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城。

梁休從馬車上跳下來後,才發現這裡已經大變樣了。

原本淩亂不堪臭氣熏天的街道,已經被清掃得乾乾淨淨,而破爛不堪的窩棚,已經被修整得整整齊齊。

窩棚裡,還有端著木桶進進進出出的女人,正在打掃衛生。

而廢城墟這邊,屋頂上也蓋上了木板和瓦礫,在這些木板和瓦礫的背後,正有炊煙裊裊升起,一股股白麪饅頭的香氣撲鼻而來。

梁休雙眸微微眯起,提步便向著廢城墟走了過去。

臨近了,梁休才發現,廢城墟內部已經全部被拆掉,裡麵已經被收拾成了半個足球場般大的院子。

院子裡已經打了十幾口井,每一口井邊都有人忙碌著,一桶水接著一桶水地提到了不遠處的矮牆下。

而矮牆下,早已生起了幾十口灶台,每個灶台之上都燒著一口大鍋,一些灶台已經在蒸著白麪饅頭,一些灶台,卻燒著滾滾蒸騰的熱水。

此時。

正有婦人掄著木桶,直接往鍋裡一撈,提起半桶熱水,就鑽進了一個用木板隔絕起來的院子裡。

而院裡,立即就傳來一陣女人的歡呼聲。

梁休很是好奇,抬步跟了過去。

然而,剛走到門邊,一個魁梧的女人就跳了出來,擋住了去路。

“你是誰?這裡不準……太子殿下,民婦該死,驚擾了殿下。”

彪悍的婦女剛擼起袖子,就認出了梁休。

當下,小腿一軟,直接嚇得跪在了地上,她可是親眼見到梁休下令殺人時的樣子。

這時,院裡的很多女人也發現了梁休,一個個下意識地跪在了地上,雙手貼著額頭,瑟瑟發抖。

原本喧囂的院裡,這時也安靜了下來。

我特媽有那麼可怕嗎?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,目光沉沉地回頭掃了一圈。

他發現這些女人身上雖然穿的都是破舊的衣服,但都很乾淨,連原本宛如油水一般的頭髮,這時也整潔地束在了腦袋上。

再回頭看了一眼院子,梁休猛地吞了吞口水,我操,這特媽該不會是……澡堂吧?

心裡剛跳出這個念頭,梁休就看到一襲白裙的錢寶寶,黑著臉從院子裡走了出來。

她冷冷地看著梁休道:“你一個男人來這裡乾嘛?這是女生澡堂,不是你嚴格要求所有人講究衛生嗎?”

梁休當時臉就黑了,我特媽真聰明,還真猜對了。

難怪要找一個彪悍的女人守著院門呢,原來這裡真的是男人的禁地。

他這時纔想起,昨日自己已經讓人,把男人和女人給分開了,這是女人專區。

這特媽……

梁休趕緊向後退了兩步,訕笑道:“誤會,我真不知道,這裡是澡堂來著……”

話落,轉身狼狽而逃。

錢寶寶見狀頓時笑得花枝招展,原本跪在門外的女人,這時見到梁休的狼狽樣,也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梁休跑出了院門,聽到身後傳來的笑聲,頓時頭皮一陣發麻,有一種掉進女兒國的既視感……

如果各個都想錢寶寶這樣的絕世美女,梁休覺得就算是被打死,也要一睹芳澤,但現在這麼多女人彙聚在一起,質量不一。

萬一一頭栽進去,裡麵一群嗑著瓜子的大媽,那畫麵,要多酸爽就有多酸爽。

梁休冷冷地打了一個激靈。

又往前走了小半截,梁休舉發現,街道上竟然有人排起了長隊,隊伍很長,足有兩三百人。

而隊伍的最前方,就是孫暮的醫館,也就是南山醫學院的老校區。

梁休現在對孫暮的能力還是很讚賞的,也不知道這傢夥用了什麼手段,一天的時間,這傢夥就把衛生常識在流民區普及,並且還讓流民執行得那麼徹底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孫暮的計謀就七個字——太子殿下的命令。

太子的命令,誰敢不從?

梁休快步向著醫館走去。

剛進門,他就發現大堂上,居然有二十來個坐診的大夫,而且每個人都極其的認真,號脈,看舌苔,問病情,一個個忙得不亦樂乎。

他凝神聽了一下,就非常的確定,這些人個個都醫術精湛,是有真本事的人,而不是什麼半吊子水平。

梁休震驚了,厲害了我的孫,一天的時間,就給本太子弄來了這麼多的大牛,這創業基礎,簡直不要太強悍好吧!

“殿下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這時,孫暮從後院出來,一眼就看到梁休,立即狗腿地跑了過來,道:“殿下看看,你還滿意不?”

“滿意,簡直太滿意了,乾得好!”

梁休知道孫暮這麼說,就是為了獲得自己的誇獎,立即毫不吝嗇地豎起了大拇指。

孫暮頓時滿臉欣喜,真是祖宗顯靈,我老孫也有被皇家誇讚的一天。

他撩起衣袍就要跪,梁休可不想引起大亂,一腳踢在孫暮的膝蓋上,孫暮剛彎下的膝蓋就挺值起來。

“彆動不動就跪!”

梁休趁機一把攬著孫暮的肩膀,低聲道:“你是怎麼找來這些人的,我看他們都很牛逼啊!你開的價不會太高吧?”

要是一人五百兩,每個月支出就是上百萬兩銀子,哪怕現在有點錢了,梁休還是很肉疼。

孫暮搖頭道:“怎麼可能?太子殿下不心疼錢,我還心疼呢!

“他們都是各大藥房的坐診大夫,有的是被東家壓榨得太厲害,有的是奪權的犧牲品……

“我呢,就按太子殿下給我說過的話,完整地給他們複述了一遍,給他們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,還有每月一百兩的俸銀,問他們願不願意。

“這樣的機會傻子纔不願意呢,於是就全過來了。”

我靠!

這傢夥是現學現用,舉一反三啊,果然是個人才!

梁休重重地拍了孫暮的肩膀,道:“乾得好,再用這種辦法,多給本太子找點人來,南山那邊,也需要人坐鎮。

“還有,不要忽略人品,人品不行,哪怕醫術再精湛,也不要。”

孫暮眨眨眼道:“太子殿下放心,我已經聯絡了,咱們這麼好的條件,想要加入的人很多的。

“至於人品,每個人我都會親自考察!”

梁休聞言,這才滿意地點點頭,隻是回頭掃了一眼,發現排隊的很多人都凍得瑟瑟發抖,又皺了皺眉道:“我再給你提個意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