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梁休的話,眾人都齊齊地看了過來。

炎帝眸色微凝,拍著桌案,瞪著梁休道:“朕還不知道密報被修改了嗎?朕問的是怎麼被修改的?”

梁休嘴角頓時抽了抽,又不是我改的,你衝我發個雞毛脾氣啊!

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,他指著手中的密報,道:“很簡單,就是在這張密報的基礎上改的,當然並不是全改,而是去掉了幾個字,然後加了幾個字而已。

“所以,才讓劉大人和影統領,都難以分辨真假!

“但是……”

梁休拇指和食指輕輕夾住紙張,緩緩滑動:“如果指尖仔細順著行文方向觸過,很容易就會發現,紙張的粗糙、壁厚有了輕微的改變。”

聞言,不僅是炎帝,就連影子和劉溫幾人,也抓起了一份軍報或者是塘報,按照梁休的方法,仔細嘗試了一下。

隨即,一個個的臉上,頓時震驚無比。

果然,如太子所說,沿著行文的方向,會觸碰到某些細小的疙瘩,隻是被文字的筆跡覆蓋了,肉眼很難看出來。

“賈嚴,給朕取以前的密報和塘報來。”

炎帝甚至讓賈嚴取來很久以前的密報,仔細對比了之後,發現新舊密報果然存在本質的區彆,眉心的怒火這才消散一些。

他把塘報、密報丟在桌案上,看著梁休道:“雖說是個辦法,但是站不住腳,朕剛纔仔細覈對了數十份軍報、密報。

“但是,其中有六七份真實密報、塘報,也出現了你說的這種情況。

“再說,如果對手也發現了這個問題,他們難道就冇有更高明的手段,來掩飾掉這個失誤?”

梁休聞言不由點點頭。

的確,對方既然能夠直接在密報、塘報上做文章,那這些細小的細節,下次可能就不會再犯。

不過,那又如何呢?

自己好歹也是重點大學的高材生,這點小問題要是都處理不好,那特媽還怎麼大興科學?

劉溫、沈濤,包括影子,也都齊齊看著梁休,滿眼期待。

這段時間太子表現得太耀眼了,一開口,他們心中就蹦出了幾個字:穩了,解決方案了搞定了。

梁休見狀不由後退一步,你妹的都什麼眼光啊!一個個恨不得吞了老子的樣子,老子的取向很正常好吧!

“父皇,這其實不用擔心。

“存在即是真理!

“隻要塘報、密報被修改過,那怕他把細節處理得再好,假的就是假的!

“想要辨彆,其實很簡單。”

剛開口,梁休就看到,劉溫等人都衝著自己咽口水了。

這讓他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直接蹦得遠遠的,抱著柱子道:“賈公公,宮裡應該有寶石吧?紅寶石藍寶石都可以,麻煩你去取幾顆寶石來!”

賈嚴聞言,下意識地看向炎帝,見到炎帝揮了揮手,才顛著腳後跟離開了大殿。

炎帝眉頭微皺,看著梁休道:“說,你又想玩什麼把戲?”

劉溫、沈濤幾人也麵麵相覷,疑惑不已。

軍報、密報被篡改,和寶石有什麼關係?

“給你們見證一下科學的厲害。”

梁休揚了揚下巴,滿臉嘚瑟。

好不容易纔逮到可以光明正大地戲弄炎帝,報一箭之仇,他怎麼可能直接就把底給透了。

而炎帝看到梁休得意的樣子,當下就眉心直跳、

嗬嗬。

小混蛋,你可真飄了啊!逮著機會就宣傳所謂的科學。

且等看你要玩什麼,解決不了,新賬老賬一起算,這五百……不,一千大板,朕打定了。

劉溫、沈濤幾人嘴角也輕輕抽了抽,不過看到梁休信心滿滿的樣子,他們立即就放心了。

這時,賈嚴已經抱著一個盒子回來,放到炎帝的桌案前。

炎帝打開盒子後,抓出兩顆雕刻精琢的紅寶石在手中玩了一下,便看著梁休,戲謔道:“來,你來告訴朕,寶石和軍報、塘報怎麼聯絡在一起的?”

梁休嘿嘿一笑,心說既然你老都這麼說了,要是這逼我不裝,那也太對不起你老人家了。

“人的眼睛,能看到的東西是有侷限性的。”

梁休舉拳抵唇,乾咳一聲,便指著手中的軍報,道:“譬如這份軍報,我們能看到的,隻有紙張,紙張上印有的特殊紋路以及紙張上的字跡。

“但是,在這些字跡後麵,掩藏著的東西,用眼睛,就很難再察覺出來。

“譬如之前,我們雖然感覺到了紙張粗糙性,但眼睛卻看不出來……”

劉溫、沈濤幾人聽得發懵,炎帝一張臉已經鐵青起來,他實在很不爽梁休侃侃而談的樣子,因為聽到梁休這亂七八糟的理論,他總覺自己像個傻子。

“說重點!”

炎帝一拍桌,咬牙切齒。

“下麵就是重點了!”

梁休翻了翻白眼,心說不是你讓我裝逼的嗎?真小氣!

他走上前,從盒子中取出了一枚紅寶石,道:“如果眼睛看不出來的東西,我們可以將其放大來看。

“那細之處,在放大之後,也就無所遁形了!

“而紅寶石、藍寶石、水晶,經過加工後,就是最原始的放大鏡!

“換句話來說,你們之前所擔心的事情,在這一枚紅寶石之下,便會無所遁形!”

這個世界的鏡子,還是原始的青銅鏡,雖然出現瓷器這些東西了,但是玻璃還冇有,自然也就不存在放大鏡這種高科技的東西。

而冇有玻璃,水製放大鏡又弄不了,梁休就隻能找紅寶石、藍寶石這些可以當成放大鏡來使用的東西替代。

梁休將軍報鋪在桌案上,又將紅寶石放在軍報上,才指了指手中的碩大的紅寶石,道:“父皇透過這寶石看過去,就知道軍報是怎麼被修改的了。”

炎帝半信半疑地站了起來,通過紅寶石看了過去……

然後。

他的瞳孔,便漸漸地瞪大起來。

隻見紅寶石下原本細小的文字,竟然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,放大了數倍不止。

而在某些文字之下,不僅出現了擦痕,甚至還能模糊地看到,原先字跡的痕跡。

“這……這又是什麼法寶!”

炎帝抬頭看向梁休,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