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帝正欣賞著大刀呢,聞言身體一個趔趄,這小混蛋,怎麼又給吹上了?

眾人也聽得發懵,麵麵相覷。

歐林拱手行禮道:“何謂科學的力量?還請殿下賜教!”

“科學的力量啊……”

梁休摸了摸鼻,故意拉長了聲音,見除了炎帝臉色已經鐵青,其他人一臉好奇的樣子,才笑道:“就比如說這把刀吧!

“雖然本太子取名叫血飲狂刀,但是呢,它其實是鋼刀而已。

“而要打這種鋼刀,就需要先把鐵水煉成鋼水。鐵水煉製成鋼水這個過程中的反應,便是科學反應,也就是本太子所說的科學的力量。”

為了簡化學說,梁休直接把有關的化學反應、物理反應統稱成科學反應。

先把學說傳揚出去,等以後學校開了,再細化分開,反正那時候研究的人多了,已經不需要自己手把手教了。

“殿下是說,這把刀……初始材料也是鐵水?”

歐林聽得半懂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“對,而且並不難,等下我會讓親兵交給你們,這樣,以後你們就不用打那些破銅爛鐵了……”

梁休剛說到這裡,營帳的門就打開了。

十幾個精兵從裡麵走了出來,和進去的時候不同,他們走出來的時候一個個昂首挺胸,手中都拿著自己的成果,每人一柄三菱刺。

此外,還有三把工兵鏟。

梁休衝著嶽武招了招手,嶽武就走了上前來。

他從嶽武的手中取過工兵鏟和三菱刺,仔細打量了一下,發現不管是三菱刺還是工兵鏟,還原度都很高,快直逼後世了。

這讓梁休不由得暗暗咂舌,這特媽是一群冇有打過鐵的傢夥嗎?就這手藝,都快比得上能工巧匠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這些親兵為了對得起他的青睞,也為了校尉之職,一個個都拚了命,不斷地比對圖紙,精益求精地打出來的。

“看到了吧?這些都是鋼打出來的兵器……”

梁休一手拿著三菱刺,一手拿著工兵鏟,給歐林和一眾鐵匠展示。

“這是三菱刺,刀身成菱形,三麵血槽,刃口呈流線型,這樣的作用,就是穿刺時阻力會降到最小。

“以現在的醫療水平,幾乎中者必死!”

說著,他反手一刺,兩寸後的木板,幾乎輕而易舉地刺穿。

一眾鐵匠見狀,皆是倒吸一口冷氣。

如果說剛纔輸得還有一點芥蒂,現在他們已經心服口服了。

難怪殿下說是來碾壓的呢。

不管是血飲狂刀,還是三菱刺,和咱們以前打造的兵器一比,咱們打的兵器,可不就是破鐵爛銅麼。

劉溫和沈濤依舊眯著雙眼,但炎帝和魏青相視一眼,臉色都不由變得認真起來。

因為從梁休的解說中,他們不約而同地意識到了一個問題——武器的針對性。

譬如這種三菱刺,幾乎就是近戰、巷戰、刺殺的絕佳利器。

“這是工兵鏟,這是軍中工兵的法寶,他有鏟、鎬、撬棍、鋸的功能,甚至在戰鬥中,也可以當作刀來使用……””

梁休舉起手中的工兵鏟,他是按照後世的工兵鏟來設計的,可以摺疊,方便攜帶。

隻是他的話冇說完呢,炎帝和魏青的臉色頓時大變,魏青更是幾步上前,顧不上身份了,一把將梁休手中的工兵剷搶過來。

在梁休一臉懵逼中,魏青一彎腰,唰唰兩下,愣是將地麵剷出了一個大坑,甚至挖到石頭時,他將鏟子鑲入石底,略微用力,愣是將十幾斤重的石頭,生生撬出了地麵。

然後,他又站起身來,掌心一按,工兵鏟就變成了鎬,又唰唰兩下挖出了一個大坑。

接著,他又想個貪玩的孩子,掄著工兵鏟跑到木樁邊,用工兵鏟一麵開的鋸口,三兩下就把手臂般粗的木樁給鋸斷了……

做完這一切,魏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又緩緩吐出。

再睜開眼時,他一掀官袍,重重地向著梁休叩拜下來:“多謝殿下,為我大炎軍隊,做出此等法寶。”

梁休頓時傻眼。

魏青是兵部尚書,堂堂的二品大員,平時見到他都隻是微微躬身而已,現在居然行此大禮。

靠,有冇搞錯?

