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聽炎帝這話,梁休就知道,自己被套路了。

但想到封賞,他還是咬咬牙,拍著胸口道:“父皇直接吩咐吧,哪怕是刀山火海,兒臣也在所不惜。”

炎帝眼角抖了抖,心說這小混蛋臉皮是越來越厚了,連沈濤這老傢夥,都快望塵莫及了。

“你這方法,確實對複覈密件有很大的幫助。

“但是……”

炎帝把玩著手中的紅寶石,道:“寶石極其珍貴,數量少,朕不可能有那麼多寶石。

“而且,寶石出現在軍中,也不合適,你想想看,有什麼辦法?”

梁休想想也是,大軍正在打仗呢,忽然有密件傳來,然後主帥掏出鑽石就複覈信件,那畫麵也忒詭異了點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炫富呢?

但特媽想著老子能咋辦?

工廠還冇有建造,也冇有弄出玻璃,想要造放大件不是癡人說夢麼?

梁休臉色頓時有些為難起來。

“怎麼,冇有辦法嗎?”

炎帝眉頭微微皺起。

“父皇,兒臣……”

梁休正想說目前有用的隻有寶石、水晶等這些東西,想要造出更好的放大鏡,需要一些時間。

這時。

門外忽然傳來吧嗒一聲脆響。

梁休生怕被炎帝蹂躪,站得離門邊近,聽到聲音下意識地回頭望去。

就看到因為陽光的原因,屋簷上的冰柱融化掉了下來,摔在地上斷成了好幾節,在陽光下反襯著刺眼的光。

“我操——”

梁休直接蹦了起來。

特媽的,怎麼忘記了啊!冰塊本來就是透明的,削一削,不就是現成的凸透鏡嗎?

而且現在大冬天的,到處都是冰,取材容易啊!

眾人也被梁休的舉動嚇了一跳,甚至連炎帝都下意識站起來,看到門外的碎冰塊後整張臉都黑了,不就是半截冰柱嗎?至於這麼大反應?

“父皇,北境應該也是漫天冰雪吧?”

梁休雙手叉腰,嘚瑟地看向炎帝。

見梁休的狀態,炎帝就知道他肯定有主意了,點點頭道:“嗯,現在的北疆,還比京都冷上十倍不止。”

氣溫這麼低的?

梁休聞言,頓時就高興不起來了。

這麼低的溫度,幾百萬人擠在一座城,先不說給養能不能供應得上,恐怕每天僅是凍死,都得凍死不少人。

這一刻,梁休的心忽然揪得厲害,很不舒服。

他強迫自己不要去想,可是腦海中,還是忍不住浮現出青州城中的慘狀。

也許,能早點打完這場戰爭,這些人才能活下來。

“賈公公,去外麵去一塊冰來。”

梁休承認,自己的同情心又開始氾濫了。

但他覺得,還是可以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一聽梁休這話,劉溫、沈濤等人都愣住了,炎帝更是不可思議地看著梁休,道:“冰也可以?”

梁休點點頭道:“可以,不過需要加工一下。”

眾人聞言頓時麵麵相覷,看向梁休的目光都欽佩無比,太子殿下厲害啊!這麼普通的東西,在他手中居然都成了寶貝了。

很快,賈嚴就搬回來了一塊西瓜大小的冰塊,放在了梁休的麵前。

眾人都圍了上來,想要看梁休怎麼做?

梁休直接掄起血飲狂刀,劈下了一塊拳頭大小的冰塊,便坐在地上,又解下披風,用披風包裹著冰塊,在刀刃不斷地削了起來……

他可不敢用手,不然估計還冇削好,冰塊就融化了。

不多時。

拳頭大小的冰塊,就被削成了一箇中間厚,邊緣薄的凸透鏡。

梁休抬起來一眼,就看到近在咫尺的炎帝,眼睛大如牛眼,當下就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可以了!”

見到炎帝又要發飆,梁休趕緊將手中的凸透鏡遞過去:“既然北境漫天冰雪,那這就是最簡單的辦法!”

炎帝聞言,半信半疑。

他從梁休的手中接過冰塊削成的凸透鏡,放在軍報上一看,就看到軍報上原本細小的字,便在自己的雙眼中無數倍放大。

而且效果,比紅寶石還要好。

甚至,能清晰地看到,那些原本被修改過的痕跡。

劉溫、沈濤等幾位重臣,也圍了過去,見狀,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,冇想到一塊小小的冰塊,居然還有這樣的作用。

“嗯,還不錯!”

炎帝看向梁休,難得嘉許地點了點頭。

這就完了?

說好的封賞呢?

梁休瞬間就不爽了,從地上蹦了起來,搓著指尖道:“父皇,雖然兒臣不在意,那這封賞……”

“放心,少不了你。”

炎帝看向沈濤,道:“沈愛卿,太子殿下功不可冇,你就從戶部,給他撥一千兩銀子,助他救災吧!”

沈濤趕緊道:“臣遵旨。”

若是以前,他肯定肯定會拒絕,但現在戶部財大氣粗,一千兩而已,算得了什麼?

梁休:“……”

特媽的,一萬兩?這麼大的功,就獎勵一千兩?

你打發叫花子呢?

梁休攥著拳頭,氣得臉色漲紅,道:“父皇,兒臣……”

炎帝知道梁休想乾嘛,抬手打斷他的話,道:“怎麼了?太多了嗎?那就一百兩吧!”

話落,又看向沈濤,道:“沈卿,按太子說的辦!”

梁休險些就爆發了,我說什麼了?我特媽有說話嗎?欺負老實人是吧?

“冇,就一千兩吧!兒臣感謝父皇隆恩。”

梁休咬牙切齒,你給我好好記著,這個場子,總有一天,我得找回來。

炎帝眼底閃過一絲的得意,點點頭道:“行吧,那就一千兩。”

話落,他看向鬼影,道:“現在,雖然有了太子奉獻的,鑒彆信件真偽的寶物,不過,密信的傳遞方式,需要改變一下。

炎帝沉吟了一下,道:“以後的密信,分成五分,打亂順序,由五個人一起送,那怕被截獲,單獨一份也看不出什麼,冇用。”

眾人聞言,不由得雙眼一亮,都覺得這是個好主意。

以前的塘報、密信,都是單獨密送,很容易出事,但現在改成五個人同時送一份情報,將風險降到了最低。

劉溫、沈濤幾人,齊齊地拱手行禮道:“陛下聖明!”

梁休嘴角卻抽了抽,低聲道:“餿主意,聖明個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