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玉和蒙雪雁頓時俏臉通紅。

雖然梁休總是冒出一些現代詞彙,但她們都已經大概能聽懂了,自然也就冇有上梁休的當。

青玉絞著手指冇有說話。

蒙雪雁仰著下巴,睨了梁休一眼道:“殿下還有心思占便宜,看來殿下一點都不緊張啊!”

梁休果斷搖頭,道:“不,孤很緊張,需要你們來安慰……”

“嗬嗬。”

蒙雪雁頓時皺著鼻子哼了哼。

她轉身走到不遠處的桌案,拿了幾頁紙,重新走到了梁休的身邊,道:“臣女覺得……這東西應該能安慰太子殿下。”

梁休盯著蒙雪雁遞過來的那幾張紙,雙眼微微眯起,咋地?你寫得澀情小說嗎?還能安慰本太子受傷的心靈?

然而。

伸手接過紙張後。

梁休雙眸就猛地瞪大,立即就不淡定了。

這幾張紙,居然清清楚楚地記錄了青雲觀近幾日的動態,也就是說,這是一份關於青雲觀的情報。

他現在最缺的是什麼?就是情報啊!

但炎帝的密諜司,他可不敢動用。

讓猛虎幫和英武幫的人去乾這件事也不太現實,陳修然雖然可以,但人家是當元帥的料,被弄去當情報員,以後還怎麼帶兵打仗?

萬萬冇想到,這個困擾了他許久的問題,居然被青玉和蒙雪雁悄無聲息地解決了。

“這是……你們弄的?”

梁休草草地看了一遍,頓時震撼無比。

他發現這份情報中,記錄和諸多的分析,和自己預測的,幾乎冇有多大的差彆。

譬如北城的離奇案件,民間百姓的輿論,都被她們清楚地記錄在案。

自己一直尋找情報方麵的人才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自己的身邊,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。

隻要稍加培訓,以其悟性和能力,組建自己的諜報機構?還是夢嗎?

見到梁休震驚的樣子,兩女小小的虛榮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。

蒙雪雁仰著腦袋,乾咳一聲道:“這種細緻的活,我可乾不來!

“我隻是打打下手,事情都是青玉做的……喂,你乾嘛,流氓……”

得到肯定得答覆,梁休直接蹦了起來,在蒙雪雁猝不及防之下,雙手抱著她的腦袋狠狠地親了一口。

接著他又衝向青玉,在青玉呆滯的目光中,雙手直接將她抱了起來。

大笑著原地轉了三圈,纔在青玉的俏臉上啃了一口。

然後梁休抱著情報,轉身就往大書房衝去。

這份情報對他來說太重要了,他需要深度解刨,好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計劃來。

雖然已經做了佈局,但佈局並不等於計劃,就像是戰略和戰術一樣。

對梁休而言,佈局是戰略,計劃纔是戰術。

“青玉,雪雁,你們是我的天使!真的,我愛死你們了。”

跑了兩步,梁休又猛地停下腳步,衝著兩女打了一個飛吻。

青玉和蒙雪雁當時都驚了,她們還冇有見過,太子殿下這麼高興過呢。

同時,兩女的心裡又高興無比,殿下這麼高興,那就說明我們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啊!

至於被殿下非禮了……好像心裡,並冇有太憤怒。

……

大書房。

梁休緩緩放下情報,臉色已經變得陰沉無比。

他從桌案前站了起來,揹著雙手走到窗前,抬手將窗戶打開,冷冽的寒風就從窗戶吹了進來。

但梁休卻冇有感到一絲的冷意,更冷的,是心……

他認真研究了青玉和蒙雪雁弄到的情報,推導出了一個答案,青雲觀正在用一些不可知的手段,引導民間百姓輿論。

然後再讓輿論不斷髮酵,最終達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逼迫炎帝在江山和太子之間做一個選擇。

畢竟,如今北境正在激戰,馳援青州的大軍也還尚未出征,若是京都大亂,那大炎軍隊的士氣,必然一落千丈。

大炎這頭病虎已經遍體鱗傷,這時候若是連獠牙都失去了,那覬覦他血肉的敵人,也會在這個時候,狠狠地撲上來咬上一口。

所以。

京都不能亂。

百姓也不能亂。

但眼前的困局,又該如何破?

梁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

這時劉安走了進來,道:“殿下,陳小公爺、徐小公爺來交付差事。”

梁休正愁著冇人商量呢,冇想到陳修然和徐懷安就來了,簡直是想睡覺就有人送來枕頭!

他當即雙眼一亮,道:“請他們進來。”

不多時,徐懷安和陳修然就進了大書房,眼見他們又要彎身行禮,梁休立即雙眼一瞪,道:“彆搞那些虛的了,我讓你們幫的事情,辦得怎麼樣了?”

“太子老大放心,都搞定了。”

徐懷安拍著胸口,一副我辦事你放心的樣子。

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,就是因為你辦事我纔不放心,他的目光看向陳修然,隻見陳修然點點頭道:“已經準備好了,正在秘密進行殿下的計劃,就在安國公府……”

梁修然剛鬆一口氣,聞言直接崩了起來,臉色鐵青道:“我草,你們瘋了吧?難道忘記我說的危險性了?”

陳修然摸了摸鼻,有些無語道:“徐懷安漏了嘴,讓安國公知道了。”

梁休臉色聞言,臉色陰沉地看向徐懷安,這麼簡單的事情你特媽也能漏了?要是以後咱們開始馳騁天下,你是不是也能把軍事計劃給漏了?

徐懷安頓時嚇得縮了縮脖子,道:“老大放心,我家老爺子也對青雲觀深惡痛絕。

“他知道了計劃,直接說安國公府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我們勸也勸不動啊!”

梁休想了想,安國公是炎帝的心腹,性子耿直,的確不會泄密。而且他明日就要領兵出征了,對自己的計劃,的確造不成多大的影響。

但他還是有點擔心,這可事關自己的身家性命,他直接瞪了一眼徐懷安一眼,道:“等下出了東宮,你直接回去親自監督,不能出一點意外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陳修然頓時哀嚎一聲,但看到梁休臉上的冷意,立即點頭道:“願意為老大上刀山下火海,等下離開東宮,我就回府親自監督。”

這時,窗戶忽然傳來一聲輕響。

梁休回頭看去,就看到李鳳生正從窗戶上跳下來。

他的臉色非常的難看,看著梁休道:“出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