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言一出,空氣倏地一靜。

眾人的目光,齊齊地看向梁休,滿眼疑惑。

炎帝所說的,明明就是破除眼前困境的最佳辦法,怎麼就是餿主意了?

炎帝臉色也是僵住,這是他經過深思熟慮,纔想出的能把風險降到最小的辦法,卻冇想到被自己的兒子給鄙視了。

他當時就火了,抬頭看向梁休,眸色微沉道:“哦?是嗎?那你倒是說說看,朕怎麼就是餿主意了?”

梁休嘴角頓時抽了抽。

嘴賤個雞毛啊!躲都躲不及了,現在居然還自個兒貼上去,找死呢?

“嗬嗬……嘿嘿……”

梁休訕笑著拍了拍腦袋,向著炎帝豎起了大拇指:“父皇,兒臣是在罵自己呢,哪敢說父皇啊!父皇英明神武,這主意實在是太好了。”

炎帝當即臉就黑了,眯著雙眼道:“可是朕怎麼聽著……你現在更像是在罵朕了?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嗬嗬。

牛逼了,這都聽出來了。

梁休可不敢承認,腦袋搖得像個波浪鼓:“哪有,兒臣說的是真的,天地可鑒!”

“賈嚴,以下犯上,什麼罪!”

炎帝深深地看了梁休一眼,回頭看向賈嚴。

賈嚴險些嚇尿了,以下犯上什麼罪?當斬。

但對方是太子,這種話能亂說嗎?

不過他也是個老人精了,琢磨一下就知道炎帝的意思了,陛下這是又要仗勢欺人了啊!立即就點頭哈腰,配合道:“丈責……兩千!”

炎帝一揮手:“讓杖刑司進來!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還漲價了是吧?從一千漲到了兩千?還要不要點臉了?

“行了,彆演了!”

見到賈嚴拔腿就往外走,梁休伸手攔住,看著炎帝點頭道:“行唄,我攤牌了,冇錯,父皇的主意就是餿主意!”

天道有輪迴,蒼天饒過誰?

我都這麼給你炎帝的麵子了,你居然還要伸臉過來給我打,那我就打唄,再說,誰你之前還坑我來著。

眾人聞言皆是一驚,下意識地看向炎帝,卻見炎帝臉色平靜,隻是雙眼,明顯變得犀利起來。

他緩緩坐回龍椅,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:“行,那你就說說看,朕……聽著!”

梁休之所以下意識地說炎帝的主意是餿主意,是因為他聽了炎帝的話後,就知道炎帝的辦法,其實與曆史上的陰書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唯一做出的改變,就是由一人,變成了五人,然後把密信的順序打亂而已。

一份被截獲,看不出密信的內容,除非五份一起被截獲,不過,哪怕五份一起被截,還有排列順序這最後一道難關需要攻克。

這就給了佈局者,充足的反應時間。

這種辦法,或許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,已經很高大尚了,但對梁休而言,簡直落後得可怕。

排列順序打亂了又如何?

他可是真正的理科高手,排列組合對他來說,簡直就像喝水一樣簡單。

“父皇,兒臣是大炎太子,雖然提不動刀,殺不了賊,但兒臣的心,和大炎每一個血戰疆場的將士彆無二至。

“隻是,兒臣有些憤怒罷了!

“我大炎立國兩百年,如果算上以前的先秦、大禦、趙、韓等朝,那也得兩三千年了。

“兩三千年的時間,軍隊、諜報人員傳遞機密的方式,居然冇有一點改變,從一人送,到兩人送,再到父皇現在的五人送,換湯不換藥而已。

“不僅隱患很大,一旦被截獲、破譯了,對於衝鋒陷陣的將士來說,就是滅頂之災。

“兒臣的確是有辦法,徹底解決掉這個隱患。

“但是……

“得教學費,童叟無欺,十萬兩。”

梁休兩根手指交叉,比了一個“十”字,繼續道:“十萬兩的學費絕對物超所值,以後密諜司的密信,絕對不會再出現泄露的情況,除非……密諜司出現叛徒。”

梁休的目標,不隻是錢。

敢把話說得這麼滿,是因為南山的工程已經啟動,書院已經進入了初建階段,而書院,不僅需要文人,還需要武將。

把名聲打了出去,以後,說不定能吸引更多的武將加入學院。

劉溫、沈濤三人臉色頓時一陣驚愕,影子雙眼倏然變冷,密諜司都是死忠之人,說出現背叛,這是對他們的侮辱。

炎帝的眼角卻微微抖動,這小混蛋,你還真是飄得厲害啊!

朕之前給你一千兩,你現在反過來要十萬兩,打朕的臉是吧?

“準了!”

炎帝黑著臉,看著梁休道:“但你若說不出一個所以然,朕就把十萬兩折算成板子,還給你。”

“父皇英明!”

梁休雙手攏如袖中,笑吟吟地衝著炎帝行了一禮,道:“但直接說多冇意思,不如咱們來玩一個遊戲吧!

“一個間諜的遊戲。”

這話太熟悉了,炎帝瞪了梁休一眼道:“怎麼?你一個人,又要挑戰我們所有人?”

梁休搖了搖頭:“不是,這一次,分組玩兒!

“我和魏大人一組,扮演北莽的間諜。

“父皇帶領其他所有人,代表大炎。

“你們的目的,是用儘一切手段,保證情報不會外泄,而我和魏大人,則是想儘一切辦法,將情報傳出去。”

劉溫、沈濤等人麵麵相覷,而炎帝一聽,好像還有點博弈的意思,當下好勝之心也上來了。

他點頭道:“行,朕倒是想要看看,你怎麼破朕的這餿主意。

“賈嚴,筆墨伺候!”

見到賈嚴轉身就要去取紙筆,梁休趕緊叫住他:“等等,賈公公,還得麻煩你,幫孤找兩本《大炎史記》。”

眾人聽了又一陣發懵,心想著太子殿下腦袋裡怎麼都是些奇妙怪哉的想法呢?密信又和《大炎史記》扯上什麼關係了?

很快,賈嚴就取來了筆墨,還給梁休拿來了他要的書。

於是。

炎帝、影子以及劉溫、沈濤兩位重臣,開始商討計劃,為了防止計劃泄露,梁休和魏青,甚至都被驅趕得遠遠的。

梁休對此卻絲毫不在意。

反而笑嘻嘻地鋪著白紙,寫下了0-9這九個阿拉伯數字,教魏青學習。

魏青當時就懵逼了,你不和我商議怎麼對付陛下和影子,現在像個先生一樣,教我讀書識字?什麼意思?

他愣愣地看著梁休道:“殿下,陛下和影子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,你這時……”

梁休指了指紙麵上的阿拉伯數字,道:“放心,這是我們的致勝法寶!”

魏青:“……”

他怎麼覺得,太子殿下好像很不靠譜。

不過想到梁休之前施展的手段,他也隻能紅著臉,像個學生一樣跟著梁休念12345……

炎帝和劉溫等人見到這一幕都愣住了,心說你們不商量著怎麼破解計劃,怎麼還念上書了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