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,炎帝內心極其的震撼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百思不得其解、並且為之焦躁不堪的問題,太子竟然憑著一枚小小的紅寶石,輕而易舉地就解決了。

這小混蛋……的確有些鬼才。

見到炎帝震驚的模樣,梁休心裡彆提多得意了。

嗬嗬。

帝又咋樣?

在哥麵前,還不是一點小手段,照樣讓他震撼莫名?

“這算不得什麼法寶!”

聽聞炎帝的話,梁休翻了翻白眼,高抬著下巴道:“這是原始的放大鏡,也可是叫凸透鏡,其原理是光的折射……

“哎,太高深了,說了父皇又不懂。

“我就簡單一點吧!就是說這藍寶石或者紅寶石、水晶等透明的東西,有聚集光線的作用。

“於是,父皇通過凸透鏡,看到的東西,就會被放大……”

梁休說得繪聲繪色,炎帝臉色當時就黑了,小混蛋,你還真是飄了啊!

雖然朕的確什麼都聽不懂,但你這樣明目張膽地揭露出來,什麼意思?朕貴為一國之君,不要麵子是吧?

當即,炎帝一抬手,一巴掌就呼在了梁休的後腦勺上。

梁休身體一個趔趄,腦袋險些和桌案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,聲音也戛然而止。

抬起頭來,梁休揉著腦袋一臉悲憤。

靠,又怎麼惹到你了?不是你讓我解釋的嗎?

“你廢話太多了,朕煩。”

炎帝瞪了梁休一眼。

話落,不再理會梁休,拿著紅寶石,認真地研究了一份軍報。

很快,炎帝就發現,軍報的確如梁休所言,對手隻不過是在原始的軍報上,增加了幾個字和減去幾個字而已。

而且,在紅寶石的放大下,一切都有跡可循。

炎帝這才鬆了一口氣,眉心的凝重也才漸漸鬆緩下來,當皇帝最怕的,就是未知的事情,因為這意味著局勢,很可能會失去掌控。

但現在知道這一切隻不過人為的,炎帝立即就不擔心了。

隻要知道問題出在哪裡,他就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。

“諸位愛卿,你們也看看吧!”

炎帝放下手中的軍報,示意劉溫、沈濤等人上前。

幾人早就抓耳撓腮,迫不及待了,特彆是劉溫和影子,密報和塘報都是先經過他們的手,才呈遞給炎帝的,他們迫切知道問題出在哪裡。

幾人快步上前,紛紛從盒子中取出寶石,便按照梁休說的辦法研究起來。

很快,幾人就臉色震驚,看向梁休的目光充滿了佩服。

“太子殿下,你可真是神了。”

“是啊!這麼高明的手法,竟然就這樣被殿下輕而易舉地破解了。”

“如此一來,往後的信件,被篡改的這個問題,就不用擔心了,殿下功不可冇。”

“……”

麵對眾人的誇讚,梁休心情頓時愉悅起來,本想裝一波逼的,但看到炎帝似笑非笑的目光,果斷地掐斷了這念頭。

他三兩步蹦得遠遠的,警惕地看著眾人道:“可彆誇了,你們這一誇,孤就渾身發冷,說不定又得莫名其妙地捱揍。”

眾人聞言,皆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劉溫撫著長鬚道:“怎麼會呢?陛下對殿下,也是愛之深責之切。”

沈濤點點頭,讚同地說道:“是啊殿下,彆看陛下不說,但是殿下破解了這密報之秘,陛下心裡還是很高興的。”

梁休看了麵無表情的炎帝一眼,又睨了睨劉溫和沈濤,果斷地又退了四五步。

嗬嗬。

都是馬後炮。

有本事,老子捱揍的求救的時候,你們倒是站出來啊!

一個個不是看天就是看地,現在說這話,老子信你們纔有鬼。

“兩位大人說笑了,孤是太子,自然要為父皇分憂。

梁休拍著胸口,義正言辭:“功勞什麼的,小意思啦!

“再說,孤是那種在意功勞的人嗎?”

劉溫、沈濤幾人相視一眼,齊齊抱拳行禮道:“太子殿下大義,臣等佩服!”

“客氣客氣。”

梁休昂首挺胸,衝著眾人抱拳回禮,纔看向炎帝道:“那父皇,你的事也解決了,那兒臣,就告辭了,南山那邊……”

炎帝雙手撐著下巴,目光沉沉地看著梁休。

片刻。

他歎了口氣,看了眾人一眼,道:“看吧,這纔是我大炎的太子,正義凜然,不居功自傲。

“本來,朕想著他奉獻了鍊鋼之法,又破了這軍報之秘,如此大功!理應封賞。

“哎,既然太子淡泊名利,高風亮節,那封賞之事,便免掉了吧!”

劉溫、沈濤乃至於魏青,聞言嘴角都輕微地抽了抽,至於影子,他臉上帶著麵具,看不清表情,但瞳孔,卻明顯微微一縮。

隨即,幾人訕笑著,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,心說太子殿下是戲精就算了,冇想到現在連陛下,也演上了啊!

而梁休,當時就懵逼了,怎麼也冇想到,炎帝居然主動提到了封賞。

這特媽……

他當時就無語了,早知道這樣,剛纔裝個啥逼呢?把話說得那麼滿做什麼?

封賞!誰說老子不要的?老子要啊!

梁休向前兩步,看著炎帝笑吟吟道:“父皇,其實吧,可以不用免的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炎帝堅決道:“太子高風亮節,朕怎麼能破壞他的形象呢?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我特媽高風亮節個鬼啊!

故意整我就直說唄,還說得那麼冠冕堂皇義正言辭。

但為了得到封賞,梁休深深吸了一口氣,忍了。

“父皇,雖然說兒臣不在意什麼功勞,但是可以給天下人做個表率啊!

“你想啊!兒臣身為大炎的太子,立了這麼大的宮,父皇都不表示一下,那天下人會怎麼看呢?

梁休看著炎帝,曉之以情,動之以理:“他們肯定會心寒啊!他們會想,這麼大的功,父皇都能視之不見。

“那得立什麼樣的功,才能得到陛下的青睞呢?

“如此一來,會嚴重的損害他們的積極性,積極性提不上來,那就不能創新,創新不了,大炎就得故步自封。

“而故步自封,就會落後。

“落後,就會捱打……”

劉濤、劉溫幾人聽著梁休的長篇大論,一個個麵麵相覷,麵色呆滯。

而炎帝,下意識地抬手捏著眉心,這小混蛋,不就是想要封賞嗎?直說不就行了,還直接扯到國民生計上了。

“停!”

炎帝怒道:“想要封賞,也行,但你還得做一件事!”

梁休頓時怔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