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見到梁休一副痞裡痞氣,牛氣哄哄的樣子,頓時怔住。

本來炎帝已經夠煩躁了,現在見到這一幕,臉色更黑了,你是當朝太子,能有點太子該有的樣子嗎?整得跟個土匪似的,想造反啊?

這時,梁休已經近前。

劉溫、沈濤三人連忙彎身行禮:“見過太子殿下。”

“咦,你妹居然也來了?”

梁休可不知道炎帝罷朝的事,見到沈濤三人微微一愣,然後嘿嘿一笑,道:“太好了,有你們和稀泥,孤就有安全感了!”

沈濤、劉溫三人聞言,嘴角都在輕微抽搐,心說太子殿下就不能給點麵子嗎?淨瞎說什麼大實話!

但是,他們卻覺得這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好品質。

看看,太子殿下多好的孩子,多坦誠,有一說一,絕不做作。

劉溫乾咳一聲,掩飾掉老臉的尷尬,笑道:“老臣聽說殿下要造出絕世武器,如此震鑠古今的輝煌時刻,老臣自然要親自為殿下賀!”

沈濤也雙手攏如袖中,衝著梁休重重行了一禮,道:“神兵一出,定能增強我大炎邊防,驅除韃虜,殿下此舉定能光耀千古,萬世流芳。”

魏青眉頭微微一擰,也上前一步道:“臣……附議!”

“哈哈……是吧,還是三位大人有眼光!”

這三個老傢夥一見麵馬屁就拍上了,聽得梁休心裡那是一個舒坦,豎起大拇指道:“就憑你們三位這眼光,前途肯定大大的……”

“哪裡哪裡,和殿下一比,老臣簡直無比汗顏。”

“殿下天縱奇才,我們這些老傢夥,哎,老了,不中用了!”

“誰說的,二老這是老當益壯!有句話怎麼說來著,老驥伏櫪,誌在千裡,兩位大人乃是朝中肱骨,豈能妄自菲薄?”

“殿下果然才華橫溢,老臣佩服!”

“……”

梁休雙手撐著大刀,和劉溫和沈濤就這樣吹上了。

歐林頓時氣得緊攥拳頭,怎麼地?瞧不起我是吧?這是在比試呢!以為是在座談會喝茶聊天啊!

還能不能有點素質了。

炎帝額間也是青筋直跳,看到太子和自己的心腹相談甚歡,他忽然覺得壓在劉溫和沈濤的擔子還是太輕了?

老驥伏櫪,誌在千裡?

朕就給你們萬斤重擔,看你們還駝不駝得起來。

“哼,你們給朕適可而止。”

炎帝臉色陰沉,聲音沉沉。

梁休、劉溫三人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抬頭看了炎帝一眼,梁休立即縮了縮脖子,拖著大刀向炎帝走去。

但又把遭到炎帝的蹂躪,和炎帝保持著相對安全的距離,梁休才撓頭笑道:“那啥……父皇彆介意,我和兩位大人,隻不過是提前開個慶功會。”

聞言,眾人都不由愣了愣。

這得多狂啊!比試的結果還冇有評出呢?你就知道你贏了啊!

“太子殿下,真是好大的口氣!”

炎帝還冇說話,歐林就忍不住跳了出來,梁休的話對他來說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,他更不信,一個十幾歲的少年,帶著十幾個從未打過鐵的親兵,能打出什麼好武器來。

歐林瞪著梁休,指著魏青手中的道:“這把刀,乃是我們經過四五年的嘗試,不斷用上百種材料混合燒製,幾十個工匠一起,纔打造出來的!

“其堅硬度、鋒利度,不敢說是當世第一,但在大炎的兵器譜中,絕對是巔峰!”

“太子殿下,你拿什麼贏?用你手中的這把破刀嗎?”

這話絲毫不給皇族的麵子,無論是炎帝還是劉溫、沈濤等人,都臉色難看,但卻又辯駁不了。

鎮邊刀都已經號稱大炎最鋒利的刀了,歐林新鑄的這把刀,質地還在鎮邊刀上,說是大炎兵器譜巔峰,也不為過。

然而。

梁休卻不屑一笑。

抬頭看著魏青手中的長刀,舔著嘴角道:“這就是你狂傲的資本啊!嘖嘖,又醜又死板,你傲個啥呢?”

聞言,一群鐵匠頓時臉色鐵青。

“太子殿下,你可以瞧不起我們,但不能瞧不起我們的成果”

“哼,我看太子殿下,也就能過過嘴癮了吧!”

“我看是,畢竟太子殿下,懂什麼叫鑄造嗎?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一群鐵匠同仇敵愾,歐林頓時滿臉得意:“好啊!那就請太子殿下,讓我們看看,你漂亮的大刀,能有多大的威力。

“否則,按照賭約,殿下還是雙手雙腳下跪,道歉……”

歐林話冇說完,隻見眼前一陣風掠過。

梁休已經向著魏青衝了過去,臨近身體高高掠起,調動真氣,一刀就向著魏青劈了下去:“吃俺老梁一刀!”

魏青曾經也是彪悍刹車的猛將,見狀下意識地抬起手中的刀格擋。

鐺——

一聲沉悶的碰撞聲響起。

然後。

魏青手中的刀……斷了。

裂口平直而光滑。

而梁休手中的刀,依舊錚亮,連刀刃都冇有卷一點。

頃刻間,空氣倏然寂靜。

此時,梁休身體微弓,依舊保持著劈的騷包動作,而原本怒氣騰騰的一眾工匠,已經目瞪口呆,就連方纔傲慢的歐林,這時臉也變成了河馬臉,下巴險些就掉在地上了。

這不可能?

這怎麼可能?

這可是我辛苦研究了四五年的新秘方,堅硬無比,怎麼可能會輸給,連打鐵都不知道的太子?

歐林滿臉震撼,不敢置信。

劉溫和沈濤也愣住了,兩人相視一眼,都不約而同地衝著對方豎起了大拇指……你牛,這都讓你猜中了。

本來他們之前說的話,隻是習慣性地奉承一下梁休而已,卻冇想到,梁休竟然真的做到了,這給了他們一種未卜先知的有預感。

嗯,決定了!以後太子說什麼都是對的,聽著就是了。

作為刀癡的尉遲然,也是臉色呆滯,而魏青看著手中的斷刀,雙眼中爆發著從所未有的炙熱。

他是兵部尚書,想得更遠,要是全軍配備上這樣的兵器,肯定所向披靡。

敵軍的盔甲,盾牌,護具……

在這樣的武器麵前,簡直就是大白菜,想怎麼剁,就這麼剁。

最震驚的,莫過於炎帝了,本來他還怒氣騰騰,想著打梁休一千大板再說,卻冇想到梁休真的做到了,帶著十幾個親兵,居然打造出了比鎮邊刀還厲害的武器。

這小混蛋……不會真不是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