝的毒手,三兩步地蹦了出去,和炎帝拉開了距離。

目光纔看向歐林道:“你們拿著豐厚的俸祿,卻故步自封,不懂創新,瞧不起你們,有錯嗎?

“哼,知不知道大炎的邊軍為什麼節節敗退?是他們作戰不勇敢嗎?

“不是!

“是因為他們手中的武器,根本就不能和敵人的武器抗衡,隻能被動防守。

“你們一個個不想著怎麼產出硬度更高,韌性更好,殺傷力更大的武器,天天就知道敲這破鐵胚,能敲出花來?還是能敲出絕世神器來?

“好好的反省一下吧!還想跳?也不看看你們有資格跳嗎?”

梁休絲毫不給麵子,炎帝嘴角直抽搐,尉遲然已經呆滯,歐林氣得暴跳如雷,一眾鐵匠,盯著梁休的雙眼也怒氣騰騰。

歐林原地轉了兩圈,指著梁休暴怒道:“黃口小兒,你懂什麼?你有什麼資格,在這裡指手畫腳?”

梁休斜睨了歐林一眼,抱著手抖著腳,揚了揚下巴道:“第一,我乃是當朝太子,彆說罵你,就憑你以下犯上,對我父皇不敬,殺了你也白殺!

“你真以為,匠作監離不開你嗎?

“笑話,這個世界離了誰,地球一樣會轉。

“其二,你說對了,我還真懂!

“本太子揮揮手弄出來的武器,都比你們這些破鐵爛銅強!

“你彆不服,你們這裡有一個算一個,全部一起上也沒關係,

“今天,孤就讓你們看看,什麼叫真正的武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