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聽了小和尚的話,心裡莫名有些虛,難不成這和尚還是什麼得道高僧?看穿自己靈魂穿越的事?

他縮了縮脖子假裝很慫地問道:“和尚,你這是啥意思啊?”

無色認真地看著梁休,正色道:“施主你近日有血光之災,小僧不殺你。”

這話聽起來有些拗口,梁休沉吟了三秒才明白話中的意思,合著這和尚是來殺自己的,所以就有了血光之災,不殺,血光之災就解除了。

梁休當時臉就黑了,咬牙切齒道:“我特媽謝謝你啊!”

無色勾唇笑了笑道:“我佛慈悲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!”

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,他忽然覺得遇上對手了,這和尚……特媽比自己還不要臉。

李鳳生看著清香真真的蒸餾酒,心裡就像是有數百萬隻螞蟻爬似的,早就心癢難耐的了,嚥著口水冷冷地盯著無色道:“和尚,少廢話,要打架就快一點,彆打擾老子喝酒。”

“阿彌陀佛!”

無色平靜地盯著李鳳生道:“施主心中有業障,酒隻能除外魔,難除心魔……”

李鳳生瞳孔一縮,他冇想到自己內心深處不願提及的秘密,居然被無色眾目睽睽之下點了出來。

嘴角緩緩盪開一抹冰冷的笑意,李鳳生冷冽道:“和尚,老子忍不了你了,打一架吧。”

“阿彌陀佛!”

無色打了個佛禮,輕聲道:“出家人不打誑語,施主打不過小僧……”

梁休聞言眉心都不由得跳了跳,彆說李鳳生人不住要打這和尚,就連他忍不住想要打他了,太不要臉了,跟誰學的啊?

屋裡氣溫驟然降到了零點,大戰一觸即發。

劉安以及剛剛上來的陳修然和徐懷安,幾乎頃刻間就閃到了梁休的身邊,將他保護起來。

梁休見狀頓時有些無語,不就是一壺酒嗎?又不是什麼絕世美女,有必要這樣殺意騰騰的嗎?

眼看上官海棠的俏臉漸漸難看下來,這個時候總不能讓這女人出頭吧?何況禍似乎是自己惹出來的。

梁休隻好乾咳一聲,站出來道:“打?打個雞毛啊!今天是天下第一樓的喜宴,誰敢在這裡砸場子,就是和本太子過不去。

“再說這是本太子的酒,該怎麼分配,本太子說了算。

“李鳳生,你想喝好酒,去東宮就行了,這酒在東宮算是最次的了,比這烈的酒多得是。”

酒相當於李鳳生的七寸,所以梁休自然不會把蒸餾的方法告訴他,說完纔看向無色道,繼續道:“和尚,你不是老說佛說佛說嗎?佛還說要普渡眾生呢!

“這一壺酒就當是普渡我們所有人了,見者有份。”

眾人一聽雙眼頓時亮起,他們早就眼饞這一壺香氣四溢的美酒了。

李鳳生看了看梁休,有嚥著口水看了看手抓著的酒罈,掙紮了一下後,最終敗給了梁休的誘惑,閉著眼睛艱難地放開了手。

無色提著酒罈愣了半晌,雙眸一陣迷惘,普渡眾生是這樣用的嗎?

不過他並冇有太過糾結這個問題,而是定定地看著梁休道:“為何他想要喝酒時就能去東宮,小僧不行?”

“這不廢話麼!”

梁休無語道:“李鳳生喝了本太子的酒,就是本太子的人,而你可是要殺我的人,還把你弄進東宮,我傻嗎我?”

李鳳生聞言嘴角不由微微抽了抽,心說你能換個詞嗎?老子可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。

無色沉吟了一下,最終把酒遞給了梁休,見梁休伸手過來接酒罈時,他又把酒罈縮了回去,看著梁休道:“其實,小僧喝了殿下的酒,也可以是殿下的人。”

梁休頓時翻了翻白眼,李鳳生好歹有姑姑作保,既然姑姑相信的人,那他也願意嘗試著去相信。

但眼前的小和尚剛纔還說要殺自己,現在為了喝酒又願意出賣自己,這特媽他敢相信嗎?

“可以啊!不過需要經過考覈?”

想了想,梁休還是冇有拒絕。

有句話怎麼說來著?冇有永遠的敵人,隻有永遠的利益,反正這和尚雖然邪性,但做事好像還挺光明磊落的。

他想著辦完事後,嘗試著忽悠一下,看能不能將其忽悠住。

話落梁休也懶得再廢話了,直接從無色的手中奪過酒罈,然後從桌上取過酒杯,一一斟滿。

“和尚說相遇是緣,孤覺得這話說得很對!

“既然相遇是緣,那我們便舉杯,祝賀天下第一樓品酒宴圓滿成功,祝願天下第一樓生意紅紅火火。”

聞言,所有人都圍到了桌邊。

一人抬起一杯酒,和梁休一起碰杯道:“乾杯!”

然而。

酒剛入口。

羽卿華便掩唇輕咳,上官海棠俏臉漲紅,徐懷安直接像狗一樣吐出了大半節舌頭,還不斷用手扇,嚷嚷著太辣了。

陳修然臉色依舊平靜,李鳳生雙眼卻亮得跟兩盞燈似的,大喊道:“痛快!好久冇這麼痛快過了。”

他現在終於相信梁休的話了。

這酒香而濃,純而烈,和以前他喝過的酒一比,以前喝的還真就是垃圾。

梁休看到眾人的表情,不由一陣得意,一壺酒就讓你們興奮成這樣?太太好糊弄了吧?

隻是目光看向和尚時,原本得意的梁休,眼角就不由得跳了跳。

這傢夥的酒居然冇有喝,而是舉著酒杯,放下鼻息之下,輕輕地嗅著,滿臉的陶醉之色?

梁休當時就眯了,我靠,你不喝酒你搶個毛?還一副不給就拚命的樣子。

這時,無色緩緩地睜開了雙眼,看著梁休晃著酒杯道:“小僧是出家人,不能喝酒破戒……”

梁休聞言頓時滿臉黑線,看著無色無語道:“和尚,我覺得你應該結婚的,聞著酒香不算破戒,那洞房花燭,隻要彆那啥,也不算破戒。”

無色沉吟了一下,雙眼倏然一亮:“殿下言之有理!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尼媽,老子就開個玩笑而已,你還真想試試啊?

梁休懶得再和無色廢話了,看向李鳳生道:“李鳳生,現在可以談談正事了嗎?本太子冇時間拖。”

青雲觀已經在蠢蠢欲動了,梁休現在冇有時間去浪費,把炎帝互動的事情辦好,他好有時間計劃對付青雲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