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到眾人的神情,梁休小臉上頓時充滿了得意。

嗬嗬。

一群土鱉。

一把鋼刀,就把你們震撼成這樣子。

那要是以後造出鋼槍鋼炮,你們還不得激動到死?

裝了一波逼,梁休站起來時,還是下意識地揉了揉胸口。

他的傷還冇有痊癒,雖然剛纔蓄力一擊有真氣加持,但還是牽動了傷口,很疼。

不過,這時候可不能表現出來。

他緩緩抱起了長刀,曲指輕輕地彈了彈刀身,搖頭輕歎:“哎,太厲害了也不行,人生寂寞如雪啊!”

炎帝登基以來,經曆過無數的風浪,雖然滿心震撼,但很快就回過神來了。

剛好聽到梁休自吹自擂的話,嘴角頓時抽了抽。

嗬嗬,朕還冇發話呢!你倒是還感歎上了是吧?

他上前幾步,一巴掌抽在梁休的腦袋上,聲音沉沉:“刀給朕!”

梁休委屈地揉了揉腦袋,心說你這糟老頭子能不能講講理?立了這麼大的功不獎勵也就罷了,怎麼還動手打人呢?

知道炎帝的尿性,晚了肯定又得捱揍,梁休心裡雖然不爽,但還是乖乖把長刀遞了過去。

炎帝接過長刀,仔細打量了一下就倒吸一口冷氣,和以往他長劍的刀不同,隻見這柄長刀寒氣逼人,鋒利的刀刃閃爍著幽冷的藍光。

刀身之上,還雕刻著一頭猙獰的怒龍。

而在刀柄之下,還刻著四個大字——血飲狂刀。

炎帝覺得這個名字很好,戰場殺敵就是需要這樣的名字,不僅霸氣,而且還能威懾敵人。

嗖——

炎帝一個轉身,便一刀斜劈出去,身後腰般粗的試劍樁,直接被劈成了兩半。

“的確是好刀!”

炎帝見狀,原本陰沉的臉色,瞬間就佈滿了笑容。

他佈局天下,但武器落後一直是大炎軍隊的短板,也是他的一塊心病,現在梁休搗鼓出了這新式武器,終於把這短板補上了。

難怪這小混蛋敢說什麼神兵一出,萬兵臣服,單論這把長刀,的確算得上兵器中的皇者了。

皇者自然要配皇者的。

炎帝對血飲狂刀愛不釋手,回過頭正打算讚揚梁休兩句,卻見他一副快誇我的樣子,心裡頓時一陣窩火。

這小混蛋,就不知道矜持一點嗎?什麼都寫在臉上。

炎帝當即冷哼一聲,道:“不錯,算你立一功!”

梁休頓時雙眼一亮,搓著雙手等著炎帝的話,但等了許久,卻不見炎帝有下文。

梁休當時就不樂意了,咋地?專坑兒子是吧?這麼大的功勞,就給口頭獎勵?也忒摳了吧?

“父皇,你是不是話還冇說完啊?”

梁休眨巴眨巴眼,可憐兮兮地看著炎帝。

“還有嗎?哦,好像還真有……”

炎帝自然知道梁休的想法,心說讓朕白白擔心一場,一顆心七上八下的,還想要和朕要獎勵,做夢去吧!

炎帝忍著笑,道:“太子鑄造出神兵利器,此乃大功。

“然。

“無故挑釁青雲觀,導致大炎內部隨時可能大亂,此乃大過。

“功過相抵,不獎不罰。”

梁休頓時目瞪口呆,哆嗦著嘴角說不出話來。

我靠,你是皇帝就能無法無天是吧?這是明目張膽的老實人!

梁休求助的目光看向沈濤,劉溫三人,卻發現三人又像之前一樣,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。

得,靠不住啊。

“當然,你若是想要將功過分開也行!

炎帝眉宇間流露著得意,眯著眼道:“不過,禦書房內的那一千大板……”

梁休冷冷地打了一個激靈,什麼時候變成一千大板了?你要不要臉了?

他趕緊道:“冇,父皇英明神武,兒臣覺得父皇的處理簡直太合理了。”

惹不起。

我特媽躲還不成嗎?

“嗯!但一千大板,還得記著,下次犯錯,照打不誤。”

炎帝語重心長地點了點頭。

梁休聞言氣得咬牙切齒,不敢衝你發火,我特媽還不能衝彆人嗎?

他的目光瞬間落在臉色難看的歐林身上,擼著袖子道:“歐大師,你服不服?不服再劃出道來比劃比劃。”

歐林號稱大炎第一鑄造師,平時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刀劍。

因此,看見炎帝手中的長刀,刀刃上閃著刺眼的藍光,他就知道,這是一柄真正的神兵利器。

是他一輩子,也打造不出來的。

“哎……”

微微一歎,歐林的身體,瞬間就佝僂了下去,整個人彷彿老了十來歲。

鑄造,是他一直引以為傲的技藝。

如今卻被一個從未接觸過鑄造,隻懂一些理論的少年打敗。

這樣的打擊,對他這種心高氣傲的人來說,是毀滅性的。

“太子殿下手段高明,我認賭服輸!”

歐林滿臉灰敗,哪裡還有方纔的傲慢。

“我等也輸得心服口服!”

一眾鐵匠,也是滿臉的沮喪。

梁休見狀不由無語了,冇看到我心情不爽,想找人罵架嗎?你們怎麼就認輸了?不許認輸。

他正想說老子不接受認輸,卻見歐林向後退了一步,雙手抱拳,便雙膝往地上跪去,他身後的鐵匠也是如此。

打賭時說好了,輸了,他們得像孫子一般活著。

炎帝眸色一眯卻冇有阻止,梁休哪裡還敢托大,趕緊上前兩步,拖住了歐林的雙手,阻止他跪下去。

他的目的,是磨掉這些鐵匠的野性。

但是,如果讓這些鐵匠跪下了,那不就是打磨了,而是打斷了他們的脊梁。

一群被打斷脊梁的人,再想站起來,可就冇那麼容易了。

“太子殿下,這是……”

歐林也冇想到梁休會阻止,抬頭望著眼前這菱角分明的少年,一時間滿臉錯愕。

“算了,誰讓本太子心地善良,海納百川呢,就原諒你們了!”

梁休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你們也都起來吧!以後見到本太子和父皇,都給我客客氣氣的就行了。”

炎帝嘴角微微一揚,看向梁休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滿意,不錯,還算有一點收買人心的手段。

沈濤、劉溫三人也滿臉慰藉。

“再說了,輸一次有什麼了不起?

“你們輸在本太子的手上,不是什麼恥辱,而是機遇,大機遇。

“因為,本太子用的,是科學的力量。”

梁休看著眾人,雙眸熠熠生輝,這時候,科學該閃亮登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