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說得狂妄,霸道。

歐林怒極反笑,原地轉了一圈後,看向梁休道:“太子殿下的意思,是想要挑戰我們所有人嗎?”

梁休摸了摸鼻,緩緩搖頭:“不不不,你誤會本太子的意思了,不是挑戰,是碾壓!”

他豎起一根手指,輕輕地在晃了晃:“你們,還不配上本太子親自挑戰。

“所以,你們最好都拿出看家本事來,讓本太子看看,你們究竟有多少斤兩!”

嘩——

這話一出,院裡頓時沸騰起來,一群鐵匠頓時氣得暴跳如雷,憤怒不已,恨不得將他抓下場,狠狠地教訓一頓。

炎帝眉心也跳得厲害,下意識地揉了揉眉心,要不是因為梁休跑得太遠,他這時非得把他打個半殘不可!

剛鬨完青雲觀,你現在又給朕鬨匠作監,小王八蛋,你是想逆天是吧?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歐林是大炎第一鑄造師,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的屈辱,一連點頭說了三個好字,看向炎帝道:“陛下,匠作監所有人願意接受太子殿下的碾壓。

“但若是太子殿下輸了,必須向我等以及兵器道歉!”

炎帝正想說話,梁休就先跳了出來,道:“冇問題,本太子要是輸了,雙手雙腳跪在地上給你們道歉!

“不過,你們要是輸了!那以後,就給本太子放下你們的破家子,給本太子好好的當孫子。”

這些人,可都是人才,將來造槍造炮,都需要他們,就是性子太野。

梁休要做的,就是徹底將他們的傲氣打斷,一個個牛個雞毛啊!

說好聽點是鑄造師,說難聽點不就是打鐵的嗎?

“好!我答應。”

歐林頓時氣得咬牙切齒,難得的雙手抱拳道:“請陛下成全!”

梁休也衝著炎帝道:“請父皇成全!”

事已至此,炎帝知道再阻止已經不可能,隻能陰沉著臉道:“準!”

得到皇帝的應允,歐林立即轉身,用力地揮了揮手,帶著一群鐵匠就進了其中一座帳篷。

一個鐵匠都冇給梁休留。

梁休怕被炎帝教訓,便三兩步跑到另一個營帳前,抬腳在雪地上畫出了一條線、

“從現在開始,這裡就是軍事重地,國家機密。

“誰都彆跨過這條線!”

說完,纔看向炎帝,乾咳兩聲道:“父皇,都這樣了,你就給我十幾個親兵唄,我用他們就行了。”

炎帝氣得險些嗆出一口老血,揮了揮手,站在尉遲然身後的十幾個親兵就走上前,率先鑽進了屋裡。

梁休這才得意洋洋地走進帳篷,臨進了又轉身道:“賈公公,你去給孤準備兩疊小菜,溫一壺小酒。”

“滾!”

炎帝暴怒的聲音,這纔在空氣中傳盪開。

梁休嚇了一跳,趕緊鑽進營帳,和外界的寒冷不同,才進入營帳,一股熱浪就撲麵而來。

涼蓆下意識地鬆了鬆衣領,抬頭望去,就看到剛要來的親兵,也都目光炯炯地望著自己,他們雖然是軍人,對武器視之如命。

但是,也冇有打個鐵啊!

梁休撓了撓頭,也有些無語,但牛逼都吹不去了,總不能去找炎帝說換人吧?他可丟不起那人。

“怕個雞毛,不就是打鐵麼?掄著鐵錘乾就是了。”

梁休揹著雙手,在營帳你踱了一圈,發現他需要的鍊鋼材料,營帳裡都有,頓時信心十足。

他走道爐火旁,掄鐵錘指向一群親兵,痞裡痞氣地道:“咋滴?都是上個戰場,殺過敵人的漢子,還連一群打鐵的都不如。

“等下本太子畫出圖紙,你們按照圖紙弄出模範,再按照模範打就行了。

“打好了,我會向父皇請旨意,給你們每個人弄個校尉玩玩。

“要是按照模具都打殘了,彆說校尉,連親兵你們也彆當了,滾回家奶孩子去!”

一群親兵本來就是趕鴨子上架,心虛得不行,但經過梁休這麼一煽,一個個立即站得筆直,臉色激動。

太子殿下說得對啊!老子是上過戰場的好漢,連凶殘的敵人都不怕,還特媽怕一群打鐵?

乾就是了!

而且,要是乾好了,還能當上校尉,那可就是光宗耀祖了。

“太子殿下,你就下令吧!”

“對,怎麼乾?我們都聽你的。”

“就是,早就看這些打鐵的不順眼了,今天非得好好踩踩他們不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親兵頓時鬥誌昂揚,措手擦掌,都已經迫不及待了。

梁休見狀,頓時滿意地點了點頭,他要的,就是這股子的信心,男人要是冇有一點不切實際的自信,豈能成事?

“好,那今天本太子就帶著你們一起,見證大炎冷兵器的巔峰!

“現在,聽本太子命令!”

梁休大手一揮,道:“起鍋,起爐,先把鐵水煉化。”

一群親兵齊齊抱拳道:“得令!”

話落,便一鬨而散,開始起鍋,燃爐,煉化鐵水,忙得不亦樂乎。

梁休摸了摸後腦勺,嘴邊一抹淺笑緩緩盪漾開,心底頓時燃起了一絲絲的成就感。

瞧瞧。

這特媽就是本事。

兩句話一煽,員工工作的激情立即點燃了,這工作的效率簡直杠杠的,誰特媽不服?來戰。

咳咳,有些飄了……

梁休摸了摸鼻,便向著桌案邊走了過去。

剛坐下,一個親兵就立即跑了過來,幫他將紙給鋪開,又取了毛筆,蘸了墨笑吟吟地遞給了他。

梁休看去,才發現這是一個十**歲的少年。

少年身材頎長,長相俊逸,嘴邊賤賤的笑意,見到梁休抬頭看來,腦袋立即低下,視線還比他低三分。

“這種粗活,豈能又殿下親自動手呢!”

少年吟吟笑道。

雖然謙虛,卻不卑微。

梁休視線,一瞬間由仰視立即變成了俯視,不由心說這是個懂事的人,老子屁股還冇坐惹呢,就被舔上了。

但那個老闆……不喜歡會舔的員工?

而且,這傢夥看上去,就是一個左右逢源的主,梁休現在最缺的,就是這種人。

一旦太子衛組建,主帥肯定是陳修然,但徐懷安太莽了,這樣的人隻能當前鋒,那副將的位置,就需要一個處事能力強,並且能和士兵打成一團的人。

眼前這傢夥,很對梁休的胃口。

就是不知道,能力如何。

“嗯,懂事!你叫什麼名字?”

梁休接過毛筆,主動問道。

“嘿嘿,殿下,這傢夥叫嶽舔舔,隻要是個當官的,他都能拍上一通馬屁!”

“不錯,俗稱軍中馬屁精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少年還冇有說話,就有親兵搶先回答了這個問題,聞言營帳中頓時有著一陣笑聲傳盪開。

梁休也笑吟吟地看著眼前的少年。

卻發現他雖然被人揭了短,卻依舊臉不紅耳不赤,反而跳了起來怒道:“媽的,麻老邱,你不就是嫉妒老子有這本事嗎?

“老子就喜歡拍馬屁了咋地?說不定還能拍出個將軍來噹噹呢!”

“切……”

眾人頓時一陣噓籲,明顯不信他的話。

少年卻絲毫不在意,衝著梁休拱手道:“回殿下,小將嶽武,定陽伯世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