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公主好歹是經過風浪的,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緒。

那個沉穩冷靜的黑寡婦,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眼前。

這讓梁休非常的遺憾。

還打算多看幾眼呢,以後和人閒聊的時候還可以吹牛逼。

在本太子三言兩語之下,崔士忠差點被氣死,幽靈殿差點被玩死,陳世傑差點被懟死,長公主差點就哭死……

想想都帶勁好吧。

“接下來要怎麼治療?”

長公主抹了抹眼角的淚滴,聲音低沉而威嚴。

“是啊!殿下,你快說說看,臣已經百爪撓心了。”

楊佐也滿臉激動,早就迫不及待了。

整個太醫院都束手無策的病,他很想知道,太子殿下會用什麼樣的方法治療。

梁休怕自己的手指遭殃,連關子都不敢賣了,伸出了三根手指,道:“隻需要蘇葉、青嵩、馬鞭草,這三種簡單的藥材就行。”

長公主並不理解藥草,下意識地向楊佐求證,卻發現楊佐彷彿遭到雷擊一般,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“殿下,你確定就這三種普通的藥材?就能救治郡主?”

回過神,楊佐的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。

如果不是基於對梁休的信任,他早就破口大罵了。

開什麼玩笑?整個太醫院用儘各種名貴的藥,都治不好的病,這三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草藥就能治?

這也太不靠譜了吧?

青嵩遍地是,而馬鞭草,水溝旁邊都能找得到。

梁休自然知道楊佐的心思,笑了笑道:“治病,是要對症下藥,而不是看藥材名不名貴,還真是就這三樣藥材,就能治血吸蟲病。”

聞言,楊佐雙肩一頹,滿臉沮喪。

他相信梁休,既然梁休確定能,那就一定能。

隻是,楊佐有些接受不了,為了公主的病,他們太醫院不知道想了多少辦法,用了多少名貴的藥。

卻冇想到,原來治癒的方法這麼簡單。

“署令不用沮喪,孤知道這種治療方法,也是偶爾從一本古籍中看到過,但由於是我南山醫學院的秘密,暫時不能透露。

“署令要是想知道,可以轉職來我南山醫學院,當副院長。”

梁休笑吟吟地道。

楊佐這可是太醫院的醫術一把手,要是能忽悠到南山,對南山醫學院來說,是件天大的好事。

楊佐嘴角頓時抽了抽,立即就不沮喪了。

他可是知道太子所謂的南山醫學院是怎麼回事的。

那就是一群野大夫組成的一個小醫館,自己一個太醫院的一把手,去給一個野醫生當副手?

想多了。

他訕訕一笑,道:“殿下,臣在太醫院還有太多工作,暫時離不開……”

梁休頓時撇了撇嘴,不來就不來唄,還那麼多藉口。

“少廢話!”

長公主就一巴掌甩在他的腦袋上,怒道:“現在是給你月顏姐姐治病重要?還是拉攏人才重要?”

梁休立即義正言辭道:“當然是治病重要啊!”

長公主這才滿意地點點頭,又看向楊佐,道:“楊太醫,這些藥難弄到嗎?”

楊佐頓時有些尷尬,道:“回長公主殿下,蘇葉我的藥箱裡就有,就是馬鞭草和青嵩,都是一些普通的草藥,太醫院用不上,並冇有儲存。

“不過,街上的藥房,應該會有。”

聽完楊佐的話,長公主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,看著梁休道:“你確定,這些藥材真能治療月顏?”

梁休拍著胸口保證道:“確定,這些藥材雖然普通,但是效果很好,特彆是青嵩,那可是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梁休臉色一僵,隨即漸漸陰沉下來。

霍元英來醫館鬨上一通,告訴梁休,以後霍家的藥材,不再出售給醫館,他當時還以為,京都豪族隻是想要截斷自己的藥源,讓自己難受而已。

直到此時,想到了青嵩的作用,梁休忽然明白了,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。

長公主從未見過梁休臉色這麼難看過,趕緊問道:“小子!怎麼了?”

梁休焦急道:“姑姑,有冇有什麼辦法,兩三天內,把京都所有藥鋪的青嵩,全部收購下來。”

“冇問題!”

出於對梁休的信任,長公主冇有問任何原因,點點頭道:兩天之內,我保證京城所有的青嵩,會全部入庫長公主府。

“謝謝姑姑!”

梁休由衷感謝。

既然長公主說兩天內解決,那他就不擔心了。

“月顏姐姐的病,隻需要這三味藥材熬成汁給她服用。

“然後配合著野三七,將損傷的肝補回來,應該就不會有多大的問題了,野三七你們可能不知道,南山有,我明日會讓人采回來。

“另外要注意的,是月顏姐姐的肚子裡麵全是蟲子,藥的作用就是殺蟲,要給她用熱水洗澡,用醋水浸泡。

“而且衣服,也要每天用水煮過,不能馬虎。”

梁休給楊佐交代道。

說完了,長公主才皺著眉頭,將梁休拉到了一邊,道:“怎麼回事?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?”

“姑姑,我感覺很不好。”

梁休冇有隱瞞,點頭道:“世家大族可能會給青雲觀鋪一場大戲,我怕會死很多人。”

“怕什麼?這個世界什麼不死人?”

長公主瞪了梁休一眼,道:“要想不死人,那隻有把該死的人,都殺了。”

梁休聽到這霸氣的話,立即豪氣心生,道:“不錯,青雲觀禍國殃民,的確該死了。”

“對,這纔是我大炎太子,該有的氣勢!”

長公主笑了笑,道:“還有什麼問題?”

梁休撓了撓腦袋,道:“有,我想問問姑姑,怎麼樣才能弄到一百萬擔糧食……”

長公主差點就蹦了起來:“你做夢呢、你以為本宮是神仙啊!吹口氣就能幫你變出糧食來?”

梁休縮了縮脖子,道:“這不是北境要開戰了麼,父皇要我籌集糧秣。

“而且還隻給三天時間,我也很絕望啊!”

“北境?”

顯然長公主對於北境的戰事早有預料,她並冇有多大震驚,沉吟了一下,道:“北境的話,本宮給你介紹個人。”

梁休雙眼一亮:“誰?”

長公主道:“李鳳生。”

梁休聲音倏地拔高:“李家家主李鳳生?”

長公主點點頭,道:“嗯,就是他!臨近青州的雲州、幽州是他的地盤,隻要你能收服他,你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她救女心切,話落拍了拍梁休的手臂,就轉身離開了。

梁休當時就無語了!收服?談何容易啊!

這傢夥前兩天,還想劫我的饅頭來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