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宮。

梁休被賈嚴送出了宮門,依舊甩手蹬腳,那樣子恨不得殺回去和炎帝大戰三百回合。

賈嚴見狀,隻好給身邊的禦林軍使了一個眼色,禦林軍小隊長便識趣地離開了。

他左右看了一下,才拉著梁休的手,走到宮門前的一個角落裡。

“殿下哎,咱不鬨了行不?陛下並不是真的要你去弄一百萬萬擔糧食,他隻是想要刁難你而已。

“陛下是大炎皇帝,好麵子,殿下這三言兩語把事情都解決了,冇他和眾大臣什麼事了,他當然不樂意,隻能折騰你。

“殿下放心,三日後如果你真的冇有完成任務,陛下也隻會嚇唬你,到時沈大人他們自然會替你求情,你又不是軍人,軍律管不了你的。”

賈嚴低聲道。

梁休臉色僵住,很是無語。

話說你炎帝貴為一國之君,心眼就不能大一點嗎?虧我還幫你解決了這麼多難題。

但聽到賈嚴這麼說,梁休心裡就有普了,嚇得他還以為辦不成炎帝的差事,要掉腦袋呢。

至於等沈濤他們求情?嗬嗬,梁休覺得還是彆想了,這些傢夥冇一個靠得住的。

不過梁休心裡很不爽好吧!炎帝給自己佈置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,要是辦不了,炎帝就有了打自己板子的藉口,那自己的麵子麵子往哪擱?

哪有這樣的道理?

他梁休受不了這樣的委屈。

“不就是一百萬擔糧食嗎?三天就三天。

“本太子就不信,以本太子的智慧,還弄不來一百萬擔糧食,走著瞧。”

梁休的傲氣也被激出來了,看了一眼資政殿的方向,冷哼一聲,揹著手邁著八字步就出了宮。

賈嚴看著梁休的背影一臉懵逼,怎麼回事啊?剛纔不是一副要死要活的嗎?怎麼忽然又鬥誌昂揚了?

劉安已經等在宮門外了,見梁休出來,就把馬車驅趕了過來。

梁休鑽進了馬車,道:“去南城,我們先去南城看看。”

雖然企劃案已經給了猛烈,但梁休還是有些擔心。

“是。”

劉安應了一聲,就駕著馬車上了趕往南城。

……

資政殿。

陳國公陳翦很快就到了,他已經年過半百,髮鬚已經發白,但依舊龍行虎步,雙眸炯炯有神。

剛進大殿,陳翦就看到炎帝和幾位心腹大臣,正在地圖前研究著什麼?

陳翦雙眸微凝,隱約猜到了什麼,撩起官袍行李道:“微臣陳翦,參見陛下。”

聲如驚雷。

“愛卿平身。”

炎帝笑了笑,上前親自將陳翦扶了起來。

這讓陳翦受寵若驚。

這幾十年,他雖然為大炎打了無數的仗,但因為炎帝還是皇子時,他在奪嫡中站錯隊,因此日子過得非常的煎熬。

倒不是說炎帝對他苛刻,而是那些禦史言官,這些年把他懟得像孫子一樣,一日三驚。

“陛下,召微臣前來是不是因為北境……”

北莽犯邊並不是什麼秘密,陳翦也是知道的,甚至親自推演過,給炎帝上了奏表。

隻是當時北境的軍報、密報都冇有表明發生了戰爭,因此奏摺被炎帝留中了。

當然,最大的原因還是大雪封路,河流結冰,根本不利於大軍調動,而大軍調動所需的糧秣,也無法運輸。

“鹿州城丟了。”

炎帝開門見山道。

陳翦倏然一驚:“那青州城?”

“最多隻能堅持一個月。”

炎帝拉著陳翦往地圖走去,道:“太子給朕獻上了退敵之策,愛卿看一下可行不,若是不行,那就按之前愛卿所奏,調兵遣將……”

當下,炎帝指著地圖,把梁休的計劃給詳細說了出來,其中包括密報的運用以及調兵的佯攻等策略。

陳翦是軍法大家,一開始聽說是太子的計,心說陛下怕不是糊塗了,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,能懂什麼叫打仗嗎?

結果越聽,他的臉色便從開始的不以為然,變得越來越震撼,還親自爬在地圖上研究起來。

最後,從魏青那裡學會了新的傳密方式後,這個久經沙場的大將,直接激動得臉色漲紅,對梁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打了這麼多年的仗,密信傳令、信使的安全,一直是陳翦的心病。

他曾經和東秦對戰時,就吃過這樣的虧,信使和密信,出了帥帳就被高手劫殺,導致他的軍令根本出不了帥賬。

而派兵護衛,又不可取,一則路途遙遠,十個人和一百人根本冇什麼區彆,二來目標太大,很容易暴露大軍的意圖。

最重要的是,密信並無什麼特殊的加密方法,隻能用紙張的印記、符文等方式來辨彆真假,要是被劫,大軍幾乎冇有什麼秘密可言。

如今,太子終於將這一短板補齊,哪怕密信被截,估計敵人看到這些鬼畫符一般的文字隻會乾瞪眼吧……

“陛下,微臣慚愧,太子殿下此計,非臣能及……”

陳翦歎了口氣,抱拳道。

炎帝聽到這話心裡就爽翻天了,那是當然了,也看看是誰的兒子,朕的兒子,能差嗎?

“愛卿過謙了,他小小年紀懂個什麼!軍中大事,還得靠愛卿。”

炎帝眼中充滿得意,話落話鋒一轉:“朕要你為帥,率軍和鎮北軍裡應外合,你要多少兵馬?”

北境的北莽大軍有十五萬,鎮北軍隻有八萬,而渭城到青州,長途奔襲,不可能帶太多的兵馬。

渭城又是東鏡防備東秦的要塞,一旦兵力抽空,訊息一旦走漏,東秦很可能會乘虛而入。

陳翦皺了皺眉,沉吟了一下,抱拳道:“臣需要精兵兩萬。”

這個數字,在炎帝的意料之中,他點頭道:“好,朕命你為東境行軍大總管,把東境紀城軍調給你指揮。”

陳翦跪地謝恩:“臣領旨。”

“不過,得委屈一下愛卿了,此事絕密,僅限於我們這些人知道,所以,不能像往日一樣,為你出征掛帥舉辦典禮。

“待到大軍凱旋,朕親自給補上。”

炎帝看著陳翦,道:“也就是說,你得秘密前往北境領兵出征,而朕,也會對外宣佈罷朝兩日,與你共同推演北境戰事,讓你名正言順留在宮中。”

陳翦很清楚,如今大炎內部黨派分明,士族林立,稍有不慎,訊息就會泄露出去。

到時,北境定然危機四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