“多謝殿下,為我大炎軍隊,造出此等法寶!”

“多謝殿下,為我大炎軍隊,造出此等法寶!”

“……”

接著,又一道道激動的聲音響起。

梁休回頭掃了一圈,發現整個匠作監,除了炎帝外,已經全部跪下了。

我特媽……

梁休險些就嚇得蹦了起來,瞪著雙眼看向炎帝,卻見滿臉得意的炎帝臉色一沉,半帶怒意道:“怎麼?太子殿下也要朕跪嗎?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我靠,什麼腦迴路啊!我是這個意思嗎?

我隻是想要問問你,不就是一把工兵鏟嗎?怎麼這麼大反應?

難不成一把破工兵鏟,比老子的血飲狂刀還牛?

“咳……你弄的這工兵鏟,解決了大炎軍隊的行軍難題。”

炎帝發現自己誤會了,乾咳一聲道:“軍隊行軍,免不了搭營宿帳,都得帶著鋤頭,鎬,斧,鋸等東西。

“如果是打持久戰,倒也沒關係,但如果是打突襲、偷襲戰,就會耽誤行軍速度,而且很容易暴露目標。

“但你這多功能工兵鏟,不僅方便攜帶,而且功能齊全,完全可以將這些東西給替代了。”

哦,原來是這樣啊!

梁休聽完炎帝的解釋,立即就明白了,心裡頓時一陣美滋滋,冇想到一件工兵鏟,竟然還有這麼大的效果來著。

“都起來吧!這都是本太子該做的!”

梁休揹著雙手,四十五度角看天,嘚瑟道:“這就是科學的力量,你們記住了,以後做任何事情,都得從多方麵思考,創新,而不是故步自封。

“特彆是匠作監,本太子告訴你們,現在打出來的鋼刀利劍,在本太子的眼中,還隻是一個開始而已。

“以後,你們要打造的武器,會比刀劍難上千倍萬倍。

“孤會提供圖紙,你們來打造,如果打造成功,天下,任由我大炎縱橫。

“而你們,也將是我大炎的千古功臣!”

聞言,一眾鐵匠麵色激動,齊聲道:“謹遵太子殿下教誨!”

炎帝看著得意的梁休,眸色微眯。

小王八蛋,是朕提不動刀了?還是你飄了?敢在朕的麵前說這種話?

剛好這時梁休想起了答應親兵的事,看向炎帝笑吟吟地道:“父皇,兒臣剛纔答應了你的這些親兵,要是他們完成任務,你給封個校尉噹噹,你看……”

炎帝嘴角微抽,你眼底還有朕啊?但想到一眾親兵,的確把任務完成得漂亮,他便點點頭:“準了!”

一群親兵頓時歡聲雀躍,連忙跪地道:“謝陛下隆恩。”

“平身吧!”

炎帝掃了眾人一眼,道:“你們將太子的鍊鋼之法,傳授給匠作監,儘快打造出一批兵器來。

“還有……今日之事,乃是機密,泄露者,斬!”

“是!”

眾人齊齊應聲道。

梁休冷冷地打了一個哆嗦,靠,這麼狠啊!不就是一個鍊鋼之法嗎?

不過想想梁休就明白了,這個時代還冇有鋼鐵,掌握鋼鐵的國家,就掌握著絕對的先機,這對現在的大炎來說,是一個大機遇。

就在這時,賈嚴匆匆地趕了過來,在炎帝耳邊低估了幾句。

說什麼梁休冇聽清,但見到炎帝臉色大變,梁休就知道,肯定不是什麼好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