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炷香後。

炎帝和影子以及劉溫、沈濤兩位大人,已經商議出結果。

而魏青,依舊還在唸書,甚至還拿著一張白紙邊寫邊練,玩得不亦樂乎。

至於梁休,直挺挺地靠在桌案上,翹著腿抖著腳,都快睡著了。

炎帝見狀不由得咬了咬牙,提筆快速地寫下了一份密信,密信是用五張紙寫的,單獨看一份,都是冇有意義的文字,根本看不出什麼。

確認無誤,炎帝才把密信交給了影子。

影子就拿著密信,走到了梁休的身邊。

睡意朦朧的梁休立即就精神了,瞬間就從桌案上蹦了起來,趕緊從影子的手中奪過密信,他倒是想要看看,炎帝就能能玩出多高超的手段。

按照之前的規矩,影子是不能看的,但他依舊站在不遠處,死死地盯著梁休。

炎帝,劉溫,沈濤三人,也雙目炯炯地望著這一幕。

梁休見到眾人虎視眈眈的眼神,也是聳了聳肩,便把炎帝的寫的密信,從左到右地排列開,仔細琢磨。

很快,梁休雙眼就漸漸瞪大,他還以為炎帝會玩出什麼高超的招呢!冇想到,他玩的不過是隔三跳二的寫法,太小兒科了好吧!

將所有書信看了一遍,梁休就開始提筆,將信的內容給謄抄下來。

明日三更,全軍出擊,金吾衛正麵突擊,左驍衛為左路,右武衛為右路,青羽營殿後,命尉遲然率禦林軍伏兵牛頭山後,等敵過儘,率軍殺出,斷敵退路,將敵全殲之。

大元帥梁啟令,二月二日。

這就是密件的所有內容。

梁休看完不由得暗暗吐槽,自己這便宜老爹,也忒自戀了,竟然還自封大元帥。

搖了搖頭,在眾人的虎視眈眈之下,梁休就打開了桌上的《大炎史記》,悠哉地看了起來,邊看邊在旁邊的白紙上寫著什麼。

不管是炎帝,還是劉溫和沈濤,都一臉的疑惑,不去研究密信?怎麼還悠閒地讀起書來了?難不成讀書,就能解開密信之秘?

唯獨影子,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梁休,這關乎到他們密諜司的榮譽,由不得他有絲毫的馬虎。

不久之後。

梁休合上了書,伸了一個懶腰,笑吟吟地將桌上的紙遞給了影子。

影子接過紙張,冇看一眼,就趕緊送到了炎帝的麵前。

炎帝看了一眼,頓時滿頭霧水,眉頭也微微地皺了起來,這些字他一個都不認識。

劉溫、沈濤也麵麵相覷,他們也算得上是文學大家,但不認識上麵的紙,這些字對他們來說就像是鬼畫符。

而性子清冷的影子,這時已經攥緊了拳頭,他認為梁休這是在侮辱他的智商。

炎帝彈了彈手中的紙,看向梁休道:“這就是你的辦法?”

“不,這是十萬兩!”

梁休笑了笑,道:“這是最簡單的一種,如果想學最高深的,等到孤的學院開起來,可以派軍中的人來學。”

炎帝冷哼一聲,他知道梁休這是盯上戶部的銀子了,當下也懶得理他,將字條交給影子:“給魏愛卿送去,朕倒是要看看,他能玩出什麼花樣來。”

他就不信了,單憑這些鬼畫符,就能將他隨意起草的命令傳遞出去。

魏青拿到密信後,就按照梁休給的辦法,端坐在桌案前興致勃勃地開始解密。

影子就站在魏青的身邊,雙眼就像狼一樣,狠狠地盯著魏青隨意丟在桌上,隻是時不時地瞟一眼的密信。

梁休見狀,不由冷冷笑了一下,阿拉伯數字在這個世界還冇有出現,當然,或許出現了,隻是還冇傳到大炎。

影子就算再厲害,此時看阿拉伯數字也宛如天書。

梁休懶得再管,招呼賈嚴過來,讓他讓禦膳房傳了弄了點吃食。

很快,兩個小太監就端來了一個食盒,兩盤精緻的糕點,外加一個精緻的小酒壺,就放到了梁休麵前的桌案上。

笑吟吟地謝過,抓起一塊糕點就往嘴裡塞,味道還不錯,甜而不膩,再斟滿一杯小酒,美美滴喝上一口,卻險些噴了出去,原來是茶而已。

想想也是了,炎帝這麼摳搜的人,這時候怎麼可能準許自己喝酒。

不管了,有總比冇有好,他就這樣一口糕點一口茶,搖頭晃腦地坐在桌案前享受著,炎帝見到這一幕,牙齒都快咬碎了,朕為了天下憂心至此,這小混蛋,竟然還吃得這麼香!

且看他的方法是否有用,若是冇用,朕再和他新賬舊賬一起算。

一柱香後。

魏青終於停下筆。

其實根本就用不了這麼長時間的,隻是第一次他作為第一個實驗者,又仔細覈對了兩次,這才確定冇有一點問題。

雙手捏著紙張兩側,抬起來吹乾了筆墨後,魏青便把手中的密信,遞給了影子。

影子接過魏青破譯的信件看了一眼,身體就倏地僵硬住,趕緊從懷中掏出原件,仔細對比過後,雙手抖得如風中的殘葉。

泄露的密件和原件,一字不差。

“影子,呈上來。”

炎帝眉頭微皺地喚了一句。

影子性子沉穩,冷靜如冰,手段如雷,少有事情,能讓他這麼失態。

影子雙手捧著密信,急匆匆地走到炎帝身邊,將密件遞了過去。

劉溫、沈濤也趕緊湊了過來。

仔細逐一對照泄露的密件和原件之後,劉溫、沈濤頓時滿臉惶恐,而炎帝,一張臉色已經鐵青起來。

太子將泄密之事,在他們的麵前,完美地演繹了一遍。

而他們,還像個傻子一樣,陪著他演出。

也就是說,如果太子真是北莽的奸細,他把自己的罪狀,清清楚楚地放在了眾人的麵前,而他們卻以為這隻不過是隨意塗鴉,讓密件輕輕鬆鬆就泄露出去……

這如果是在軍前,打仗即將開啟,那會造成什麼樣的損失?

他們不敢想下去……

劉溫、沈濤兩人下意識地退了兩步,看向梁休的目光震撼無比,這超乎了他們的理解,也超乎了他們的承受極限。

而影子,雙手下意識地緊攥成拳,雙眸也極其的沮喪,他以為是天書一般的東西,竟然真的把密件傳了出去,這讓他以往的所有驕傲,在頃刻間瞬間坍塌。

就連炎帝,這時猛地站起,目光也變得幽冷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