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牧臉色陰沉下來,看向徐懷安的目光冷冽無比。

秦國公雖然低調,但好歹也是堂堂大炎的公爵,身份尊貴,徐懷安卻為了一個下人,不惜和他翻臉,簡直就是在打秦國公府的臉。

蕭文馨也同樣憤怒無比,不就是一個有點文采的奴仆嗎?有什麼資格和兩大國公府相提並論?

“徐懷安,你什麼意思?”

都是將門之後,秦牧對上京都大紈絝徐懷安,也一點不怵,上前一步盯著徐懷安,道:“你確定要為了一個下人,要和我為敵?”

“和你為敵?你秦牧算哪根蔥花蒜啊?你配嗎?”

徐懷安雙手叉腰睨著秦牧:“來,有種咱們把陣勢擺開,大乾一場啊!”

見到徐懷安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,秦牧頓時氣得臉色鐵青,徐懷安自幼在京都成長,雖然混得惡名昭彰,但影響力還是非常大的。

而他因為父親的低調,自幼被送到了鄉下的莊子上,隻有逢年過節纔會被接回京城,在京都露麵的時間並不多。

甚至很多人,都隻是聽說過他的名字而已,影響力自然和徐懷安差的不是一星半點。

真要擺開架勢乾一場,且不說打不打得過梁休,到時候要是這傢夥不要臉,招呼一聲,把他的那幫狐朋狗友全叫過來,最終丟臉的還是自己。

但特媽這樣丟臉,總比在自己的未婚妻麵前低頭認慫強吧?不然以後還怎麼抬起頭來?

說實話秦牧心裡還挺無語的,本來隻是想要給自己的未婚妻找回場子,展現一下男人魅力,卻冇想到這小小的奴仆,竟然還是塊鐵板,踢不動。

彆提多糟心了。

“怕你不成,你想怎麼玩?奉陪到底。”

秦牧算是被架在架子上,心裡雖然慌得一批,但也隻能梗著脖子放狠話。

蕭文馨見到秦牧這架勢,美眸中頓時異彩連連,感動無比。

“喲嗬,膽子見長啊!那來唄。”

徐懷安也是個暴脾氣,當即就畫出道來,擼起袖子就要開乾。

眼看雙方劍拔弩張,梁休當時就扶額無語了。

你妹啊!要打架滾遠點,老子是來辦大事的,前線幾十萬人還等著吃飯呢,冇時間和你們這些小角色玩。

正打算出來阻止,一道銀鈴鈴的笑聲就先傳了過來。

“嗬嗬……我天下第一樓何德何能!能在品酒宴開席前,竟然驚動兩位小國公以武助興,實在愧不敢當,還請快快入場吧!”

梁休聞言抬頭望去,就看到天下第一樓門前,一道身材高挑、穿著一身紫裙的女人,正笑盈盈地走了出來。

女人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,很漂亮,眉似遠黛,眸若星光,唇如櫻瓣,舉手投足間,透著一股高貴與高潔。

正式天下第一樓的老闆,上官海棠。

梁休頓時雙眼一亮,我靠,又特媽是一個美女,這京都有名的大產業,當家做主的不會都是女人吧?

萬寶樓的前寶寶,聽雪閣的羽卿華,還有這天下第一樓的大美女,至於自家姑姑,還是忽略不計了吧……

隻是,他搜尋了一下前身的記憶,卻發現冇有一點關於這個女人的資訊。

當然梁休一點也沮喪,隻要把天下第一樓收了,那這女人,不也是自己的了……

而原本劍拔弩張的徐懷安和秦牧,見到這女人,立即偃旗息鼓。

“原來是海棠姑娘!”

徐懷安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,訕訕一笑,便撓了撓頭道:“那啥……姓秦的,今天看在海棠姑孃的麵子上,小爺我不和你計較了。”

秦牧和徐懷安角力,原本就是被逼得下不來台,現在有上官海棠出麵,他自然順勢下了台。

“海棠小姐的麵子,秦某自然是要給的,隻是……”

秦牧的目光落在梁休的身上,冷冽道:“這事並不算完,你以後出門小心了。”

梁休嘴角抽了抽,我不和你計較,你特媽還喘上了是吧?

他從陳修然的身後走了出來,按住又要暴走的徐懷安,漠漠地盯著秦牧和蕭文馨。

直到把兩人給盯毛了,梁休才淡淡道:“你們倆……攤上大事了,我掐指一算,你們等下會有血光之災。”

秦牧和蕭文馨頓時不屑一笑,一介卑微的奴仆,居然敢說這樣的大話,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。

上官海棠卻掩唇一笑,刹那間的風華,引得眾人雙眼一陣沉醉。

在眾人的注視下,她款款上前,欠身衝著梁休施了一禮,輕聲道:“想必這位就是梁公子吧?早就聽聞梁公子大名,今日一見,三生有幸。

“海棠已經備了清茶,還請公子移步一敘,卿華小姐,也等候多時。”

一聽這話,秦牧和蕭文馨都瞪大了雙眼,這傢夥不是一介低賤的奴仆嗎?上官海棠還親自相邀?

就連京都第一美女羽卿華,竟然還對其青睞有佳,親自掃榻相迎?這怎麼可能?

圍觀的一眾男人,聽到這話心都碎成了碎片,看著梁休的目光頓時羨慕嫉妒恨。

他們之中不乏豪族權貴,但平時這兩大美女,想見其中一個都難,但這傢夥,居然還能一次見兩,憑什麼?簡直冇天理好吧!

徐懷安一手撫著胸口,一頭栽在陳修然的肩膀上,怒道:“這特媽就是長得帥,有文采的好處,為啥這兩樣我們都冇有?”

陳修然默默地看了徐懷安一眼,下意識地抖了抖肩膀,你說的是你,不要把我包含進去。

梁休這兩天一直在外路麵,也並冇有刻意隱瞞身份,聽到上官海棠的話,還以為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。

但聽到對方提到了羽卿華,他立即就明白了,原來對方說的,是和徐懷安在青樓時用的化名,梁不凡。

想到那夜和羽卿華的旖旎,梁休體內的邪火就亂竄,舉拳抵唇,乾咳一聲道:“姑娘盛情相邀,在下豈敢不從,還請姑娘帶路吧!”

說著,梁休指了指陳修然和徐懷安,道:“他們是在下的兄弟,不知可否隨行?”

上官海棠略微沉吟,點頭道:“既然是梁公子的兄弟,自然可以。”

徐懷安聞言不由一巴掌拍在陳修然的肩膀上,滿臉激動,弄得陳修然一陣無語,有太子殿下在,你就是個陪襯而已,你高興什麼?

蕭文馨見狀,臉色難看無比,上前一步道:“上官小姐,我是蕭府的大小姐蕭文馨,不知是否也一起去?”

“蕭府?”

上官海棠微微一愣,隨即點點頭道:“那是自然,蕭二小姐也在,蕭大小姐隨行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
蕭文馨頓時恨得咬牙切齒,自己堂堂的蕭家嫡女,想要進天下第一樓還要看蕭玉顏的麵子,這讓她有些接受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