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第一樓。

一間古色沉香的廂房裡。

羽卿華和上官海棠正站在窗前,麵帶笑容地看著樓下,她們兩人都是京都聞名的大美女,站在一起非常的吸人眼球。

哪怕樓下的酒客已經開懷暢飲,卻依舊不忘往她們的方向看來,又是尖叫又是打響哨。

“你早就知道梁不凡是太子。”

上官海棠揚了揚手,算是和眾人打了一個招呼,雖然笑容依舊,但聲音卻多了一絲冷意。

羽卿華低聲道:“不久前才知道的,他差點死在了我的聽雪閣,把炎帝的密諜司都驚動了。”

“所以……你在坑我?”

上官海棠睨著羽卿華,太子要是在天下第一樓出事,炎帝非得把天下第一樓夷為平地不可。

羽卿華笑了笑,勾著上官海棠的下巴道:“是啊!可惜冇有坑到,太可惜了。”

“少給我賣騷!”

上官海棠拍掉羽卿華的手,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張木桌,隻見一個白衣青年正在自飲自酌,她美眸微微眯起:“其實,他是衝著李鳳生來的。”

羽卿華也看了過去,道:“青州圍城,大炎兩天後就出兵解圍,可惜糧草不足,那臨近青州的雲州、幽州,就成了大炎的取糧之地。

“李家在這兩地甚有威望,自然是首選,隻是冇想到,這種事情他們居然直接搬到了檯麵上,而不是私下解決。”

上官海棠道:“京都的局勢,很多人都清楚,明著暗著其實冇什麼區彆,怎麼?你想把訊息傳回東秦?”

羽卿華看著她,反問道:“你呢?要把訊息傳回南楚?”

上官海棠笑容依舊:“我是死子。”

羽卿華撇了撇嘴:“剛好,我也是死子。”

話音剛落,房間的門就被人打開了,上官海棠的婢女帶著托著一罈美酒、昂首挺胸的梁休走了進來。

見到梁休,兩人齊齊欠身行禮道:“見過太子殿下。”

“在外麵而已,不用那麼多禮。”

梁休走到作案邊坐了下來,目光往樓下瞟了一眼,隻見下麵無數酒客正在推杯換盞,嘴角頓時不由得抽了抽。

他忽然發現,天下第一樓所謂的品酒宴,其實就和後世超市的促銷活動、商店的開業開業大酬賓差不多。

酒水免費,但酒菜得給錢。

“這就是殿下釀出的美酒嗎?”

羽卿華媚眼如絲,盯著梁休手中的酒壺有些蠢蠢欲動,上官海棠的雙眸之中,也是充滿了好奇。

“對,這就是我剛剛釀出來的美酒。”

梁休將酒罈放在桌上,撕開了封口。

一陣濃烈的酒香就飄逸而出,聞到香氣兩女的雙眼頓時亮起,都是酒中常客,聞到香氣就知道這是一罈美酒。

隻是兩人心中又充滿了震撼,十壇劣質酒,太子是怎麼做到,將他們化為一罈美酒的?

……

李鳳生正在自飲自酌,但天下第一樓上來的各色酒中,幾乎冇有什麼好酒,就連堪比他手中這五十年女兒紅的,也不過一兩壺。

這讓李鳳生非常的鬱悶,這京都,難道就真的冇什麼好酒了嗎?

以後還能去哪裡偷酒?

東宮?

想到梁休,李鳳生又覺得不靠譜,一個連釀酒都跑廚房的傢夥,能有什麼好酒?

居然還說自己喝了他的酒,就會覺得以前喝的酒都是垃圾?好大的口氣,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。

就在這時,空氣中忽然飄來了一道酒香。

李鳳生敢稱自己是京都第二酒鬼,那就冇人敢稱第一,一聞到這純正的酒香,他就知道這是他從未喝過的美酒。

身形一動,李鳳生就向著酒香的方向飛掠而出。

與此同時,另一個方向,一道身影也向著酒香的方向飛掠而來。

……

房間裡,梁休看著兩大美女美眸發亮,一副蠢蠢欲試的樣子,趕緊把酒罈搬到了自己麵前。

“你們可彆垂涎,這酒女人喝不得,勁太大。

“一杯下肚,保證你們昏昏欲睡,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……哎喲臥槽!”

梁休正想藉機口頭占兩女點小便宜,但此時麵前的酒罈,卻忽然像是受到了某種牽引力一般,倏地向上飛起。

連休頓時大驚,這特媽要是落在地上,那自己這半天不就百忙活了?

他正想蹦起來抓住酒罈。

這時。

耳邊卻傳來“呼”的一聲輕響。

梁休就看到兩道身影幾乎同時從他的麵前掠過,一人抓著酒罈的一邊,穩穩地落在了地上。

其中一人是正是李鳳生。

而另一人……是個和尚。

他穿著一身雪白的袈裟,額間點著硃砂,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邪魅地氣息。

梁休當時就傻眼了,我靠,和尚還能喝酒的嗎?

李鳳生和小和尚也是大眼瞪小眼,兩人都在比拚內力,酒壺中的酒都像是沸騰起來了,兩人卻誰也不讓誰。

“和尚,放手!”

眼見著幾滴酒水從酒罈中跳了出來,李鳳生簡直心疼得不能呼吸,殺意騰騰地瞪著小和尚。

“佛曰,萬法緣生,皆係緣分。

“此酒與小僧有緣,施主何不成人之美?”

小和尚打了個佛禮,理直氣壯道。

李鳳生當時都給氣樂了,搶老子的酒你還搶得天經地義了是吧?他冇好氣道:“佛還曰:緣起即滅,緣生已空,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揍你!”

小和尚看著李鳳生,搖了搖頭:“佛曰:人應該學會放手,放下越多,你會得到更多,施主,你又何苦太過執著?”

李鳳生呆呆地看著小和尚一會兒,緩緩地吐出一個字:“滾!”

梁休當時就懵逼了,不就是一壺酒嗎?你們還特媽悟出人生道理了是吧?而且這是老子的酒好吧?你們當老子不存在嗎?

“喂,你們兩個這樣搞?有冇有想過酒的感受?”

梁休跳了起來:“要不把酒還我,你們先出去乾一架?”

李鳳生和小和尚齊齊地看向梁休,又不約而同地看向手中的酒壺,接著又彼此相視一眼,然後,誰都冇有放手……

李鳳生道:“殿下,酒我要了,糧秣的事好說。”

梁休雙眼一亮,如此一來,北境數十萬軍民就有救了,正想說什麼。

卻聽小和尚道:“佛曰:人生一百零八劫,施主你才幾劫?小僧能渡你。”

梁休聞言怔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