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第一樓。

因為梁休和李鳳生接下來談的事情涉及機密,喝過酒後,眾人便退出了房間,隻留下梁休和李鳳生兩人在屋裡。

“都是老聊齋了,咱們就開門見山吧。”

梁休坐在桌旁,親自給李鳳生倒了一杯酒,推到了李鳳生的麵前:“我需要雲州、幽州兩地的糧秣,卻保北境大軍不會缺糧。”

談到正事,李鳳生臉上也變得認真起來,看著桌上的酒杯沉吟了一下,道:“不得不說,你的確抓住了我的七寸。”

說著他的目光變得玩味起來:“可是我幫你,我能得到什麼?

“還有,一旦我出手幫你,肯定會麵臨著京都權貴豪族的聯手打擊,你又如何保證,李家不會被這股風浪擊垮。”

梁休聞言陷入了沉思。

李鳳生的擔憂是有道理的,他如果出手幫助炎帝,就相當於是背叛了京都豪族,以那一群人的尿性,肯定會把李家給生吞活剝了。

而之前在天隕樓,炎帝已經明確表示過,不會動用皇權去對付世家的人,那就更不會動用皇權去幫助李鳳生。

梁休覺得,這恐怕也是炎帝將籌集糧秣的事情,交給自己的原因。

炎帝早就算計好了這一切,他知道想要征集到足夠的糧秣,離不開李家,所以他才把這件事交給自己來做。

和李鳳生接洽,他這個太子最適合不過,畢竟他和京都權貴氏族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。

如果自己能說服李鳳生,一來可以大軍糧秣無虞,二來,還可以藉機瓦解京都權貴豪族,讓原本擰成一股繩的京都權貴豪族出現裂痕。

一舉兩得。

想到這些,涼蓆都不得不佩服自己這個便宜老爹,他一般事到臨頭才後知後覺,而炎帝呢,能一步看十步。

這讓梁休很冇安全感,以後接受任務的時候得考慮再考慮,免得被炎帝賣了自己還在美滋滋。

“李家會成為新的貴族。”

沉吟了一會兒,梁休抬頭看向李鳳生,給了自己的承諾。

“李家現在就是貴族!”

李鳳生的喉嚨滾了滾。

“不一樣!我說的新的貴族,是指一個心中裝有大炎的貴族。”

梁休知道李鳳生很想喝酒,隻是強忍著一直等自己給他一個能說服他的理由,險些憋不住就笑了。

李鳳生瞬間就懂了梁休的意思,這是告訴他,李家不會在將來炎帝的鐵血手腕中倒下,這個誘惑對他來說的確挺大。

他做這些,不就是想要給李家謀個出路麼?

“不夠。”

然而,李鳳生卻冇有答應。

他看著梁休道,唇角微揚:“聽說徐懷安他們都叫你太子老大,我覺得我們可以義結金蘭……”

“草,占誰便宜呢?”

梁休當時就炸了。

徐懷安他們叫自己太子老大,那就是自己的一群小弟。

義結金蘭!你二十我十五,老子得管你叫大哥?想得可真美。

“我告訴你,你想都彆想。”

梁休瞪著李鳳生,義正言辭道:“老子堂堂的一國太子,和你一介商賈義結金蘭,傳出去還要不要臉了……”

不等梁休說完,李鳳生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儘,笑了笑道:“不讓你白叫大哥的,李家的財產分你一半。”

“嗬嗬。

“我是那種為了區區金錢而折腰的人嗎?

“老子想要錢,京中的金錢任我取……”

梁休怒氣騰騰兩步上前,雙手抓著李鳳生的衣領,將他提了起來。

突然,滿臉獻媚道:“哥,大哥,咱們家現在有多少財產來著?”

李鳳生:“……”

你剛纔是怒氣滔天還是激動異常啊?

被梁休的舉動弄得有些發懵,但聽到梁休這一聲大哥,李鳳生還是很享受:“不多,粗略估計了一下,大概上億還是有的。”

上億的一半就是五千萬以上,臥槽,認一個大哥都能當京都富豪了。

這一刻,什麼禮法,什麼禦史言官,梁休全拋之腦後,現在南山正在建設,可是處處需要錢!

“大哥放心,兄弟我絕不會敗家的,一定會把你攢的這份家業發揚光大……”

梁休拍著胸口,道:“大哥你明天讓人準備一下唄,把手底下的人全部給我撒出去,京城周邊的青嵩和各種藥材,全部給我買回來。

“大哥,你是不知道!兄弟我過得苦啊!

“京都權貴已經斷了我的藥,現在十幾萬流民看病都困難,要是青雲觀現在橫插一句,肯定會出大事的。”

李鳳生聞言怔住,愣愣地看了梁休好一會兒:“你是不是對‘發揚光大’這個詞有什麼誤會?”

你這還不是敗家啊?你就是這樣把家業發揚光大的?照這樣下去,李家能遭得住你折騰?

李鳳生臉都黑了,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?這個兄弟他不認了行不?

“哥,不要在意這些細節,錢賺了就是用來花的。

“你要是把它埋在地底下,那它就是死的,你把它運轉起來,滾了一圈,他就能讓你賺得盆滿缽滿。”

梁休衝著李鳳生擠眉弄眼,慫恿道:“三個月,最多三個月,我不僅讓咱家花出去的前能回本,還能大賺一筆。”

李鳳生眉頭挑了挑:“因為南山?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那就是一座金山。”

“好,我明日就讓人去做,京郊九縣的藥材,十天內我給你全運會京城。”

李鳳生聞言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就答應了。

梁休心底頓時感動無比,初次見麵認了個大哥,就敢拿著偌大的家業和自己拚,這種被信任的感覺真特麼爽。

“不,不要全運藥材,先給我籌集足夠多的青嵩。”

梁休雙眸中閃過一絲的冷冽,道:“我有預感,和青雲觀的決戰很快就會到來,或許到時,青嵩幫到我。”

“好!”

李鳳生點了點頭,也冇有問原因,他從懷中取出了一封信和一塊玉,推到了梁休的麵前,道:“這是李家家主的憑證和我的親筆信,殿下……”

“叫二弟。”

梁休邊把信和玉佩往懷裡送邊糾正。

李鳳生搖頭一笑,道:“二弟,你把信和玉佩交給陛下,讓陛下派人去雲州李家老宅,那邊見到信件和信物,會無條件幫助大軍準備好糧秣的。”

梁休站了起來,衝著李鳳生行了一禮,真誠道:“謝謝哥!”

“你都叫我哥了,彆那麼客氣。”

李鳳生扭了扭脖子,道:“接下來你自己折騰,困了,我回去睡覺。”

說完向著梁休揮了揮手,就出了房間。

目送李鳳生出了房間後,梁休的臉色,便漸漸冷冽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