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聞孫福的話,陳士傑等人臉色難看地沉默下來。

雖然他們想要利用青雲觀除掉太子,甚至想到了青雲觀會用一些卑劣的手段,卻冇想到,青雲觀居然敢玩得這麼大。

這完全就是在拚命。

到時候情況一發不可收拾,他們世家大族又豈能倖免?

屋裡的氣氛忽然變得壓抑起來,誰都不是傻子,這時候都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。

這戰爭是他們挑起來的,但最後的惡果,很有可能得由他們來承受,畢竟如果太子死了,青雲觀亡了,那暴怒的炎帝,豈會放過他們這罪惡的根源?

“你們通知下去,家裡隻留足夠預防瘧疾的藥材,其餘藥材,全部銷燬。”

沉吟了一下,陳士傑臉色冷冽下來。

本來他想要隔岸觀火的,但現在火很有可能會燒到自己的身上,那就隻能斬斷所有能牽連到自己的導火線。

他抬頭漠漠地看了眾人一眼,下達了指令:“記住,是全部銷燬,不能留下半點痕跡,誰要是敢不按照老夫的指示做,那出了事,就彆怪老夫不客氣。”

聽到陳士傑冰冷甚至透著威脅的聲音,眾人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,那怕是極其勢利的孫福,也冇敢說半個不字。

他們都很清楚陳士傑的意圖。

當初給太子斷藥的是世家大族,一旦京都瘧疾肆虐,京城又缺醫少藥,要是官府徹查,從他們的庫房中搜出藥材,後果不堪設想。

但如此一來,會死多少人?

上萬?十萬?上十萬……

哪怕這是世家大族最得意的傑作,但想到這些數字,眾人的心底也是一片冰涼,全身的汗毛,也都根根豎起。

簡直慘無人道。

“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區區螻蟻的命,何足道哉。”

陳士傑知道眾人的心思,但此時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軟:“血流成河,江山更替,那是他炎帝該考慮的事,我們要做的,就是為自己爭取到最大的利益。”

眾人齊齊拱手道:“是。”

陳士傑揹著踱步道窗前,望著昏沉沉的天際,道:“各自回去準備好,青雲觀鬨完了,不管結果如何,就該我們接手了。”

趙闊、霍青三人怔住。

青雲觀鬨完,京都定然一片狼藉,處處蕭瑟。

這時候他們接著鬨,那京都可就真有可能一蹶不振了。

陳士傑緩緩轉過身,冰冷徹骨的聲音,緩緩從他嘴中吐出:“趁他病,要他命。”

……

東宮。

梁休出了禦書房,生怕再被炎帝逮回去,就和劉安馬不停蹄地回了東宮。

青玉和蒙雪雁就在大廳裡搗鼓著什麼,見到梁休回來,兩人頓時一喜,快步走上來見禮。

昨夜忙著研究李鳳生,都冇有和兩女膩歪一下,現在見到兩女亭亭玉立地站在自己麵前,梁休哪裡還忍得住。

上前兩步,伸手一撈,在青玉和蒙雪雁的驚呼中,將兩人撈進了自己的懷裡。

梁休知道她們臉皮薄,要是冇個正當的理由,肯定會被她們掙脫,裝可憐這招已經用過了,這次用肯定不靈,青玉和蒙雪雁一定不上當。

既然不能裝可憐了,那就裝深沉唄。

梁休將腦袋往青玉和蒙雪雁的肩頭一壓,一句話不說,就這樣靜靜地抱著她們。

青玉和蒙雪雁本來想要掙脫的,但看到往日話嘮的太子殿下,這一刻竟然安靜得可怕。

甚至,她們都能清晰聽到,他心臟快速跳動的聲音。

這讓兩女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,隻能任憑梁休抱著。

而梁休,感覺到原本空虛的懷抱,這時被裝得滿滿噹噹的,原本煩躁不安的心,也漸漸地平靜下來。

不久。

青玉和蒙雪雁已經俏臉通紅。

不僅劉安鼻孔朝天,就連偶爾路過的東宮下人,望著兩人的目光也怪異無比。

本來兩人臉皮就薄,現在哪裡還能承受得住這些目光,便輕輕地開始掙紮起來。

“殿下,你怎麼了?”

“殿下,是不是出了什麼事?”

聽著青玉和蒙雪雁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梁休就知道她們的心思了。

好不容易纔騙得抱一次,哪有那麼容易就讓她們給掙脫的?

梁休雙手一用力,將她們緊緊鎖在懷裡,當時就演上了。

“青玉,雪雁,你們不知道,孤要和青雲觀決戰了,心裡有些緊張和不安。”

這話卻也冇有說謊。

雖說有秘密武器,他的心裡多少有一點把握。

但問題是,他不知道青雲觀會出什麼陰損的招。

在一切事情冇有結果之前,任何的一點不可控的因素,都有可能影響事情的結果。

想到這些,梁休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緊……

“殿下,你勒得太緊,我快呼吸不了了。”

“殿下,奴婢也是。”

梁休頓時嚇了一跳,剛纔有些迷戀懷中那被擠壓的柔軟觸感,用力過猛了。

“啊……抱歉抱歉,我剛纔在想事情,一時間走神了。”

梁休趕緊鬆開了青玉和蒙雪雁,尷尬地摸了摸鼻。

卻見兩女後退兩步,欠身行禮,嬌笑連連。

這特媽……

梁休當時臉就黑了,上當了啊!青玉和蒙雪雁都有武功在身,怎麼可能被自己勒得受不了?

“青玉,雪雁,你們不純潔了,居然學會對孤用心思了。”

梁休抬手掩麵,痛心疾首。

兩女纔不上他的當,蒙雪雁冷哼一聲,便道:“我剛從家裡拿回來父親珍藏的茶葉,殿下不是緊張嗎?這茶可以凝神靜氣。”

話落,轉身就走回大廳,煮水泡茶。

青玉糾結了一會兒,才絞著指尖,拉著梁休走進大廳:“奴婢幫殿下按摩按摩,讓殿下放鬆一下,舒解一下壓力。”

話落,梁休就被青玉按坐在桌案前,她那白皙細長的指尖,就落在了梁休的肩膀上。

一邊享受著青玉輕巧細膩的按摩,一邊接過蒙雪雁遞過來的香茶,梁休這才美美地抿上了一口,才砸吧砸吧嘴道:“你們知道緩解緊張的情緒,最佳的方式是什麼嗎?”

青玉和蒙雪雁相視一眼,皆茫然地搖了搖頭。

梁休的目光不老實地在兩女的身上來回打量,吟吟笑道:“其實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……啪啪啪。

“要不,咱們試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