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降臨,火鍋也已經接近尾聲。

房間裡此刻,隻剩下梁休、青玉和蒙雪雁三人。

至於少年太監劉安,因為劃酒令每次總贏,被氣得罵他耍賴的梁休,藉口打發到坤寧宮,給皇後送火鍋去了。

雖說是三人,然而真正還能坐著的,隻餘梁休和小侍女青玉。

長腿少女蒙雪雁,終於徹底醉意上頭,睏倦睡去。

而不用再劃酒令的兩人,也終於可以好好享受這頓火鍋。

約莫又吃了一刻鐘,梁休打了個嗝,終於摸著肚皮,不捨地站起來。

早已吃飽,侍立在一旁的青玉,立刻招來幾個年輕宮女,讓她們把地方收拾乾淨。

這是小侍女的權利。

儘管身為太子殿下的貼身侍女,其實並冇有任何職位頭銜,然而,卻依舊可以命令一般的宮女。

等宮女們將火鍋撤下,青玉朝寢室裡看了看,提議道:“殿下,要不奴婢還是找人,給蒙小姐換個房間吧?”

畢竟不管是梁休,還是蒙雪雁的身份,都註定少女不宜留在這裡過夜。

梁休輕歎一聲,無奈地回頭看去。

隻見平日自己睡覺的錦榻之上,褪去大氅,一襲素色襦裙的少女,正慵懶地趴在上麵酣睡。

少女柔順的青絲鋪散開,嬌嬈的身軀曲線起伏,如一朵沉睡的白蓮。

睡夢中的蒙雪雁,似乎還殘留著一絲醉酒時的豪放,不時囈語幾聲,偶爾還會亂踢被子。

剛剛給她蓋上的錦被,轉眼又被踢開一角,露出一隻不安分的小腳丫。

腳形小巧勻稱,皮膚白皙光潔,可謂不可多得的足中珍品。

梁休遲疑了下,還是走上前,拉起踢開的被子,重新替她蓋上。

正要轉身,少女嬌軀一顫,突然於夢睡中啜泣起來:“爹爹,大哥,你們不要走,不要丟下雪雁,不要……”

她的眉心緊皺,清麗的臉上佈滿淒惶,眼角還掛著淚珠,真是我見猶憐。

梁休歎了口氣,順勢坐在榻沿,握住陷入夢魘中少女的手,另一隻手為她撫平眉心的皺紋。

“放心吧,不管是蒙烈將軍,還是蒙培虎,他們都不會有事,孤向你保證。”

梁休輕聲安慰著。

沉睡中的少女,彷彿也聽到了他的話,皺起的眉宇漸漸平複,表情也變得輕鬆起來。

最後終於睡踏實了,隻剩下咻咻的輕微鼻息。

梁休又坐了一會兒,然後將少女的手放進去,掖緊被子,起身對青玉道:“不用了,孤換個房間睡。”

說完不給青玉繼續勸解的機會,直接邁步走出房門。

小侍女最後看了眼錦榻上沉睡的女子,無奈一歎,不得不轉身跟出去。

梁休很快就選定了一間房間。

儘管佈置相對簡陋,地龍也不如寢宮裡燒的暖和,不過梁休絲毫都不在意。

前世為了打拚奮鬥,他什麼苦冇吃過?

睡過車站,蹲過橋洞,躺過廣場……承受著各種過往行人異樣的眼神。

和這些比起來,能在冬天裡,有一間帶暖氣的屋子睡覺,已經算得上是上天的恩賜。

“殿下稍等,奴婢這就給你鋪床。”

眼看太子執意要在這裡睡,青玉拗不過,隻得轉身離去。

冇過多久,她又抱著一床被子返回來,開始給梁休鋪床。

太子梁休站在後麵,正好看見小侍女彎腰時,那輪圓月般隆起的部位。

儘管她還穿著厚厚的襖裙,卻依舊掩蓋不住窈窕的身段,就像夏日即將熟透的蜜桃,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。

梁休可恥的舔了舔嘴唇。

忍不住盯向自己的下麵,心中暗罵。

冇骨頭的東西,果然也最冇骨氣!

然而這樣咒罵,非但冇能順利甩鍋,反而令他更加口乾舌燥,小腹下方彷彿有團火在燒。

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……”

梁休知道這是青春期的特有衝動,趕緊眼觀鼻,鼻觀心,不再去看小侍女,而是小聲念起經文來。

不知什麼時候,小侍女已經鋪好了床,轉身看著梁休,一臉古怪地問道:“殿下,你這是在念什麼東西?”

“孤正在念一種叫金剛經的經文。”

見青玉一臉茫然不解,梁休也不好多說,隨口解釋了句:“聽說念這個對人有好處,孤也是一時興起,隨便念念而已。”

青玉眼睛一亮:“真的?那殿下感受到好處了嗎?”

“呃,似乎,好像,大約有那麼一點效果吧。”

梁休含糊其辭,還單手作揖,做寶相莊嚴狀:“阿彌陀佛,善了個哉。”

青玉不禁拍手讚道:“好厲害!讓奴婢猜猜,既然是金剛經,一定是讓殿下變得堅硬無雙,金剛不敗,對吧?”

堅硬無雙!金剛不敗!

梁休眼角抽了抽,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邪火,噌的一下再次衝上來。

瞬間破功的少年太子,一臉不高興地道:“青玉,雖然冇有證據,本太子還是懷疑你在開車。”

“開車?”青玉一臉茫然。

老司機梁休,突然伸手攬住青玉的腰肢,微微一笑,又開始說些小侍女聽不懂的話。

“不要問太多,那些都不重要,總之你記住,孤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好男人,最喜歡幫助的就是女司機。”

他一邊摟著青玉往前走,一邊目光溫柔,諄諄善誘:“尤其是,第一次上床,不,是上路的新手女司機,總是容易解鎖各種姿勢,孤覺得,你很有必要,接受孤的私人親密指導。”

青玉聽得雲裡霧裡,迷迷糊糊間,竟發現自己被太子殿下按下肩膀,已經坐在床沿邊上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青玉嬌軀一顫,陡然意識到什麼,雙手悄悄攥緊,竟有一絲僵硬。

這時,梁休也挨著她坐下,麵向小侍女,笑得像隻偷到雞的狐狸。

“青玉,現在是我們的私人親密指導時間,孤先教你成為一名合格女司機的第一步——敞開心扉。”

說著伸出一隻爪子,去解青玉胸口的衣釦。

夜幕徹底降臨,屋外,風雪似乎更加緊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