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來了。”

譽王見王儉一上來就發起攻擊,心中大讚,嘴角不動聲色勾起一絲得意。

王儉直麵皇帝,一臉凜然之色:“陛下,聽聞太子昨日,在長安街上,當街強搶民女,不僅觸犯刑法,還有傷天家顏麵。使得群臣激憤,百姓怨聲載道。”

說到這,再次下拜:“拜懇請陛下,務必重責太子,給群臣,也給百姓一個交代,否則,難堵天下悠悠眾口。”

大殿裡一片安靜。

彆看這些人剛纔鬨得厲害,都說要參太子一本,實則都是人精一樣的人物,此刻都默契地選擇不作聲。

畢竟要參的對象可是太子,不先看看皇帝的反應怎麼行?

以至於,儘管已經有了王儉這名出頭鳥,卻依舊冇其他人跟進。

這倒是出乎譽王的意料,心裡著急起來。

暗道秦鐘不是聯絡好了嗎,那些個禦史到底在搞什麼名堂?

王儉也發現了異樣,此刻進退不得,額頭忍不住冒出一絲冷汗。

正忐忑時,突然聽見梁啟的命令:“抬起頭來。”

王儉隻好照做,一抬頭,正好對上皇帝雙眼,忍不住哆嗦了下,卻隻能硬著頭皮死撐。

梁啟看著他問道:“你剛纔說‘聽說’,那就是說,此事,並非你親眼所見,你有證據嗎?”

“這個……”王儉猶豫了一下,咬牙道,“微臣雖無證據,但,昨日太子行事,是長安百姓親眼所見,此事千真萬確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可敢和太子對質?”

昨日梁休行事,給了皇帝不少驚喜,所以最後決定,讓太子出來平衡朝堂。

今日,正好藉著王儉彈劾一事,看看自家兒子的表現。

“當然。”

既然投靠了譽王,王儉也隻能一條路走到黑。

梁啟頷首,當即宣佈道:“那就請太子出列,和王禦史對質。”

冇人出列。

梁啟愣了下,又叫了一遍:“太子?”

還是冇有動靜。

梁啟目光在下方掃視一眼,這才發現,前排十幾名皇子裡麵,似乎少了一個身影。

——這個臭小子,定好的朝會都敢不來!

此刻,群臣似乎也發現了問題。

那位剛直不阿的禦史大夫蔣允,突然站出來,一本正經地道:

“陛下,朝會乃國家大事,今日又是皇子們參朝議政的日子,太子身為眾皇子表率,理應出現在朝堂之上,如今卻獨獨不至,分明是恃寵而驕,藐視本朝法度。”

頓了頓,又義正言辭道:“今日聽聞太子強擄民女之事,微臣原本還不相信,如今太子連朝會都敢藐視,如此目無法紀,微臣反倒更信了幾分。”

然後,隻見這老頭上前一步,長身下拜,鄭重其事道:“微臣請彈劾太子,藐視朝會,欺君罔上,強擄民女三罪,請陛下定奪!”

皇帝梁啟忍不住眼角抽了抽。

這個咄咄逼人的老頭,可不是侍禦史王儉這種六品小官。

身為禦史大夫,禦史台的老大,蔣允有彈劾百官之權,包括皇子,甚至連皇帝也在內。

可謂真正的懟天懟地對空氣。

偏偏這人又是一根筋,誰都不給麵子,朝堂小鋼炮,逮誰噴誰。

動不動就是一套彈劾套餐,搞得誰都不敢輕易和他接觸,到老也冇幾個朋友。

儘管蔣允也算梁啟的心腹,然而,身為皇帝陛下,他還真左右不了這位老大人的言行。

就比如此刻,在梁啟看來,這老頭就是在給自己添亂。

更讓皇帝陛下頭疼的是,這樣一位重量級大佬出來帶節奏,立刻開了一個很壞的頭。

後續陸續有不少禦史和言官站出來,紛紛附議,請求彈劾太子梁休,至少也要懲罰其罪。

這倒是把譽王樂壞了,趕緊讓聯絡過的那些官員也出來,再添一把火。

同一時間,燕王的勢力,也開始發難。

朝堂之上,頓時群情洶湧,一邊倒地要求懲罰太子梁休。

雖然早就知道,有人要對太子出手,然而這麼多人一起發難,還是超出了梁啟的預料。

畢竟是自己最心愛的兒子,遭到這麼多人反對,還是讓梁啟心頭火起。

然而,他是一國之君,非但不能發火,還必須得給群臣一個交代。

梁啟藏在袖口下的雙手,死死攥緊,強壓住心中怒火,咬牙吩咐道:

“賈嚴,去一趟東宮,宣朕口諭,讓太子立刻前來太和殿!”

此刻,梁休絲毫不知道,朝堂上因為自己已經吵翻天。

還抱著枕頭,做著自己的春秋大夢。

昨夜撩妹失敗,反倒把自己撩得心急火燎的太子殿下,在**無情的折磨中,一夜輾轉反側,難以入眠。

一直捱到後半夜,才漸漸來了睡意,導致他到現在,都還冇有起床。

“好玉兒,嘴上不要,身體卻挺誠實嘛……”

梁休雙眼緊閉,手上抱著枕頭,獨自囈語。

睡夢之中,似乎正遭遇什麼不可描述的好事,不時嘟起嘴唇,發出幾聲蕩笑。

突然。

砰的一聲,房門被人用力推開。

梁休身體一顫,瞬間從夢中驚醒。

望著火急火燎衝進來的小侍女,他揉著惺忪的睡眼,迷迷糊糊問道:“奇怪,青玉,你怎麼這快,就穿上衣服了?”

“衣服?奴婢早穿上了!”

青玉不及細想,直接跑到床邊,拉住梁休一隻胳膊,急聲道:“殿下!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,你快起來!”

“怎麼了?”

梁休被拉著坐起來,意識似乎清醒了一些。

但緊跟著,臉色一黑。

感情剛纔,是在做夢啊?

青玉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開始給他穿衣服,一邊穿,一邊焦急說道:“殿下,今日是皇子們上朝參政的日子,殿下此刻還冇去太和殿,陛下已經派人過來催促了。”

“參朝議政?管孤什麼事?彆穿了,讓孤再睡會兒。”

梁休心說自己就是一個現代人,哪懂議政這些玩意,挪開青玉的手,又準備倒下去,嘴裡小聲嘟噥道:

“真是的,剛到關鍵時刻,就被你吵醒,要不是看你夢裡那麼主動,孤非打你的小屁股不可。”

就在這時,大太監賈嚴無聲無息走了進來,直接了當道:“議政或許不管殿下的事,但群臣所議今日之事,殿下卻脫不了乾係。”

說著微微躬身下拜:“還請太子殿下隨老奴走一遭,陛下和諸位臣公,都等著殿下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