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色下的皇宮,雪花紛紛揚揚,落在飛簷,水榭,花草之間,銀裝素裹,萬籟俱寂。

一條曲折的花園青石板道上,逐漸傳來清晰的腳步聲。

昏朦中,一點橘黃微光越來越亮。

手提燈籠的太監躬身走在前麵,一邊留意腳下小心後退,一邊為皇上照亮道路。

結束了一天公務的皇帝梁啟,因為長年累月習武,身體潛移默化大受裨益的緣故,非但不覺得多累,反而仍舊精力充沛。

梁啟負手而行,望著夜色下的朦朧雪景,突然停下腳步。

身後,總管大太監賈嚴立刻躬身上前,伺立在一旁。

梁啟撇頭看了他一眼,問道:“不是去坤寧宮嗎?怎麼會走這條路?”

賈嚴從容答道:“回稟陛下,今日禦書房中,陛下曾感歎無暇賞雪,此去坤寧宮,老奴念及此事,特意挑選這條經過禦花園的步道,以供陛下怡情放鬆。”

“你啊你。”

梁啟用手指了指老太監,突然笑道:“難得你這麼有心,朕要是不觀賞一二,豈不是辜負你的一番心意。”

吩咐掌燈太監走慢些,梁休一邊緩步前行,一邊舉目欣賞雪中的美景。

他突然感歎道:“今年的雪好像特彆多,這已是年關後的第七場……賈嚴,你怎麼看?”

老太監笑道:“瑞雪兆豐年,想必是個好兆頭。”

“朕倒是希望如此,可惜,去歲南方旱情嚴重,十畝之地,所出糧食,不過一兩石,百姓麵有饑色者,十有七八……”

心懷百姓的皇帝陛下,抬頭望著飄雪的墨色蒼穹,擔憂地道:“雖然免了稅,也放了糧,有幾分效果,誰也不知,如今寒冬漫漫,雪又下得頻繁,不知道他們能否安然度過?”

賈嚴連忙寬慰道:“陛下仁慈,南方百姓若能感唸到陛下的心意,一定會感恩奮進,順利渡過難關。”

“嗬嗬,朕要是隨便說幾句好話,就能讓四海昇平,百姓豐衣足食,那倒就好了。”

梁啟自嘲一笑,突然意興闌珊,低頭吩咐道:“不看了,直接去坤寧宮。”

片刻之後,三人到達坤寧宮。

“什麼味道,竟如此香濃?”

還未進門的皇帝,放緩腳步,鼻尖在空氣中輕輕嗅了嗅。

隨身老太監頓時笑了起來:“老奴也聞到了,想必是娘娘聽聞陛下過來,特意準備了美食。”

“是嗎?那朕可得瞧瞧,是何美食,香味竟如此誘人,進去。”

聽聞是皇後在準備美食,梁啟之前心頭的陰鬱,頓時一掃而空,迫不及待向裡麵走去。

“陛下。”

麵對上前行禮的守門侍女,梁啟隨意揮了揮手,便和賈嚴跨入門內。

剛一進門,便看到皇後坐在一張餐桌後麵,桌上擺滿各色新鮮的蔬菜和肉類。

中間還有一個熱騰騰的鍋子,那濃烈馥鬱的香味,便是從這裡麵傳出,勾得人食指大動。

梁啟麵帶驚喜,走上前笑道:“哈哈,賈嚴說的冇錯,皇後果然準備了美食,朕今晚,可要大飽口福了。”

一直在研究所謂‘火鍋’的皇後,這才注意到梁啟進門,先是一愣,接著趕緊起身施禮。

“臣妾見過陛下。”

“行了,都老夫老妻了,還來這套。”

梁啟搓了搓手,徑直走到桌邊,等看清桌上的菜肴後,頓時愣住了。

“怎麼全是生的,這是何故?”梁啟問道。

“陛下,臣妾也好奇呢,這是太子新研究的吃法,臣妾還未曾嘗試。”

皇後夏荷笑盈盈地解釋道。

“太子?”

“不錯,這鍋子是休兒派人送來的,名叫火鍋,由於快到宮禁,那小太監介紹完吃法便匆匆離去,臣妾尚未研究透徹”。

“不是皇後特意準備麼?”

梁啟回頭瞪了老太監一眼,不過興致仍舊未減,欣慰笑道:“不愧是朕的兒子,儘管失憶了,依舊知道孝敬父母,朕心甚慰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,陛下,說不定,這是休兒即將恢複的征兆。”

皇後喜不自禁,自從梁休受傷之後,她經常夜不能寐,以淚洗麵,好久都冇有這麼開心過。

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母儀天下的皇後孃娘,終究也隻是一個普通女人。

“朕倒是巴不得他趕快恢複,那臭小子變了性情之後,簡直無法無天。”

聽聞皇後的話,梁啟不禁脫口而出。

皇後微驚道:“怎麼,休兒難道給陛下添麻煩了?”

“皇後,你是不知道那臭小子……”

梁啟突然閉嘴,不想讓皇後再次憂心,擺了擺手:“一點小事而已,不提那臭小子,還是說這火鍋吧,既然皇後研究不透,朕來幫你參謀參謀。”

梁啟說完,大馬金刀往凳子上一坐,望著滿桌全生的菜肴,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。

自信滿滿的皇帝陛下,不得不問道:“怎麼吃?把菜全倒鍋裡嗎?”

“陛下,可不是這種吃法。”

皇後掩唇一笑,招來兩名侍女伺候著,自己則在一旁指點梁啟吃法。

說話間,一名侍女已經將燙好的羊肉,夾入梁啟跟前調好的油碟中。

皇後伸手邀請道:“陛下,請。”

梁啟狐疑地看著碗裡的羊肉。

就在鍋裡燙了短短幾息時間,這就熟了?

不過看皇後的樣子,不像是在開玩笑,梁啟隻好拿起筷子,將羊肉夾入嘴裡。

嫩,滑,鮮,香……萬般滋味,無法形容。

皇帝梁啟陡然睜大眼睛,眼裡全是驚歎之色,彷彿大開新世界的大門。

他突然放下筷子,拍著大腿讚道:“好一個火鍋!真是無上美味,妙不可言。”

梁啟簡直不敢相信,世間竟有這種味道的東西。

和這個火鍋一比,尚膳監那些禦用大廚做出的所謂美食,簡直就是垃圾。

一旦打開味蕾,皇帝便再也停不下來。

大快朵頤之後,梁啟依舊對火鍋讚不絕口,當和賈嚴走到一旁時,忍不住說道:“難得太子搞出這個火鍋,朕今天,算是好好享受了一回。”

賈嚴躬身道:“太子仁孝,陛下幸甚。”

梁啟讚同地點點頭,突然若有深意地問道:“太子今日闖了不少禍事,明日是皇子們上朝議政的時間,你說,朕是不是該取消這個日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