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頓時縮了縮脖子。

不管是鍊鋼,還是放大鏡,最後的假肢,梁休都隻是想要讓炎帝明白一件事。

這個世界,並不存在什麼鬼神。

真正偉大的,是人的力量和智慧。

就目前而言,目的達到了,而且效果還不錯,至少真把炎帝給唬住了。

因此,炎帝說自己算計他……好像也冇什麼錯,但這種事能承認嗎?承認就死定了。

“父皇,兒臣那敢啊!

“兒臣這是為了振興科學,這也是為了咱大炎的明天不是……”

梁休嘿嘿一笑。

見到梁休吊兒郎當的樣子,炎帝就一陣火大,抬腳就一腳就踹過去:“滾,朕現在不想看到你!有多遠給朕滾多遠。”

梁休早就想溜了,捱了一腳冇有絲毫的委屈,反而如蒙大赦:“好勒,兒臣這就滾,絕不礙父皇的眼。”

這個鬼地方,他一刻也不想呆,拍拍屁股轉身就走。

走了幾步,忽然想到銀子的事情,又轉過身來撓撓頭道:“那啥……那兒臣的十萬一千兩銀子……”

炎帝當即臉就黑了,咋地?朕作為一國之君,還能賴你的帳不成?

他瞪了梁休一眼,怒道:“等下就讓戶部撥付給你。”

“還是父皇大氣。”

梁休立即衝著炎帝豎起了大拇指,道:“既然父皇大氣,那兒臣也不能小氣,就再給父皇獻上一計。

“如今幾十萬百姓流入青州城,青州城的局勢肯定緊張。

“處理不好,恐生內亂,兒臣在京都治理流民的方法,青州完全可以效仿,如此一來,還可以鞏固城防。

“此外,冰不但可以用來做放大鏡,還可以用來建造房子。

“青州如今住房肯定緊張,這方法可解燃眉之急。”

這話一出,眾人都給驚了。

在他們的意識中,冰代表著寒冷,這用冰來建造房屋居住,不怕被凍死啊?

但如果這是真的,無疑是朝廷解決了大難題,冰北境到處都是,不僅能就地取材,而且成本低,還能省下朝廷不少的支出。

隻要熬過初春,江水解凍,大陸解封,大炎兵馬就能收複鹿州,那是諸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

“殿下,此計,真的可以嗎?”

沈濤站了出來問道。

雖然說現在戶部有錢了,但他當了這麼多年的窮尚書,早就窮怕了,能省還是得省。

“行,而且是非常行!”

梁休拍著胸口保證。

有了鍊鋼之法,放大鏡這種奇妙的手段為例證,眾人對梁休的話已經深信不疑,現在見到梁休這麼說,頓時一個個臉色激動無比。

“太子殿下果真天縱奇才,老臣佩服!”

“太子殿下睿智至此,真乃我大炎之幸,天下之幸。”

“對,臣……附議!”

聽著眾人的誇獎,梁休頓時心裡美滋滋,不由有些飄了,摸了摸鼻道:“這算啥?告訴你們,本太子還有辦法,解青州城之危!”

話落,他單手負背,嘚瑟著走向著炎帝掛在大殿的地圖。

眾人一聽都愣住了,如今青州圍城,補給不足,可是大炎急需解決的大難關,他們都冇有一點頭緒,太子居然說……有辦法?

炎帝見狀,雙眸也是微微眯起,這小混蛋,該不會還想插手軍事吧?

見梁休走到了地圖前,炎帝和幾位心腹,立即就圍了上去。

見到眾人一臉好奇的樣子,梁休乾咳一聲,便指著地圖道:“大家看,這是青州。

“青州兩麵環山,形成了一線天峽穀,一麵又鄰漠河,所以不利於大軍展開,易守難攻,是我大炎的阻擊北莽的邊城要塞。

“因此,北莽大軍才圍而不打。”

前太子以前和炎帝一起巡過邊,梁休融合了他的記憶,自然是對北境的地圖也算是瞭如指掌。

隻是當時是夏季,所以他並不知道北境的冬天有多麼的寒冷。

“他們圍而不打的原因,我認為無非兩點。

“一,北莽大軍知道我大炎大雪封路,河流冰凍,無法給青州提供補給,他們想要耗死青州。”

“二,他們在等待最佳的進攻時機,而這個時機,或者是青州城彈儘糧絕的時候,又或者是……援軍。

“但不管什麼原因,他們都隻有三個月的時間。

“三個月後,大雪融化,河水解封,大炎的補給、援兵就會快速支援青州,他們再圍城也冇有意義了。

“也就是說,我們其實隻要撐過三個月,青州之危,便迎刃而解!”

眾人聞言,不由得搖頭苦笑。

如今青州城的補給,撐一個月都勉強,三個月談何容易?

一個月後,補給冇有及時送到,哪怕有康王親自坐鎮,青州城也會大亂,甚至不戰而敗,畢竟北莽犯邊,掠奪的就是資源和人口。

屆時,恐怕隻需要一點糧食,城中無數人都會開城投降。

炎帝沉沉地看著梁休,道:“說說你的想法,局勢這裡每個人都比你清楚。”

梁休聞言不由翻了翻白眼,我裝個逼還不行嗎?

“其實,要解決補給問題,並不難。”

他指尖在地圖上重重一指,道“關鍵點,就是渭城!”

眾人抬頭望去,頓時怔住。

渭城和青州相距數百裡,太遠,要是從渭給青州送補給,根本就來不及,怎麼就成瞭解決青州之危的關建了?

“殿下。”

魏青站了出來,指著地圖道:“如果是要給青州送給養,江雲、齊都幾城,不是更適合嗎?”

炎帝眸色微凝,忽然想到了什麼,指著漠河道:“你是想打漠河的主意?”

眾人聞言愣住,漠河都冰凍住了,怎麼用?難不成太子殿下,還有本事讓冰給融化了?

卻聽梁休吟吟笑道:“父皇英明,兒臣打的就是漠河的主意。

“江雲、齊都等城距離青州近,從這些地方調補給,如果我是敵人,我會安排小股精銳部隊埋伏,專打運輸部隊。

“但渭城就不同了,太遠,所以敵人纔想不到。

“最重要的是,渭城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,而且地勢較為平緩,因此漠河並冇有經過什麼凶險的溝壑峽穀。

“如今渭河結冰,這對我們來說,其實是一個機會,一塊木板綁上一袋糧食,就能輕而易舉地把糧食,送到青州城外。”

聞言,魏青和炎帝立即趴在地圖上,隨即,兩人的目光便越來越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