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份密信,分成五份送出去,並且還打亂了順序。

但半個時辰不到,他原本以為絕密的信件,不僅被梁休輕而易舉地破解了,而且而且還以一種新的方式,眾目睽睽之下送了出去。

這讓炎帝怎麼不心驚,不震撼……

“這種手段,除了密諜司,不能被任何人掌控。”

炎帝聲音冷冽無比。

眾人也連連點頭,就連魏青也點了點頭,這種傳令方式,應該擬為絕密,知道的人最少,最安全。

誰知。

梁休直接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,當場蹦了起來:“啥?不準暴露出去?開什麼玩笑,這麼簡單的東西?你們當成絕世寶物呢?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當時眾人臉都黑了,嘴角直抽搐!

簡單?

你確定這簡單嗎?

全場除了你和魏青,還有誰懂?

“朕冇和你開玩笑!”

炎帝臉色鐵青,看著梁休,充滿警告。

梁休:“……”

尼媽!還不講理了,動不動就以權壓人。

梁休覺得自己要是拒絕,這糟老頭子甚至都敢殺了自己,但數學這一科,實在太重要了,學好數學,幾乎是學好很多科目的前提。

有句話怎麼說來著?數學是光,點燃物理的火。

學不好數學,大炎的很多東西,都隻會原地踏步。

想了想,梁休還是梗著脖子,據理力爭。

“父皇,兒臣說的是實話!

“如果是其他東西,你說保密,那兒臣二話不說,但是這一門學科太重要了,兒臣將它稱之為數學!

“數學涉及到了生活的方方麵麵,往小一點說,數學的加減乘除,能幫助我們減輕運算量。

“特彆是戶部,每每覈算賬目,都得抱著算盤算上兩三個月,但學好數學,三個月的工作量,三天就能解決。

“而且像稅收、換算、新式記賬法都能用數學來創新,可以減少貪汙**等現象。

“往大一點來說,數學還可以應用到各大演算法中。

“譬如這次的北境之戰,可以綜合各方麵的因素,經過總結、規劃、運算後,得到一個勝算的比例,有助於戰爭的開發。

“父皇確認要因為一個小小的把戲,而放棄這些利國利民的大計嗎?”

梁休從細微之處入手,漸漸引入佳境,眾人開始時還很疑惑,漸漸地,一個個臉上不由得出現嚮往之色。

特彆是沈濤,雙眼亮得跟燈籠似的,連身體,也在輕微地震顫起來。

作為戶部尚書,最讓他頭疼的,就是每年各個地方的稅收入庫後的覈算,那簡直就不是人乾的活兒。

要是數學真的能三天,就能完成他們三個月的工作量,他覺得整個戶部的人,都願意將太子當成菩薩來供著。

就連臉色鐵青的炎帝,這時也微微的動容起來,看著梁休道:“這東西?真的很簡單?”

“是,非常的簡單,父皇要是想學,盞茶功夫就能學會。”

梁休一見有戲,趕緊上前,取出一張白紙,在紙上寫出從0-10這十一個數字,給炎帝和眾人一一講解。

然後,梁休又把十一個數字,組合成十位,百位,千位等多種組合。

炎帝難得的學得雙眼亮晶晶,而劉溫、沈濤以及影子也學得眉飛鳳舞,而剛已經學會的魏青,也嘴角含笑,親自下場輔導。

炎帝對新的知識很容易接受,很快就掌控了其中的奧妙,親自動手編撰了一段文字,又拿起《大炎史記》,從書中把一一對應的數字找到,再把頁碼、行數、字位用數字表示出來,然後再反推……

不斷地重複著,玩得不亦樂乎。

影子是諜報高手,很快也掌握了節奏,來回推敲幾次後,便激動得身體顫抖,撩起黑袍重重地就跪在了梁休的麵前。

“多謝太子殿下!

“屬下剛纔失禮了,還請殿下恕罪。”

他在為之前質疑太子的行為道歉,也為太子殿下給密諜司創造出這麼實用的厲害的傳信手段,表示感謝。

梁休看了影子一眼,趕緊將他扶起來。

密諜司是驕傲的,他們除了炎帝,誰都不跪,這讓梁休很擔心炎帝會滅掉自己。

很快,連劉溫和沈濤這兩個老學究也學會了,不由大感驚奇,看向梁休的目光炙熱得能將他給融化了。

“原來……真這麼簡單。”

炎帝微微臉紅,他剛纔以為高深莫測的事,冇想到看出本質後,竟然這麼簡單,虧他剛纔還想要將其列為絕密呢。

能看到炎帝吃癟,梁休心裡簡直爽的不能再爽了。

他笑吟吟地道:“是啊!就這麼簡單,世上很多事說起來玄妙,就是冇有看透而已,看透了,就知道其實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話落,便迎來了炎帝沉沉略帶戲謔的目光:“包括,你要為人造一條腿!”

此言一出,原本玩得興致勃勃的眾人,一個個都驚了?

太子居然還會給人造腿的本事?這又是什麼逆天的手段啊?

梁休知道,這個問題一直哽在了炎帝的心裡,現在藉著這個由頭,談開了也好。

他可不想有一天自己再進攻,手再被賈嚴這個老太監再舔一次。

“造腿的事也不過是小事而已,隻不過是因為有些駭人聽聞,讓人一聽還以為是什麼神仙手段。

“既然父皇問了,那這件事就麻煩父皇幫忙了。”

梁休眨巴眨巴眼,嘿嘿一笑,就從懷中將在匠作監營帳裡,畫的假肢圖紙拿了出來,遞給炎帝。

“所謂的造腳,其實不是什麼真腳,而是假肢而已。

“其實就是用牛筋熬製,用鋼板來做骨架,然後再用切刀,用鉗具雕刻出外形,隻要尺寸合適,舒適度、契合度等各方麵達標後,給人裝上就行了。

“那就麻煩父皇讓匠作監抽空製造一下,兒臣過幾天再來拿!”

炎帝看著笑嗬嗬地梁休,打開了圖紙。

隻見圖紙上畫著半隻殘腳,而在殘腳之外,還畫著是分解圖和製作步驟,連尺寸都標註得清清楚楚。

然後,炎帝便默默地把圖紙,胸口起伏得厲害。

果然如太子所說,任何奇妙的事情,隻要把本質看清後,都簡單得令人髮指。

隻是,一團火卻在炎帝的心中,騰騰翻滾起來。

他盯著梁休,一字一句道:“你……從進宮開始,就在算計朕!好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