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要事關朝局,梁休就會躲得遠遠的,半點都不想沾染。

再說那是炎帝的戰場,如今炎帝正值壯年,他可不想自找麻煩,有那個時間,還不如回東宮,和青玉和蒙雪雁花前月下呢。

然而。

梁休原本想溜的。

結果才轉身,就被炎帝直接拎著後脖頸,提著就離開了匠作監:“回宮!”

“父皇,兒臣就不用去了吧!兒臣還有事……噢,疼疼疼……我去我去!”

梁休一陣手腳亂踢,但被炎帝一隻手提離了地上後,立即就老實了。

劉溫、沈濤知道肯定出事了,也趕緊跟了上來。

一炷香後。

資政殿。

梁休被拎著進了門,就看到大殿上,已經跪著一個人。

此人一身黑袍,臉帶麵具,正是密諜司的首領,影子。

進了大殿,炎帝就直接把梁休丟在一邊,徑直往龍椅走去。

梁休撇了撇嘴,也冇理炎帝,隨意找了一張桌椅坐了下來,翹著腿抖著腳,悠閒無比。

冇人管自己更好,樂得清靜。

“怎麼回事!”

剛落座,炎帝的聲音冷冷傳來。

影子的腦袋直接磕在了地上,道:“回陛下,之前密諜司送來的,事關北境的三份密報,皆是假的!

“剛剛得到訊息,北境鹿州城……已經被北莽大軍攻下。”

炎帝直接蹦了起來,臉色冰冷:“你說什麼?”

劉溫、沈濤三人臉色大變,震驚無比。

就連梁休,也險些從椅子上摔了下去。

鹿州,可是大炎北境的門戶。

鹿州丟了,相當於大炎的門戶就被打開了。
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鹿州之後,還有青州這麼一道易守難攻的屏障。

但是,一旦青州也失守了,那北莽的大軍便可以長驅直入,直逼大炎腹地。

不出五日,大炎的騎兵,便可以兵臨大炎都城,威脅都城,屆時,哪怕京中有十八衛禁軍,也難以死守。

何況,如今的京都,已經被自己攪得風起雲湧。

我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,老子這是命犯太歲了還是咋地,這穿過來才幾天呢?就出了這麼多的事,還能不能好好玩了?

影子頭也不敢抬,道:“半月前,北莽大軍憑仗先進的攻城器械,已經攻破了鹿州城,康王殿下被迫率軍退守青州城。

“如今,正和北莽大軍對峙。”

康王,正是炎帝的第十子,梁初,北境鎮北軍的主帥。

炎帝拍了拍額頭,道:“傷亡呢?傷亡如何?”

影子道:“鎮北軍陣亡三千餘人,百姓除了來不及撤離的,其餘的已經被康王殿下,安排進了惠州城。

“隻是……如今大雪封路,湖麵結冰,青州城中的給養送不進去。

“單憑城中的糧食,要供應上百萬百姓和八萬鎮北軍,最多隻能支撐一個月。”

炎帝聞言,這才鬆了一口氣,糧食問題,有時間就有辦法,他唯一擔心的,是鹿州城的百姓。

鹿州城將近三十萬百姓,一旦全部被北莽裹挾而去,不出二十年,北莽的勢力肯定會增加幾倍乃至十倍。

還好,康王將百姓轉移進了青州。

這是如此一來,青州的壓力就更大了。

劉溫和沈濤,這時也用力地抹了抹臉上的冷汗。

而魏青,早已臉色鐵青。

“賈嚴,給朕找出,北境前段時間發來的密報、軍報和塘報!”

炎帝憤怒得一掌轟在桌上,影子的腦袋重重磕在地上,劉溫、沈濤等人也跪了下來。

梁休摸了摸腦袋,有些尷尬了,心說老子是不是也該跪啊!

片刻。

賈嚴回來了,手中抱著一個盒子,站到炎帝的身邊後,纔打開盒子,從盒子中取出了幾封書信和幾份塘報,放到了炎帝的麵前。

炎帝臉色陰沉,先翻開了其中一份軍報。

軍報的內容是鎮北軍主帥梁初發來的,內容是北莽大軍駐紮鹿州城外,並無進攻意圖。

炎帝是認識梁初的筆記的,這筆記是他的冇錯,但為何……鹿州還是丟了?

炎帝又翻了鹿州刺史發來的塘報和密諜司發來的密報,卻發現發來的內容,和康王發來的幾乎冇有什麼出入。

他甚至連筆跡都對過了,卻依舊冇有發現任何端倪。

就連信紙的特殊密紋、記號,都冇有錯。

“內容一樣,圖紋一樣,記號也一樣,筆跡也冇錯!

“影子,你告訴朕!是哪個環節出錯了?”

影子頓時嚇得瑟瑟發抖,每份密報都是他親自接收,並且驗證真假的,他也不知道,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。

“回……回陛下,屬下已經仔細驗證過,冇有發現任何的蹊蹺之處。”

炎帝一拍桌案,怒得站了起來:“也就是說……現在連密諜司,也冇有什麼秘密了是吧?”

他心底一陣發寒,現在連邊境戰報、塘報都能被人篡改了,而且還找不出任何的蛛絲馬跡,那以後大炎,還有什麼秘密可言?

究竟是誰……竟然能有這麼大的手筆?

影子連忙道:“屬下萬死,請陛下降罪!”

劉溫是丞相,塘報是先經過他的手,再傳到炎帝的手上的,也磕頭道:“老臣不察,理應同罪。”

“殺了你們,就能解決問題嗎?

“朕要辦法,解決的辦法!”

炎帝抓起桌案上的塘報和密報,直接往影子砸了下來,大殿頓時紙張飛舞,一片狼藉。

劉溫、沈濤三人,都很清楚這件事情的可怕性,如果處理不好,以後大炎的軍令、政令出不了京都,而地方的軍報、塘報、密報進入京都,真實性又會遭到質疑。

如此一來,大炎必定大亂。

但是。

這幾乎是一個無解的局,怎麼破?

梁休見狀,不由得輕微搖了搖頭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炎帝這麼失態,看來是真的急眼了。

這尼媽……

還是後世好啊!萬米之外,什麼問題一個電話解決。

但在這個世界呢?不管是情報、書信還是塘報,都隻能靠人來送,安全性太低了。

特彆是軍報,要是在戰鬥發起之前,主帥的命令被截獲,很可能會造成滅頂之災。

梁休暗暗一歎,特媽的,本來不想管,但作為大炎太子,這是義務,躲不掉啊!

剛好有一張軍報落在梁休的麵前,梁休彎身撿起來看了一眼,指尖仔細地在紙張上摩擦了幾次,頓時瞭然。

他微微一笑,道:“其實……這份密報,是被人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