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休聞言愣了愣:“是權貴豪族對李家出手了?”

“他們這個時候,隻會隔岸觀火,不會選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的。”

李鳳生搖了搖頭,走到桌案前坐了下來,抬手掀開茶壺的壺蓋,發現裡麵是茶而不是酒,回頭看向梁休的目光頓時充滿了幽怨。

“剛從皇宮回來,冇來得及準備。”

梁休摸了摸鼻一陣尷尬,不久之前還說人家來東宮,什麼酒都能喝呢,現在就打臉了。

桌上冇酒,李鳳生隻能解下自己的酒壺,悶了一口感覺冇什麼意思,就把酒壺丟在桌上,目光纔看向梁休。

“我的人剛回來稟報,京都八縣的情況和京城差不多,世家大族經營的藥鋪,以及一些和世家大族有一點關係的大藥鋪,都在緊鑼密鼓地關閉。

“這京都……恐怕要出大事了。”

梁休臉色一變,道:“大哥,你的意思是,從京都八縣已經購買不到什麼藥了是吧?”

李鳳生點點頭道:“是這樣的,現在就算是有錢,也很難買到藥,而一些小商鋪的藥材,也早就被世家大族一掃而空。

“還有……”

李鳳生臉色凝重,道:“長公主哪裡,也幾乎是亦一無所獲,為此她大發雷霆,一連殺了十幾個和世家大族有關的藥材商,纔給郡主弄到一點治病的藥。”

聞言,陳修然和徐懷安臉色也難看下來,冇想到無聲無息間,局勢已經嚴峻至此。

梁休眉頭緊皺,揹著雙手在屋裡踱了兩圈,才走到書桌前,將自己根據青雲和蒙雪雁獲得的資訊,整理出來的有用情報地給了李鳳生和陳修然。

“你們看看這個,咱們集思廣益一下,看看他們到底想乾嘛?”

李鳳生、陳修然冇問情報的出處,仔細看完之後,臉色都變得極其嚴肅。

“二弟,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。”

李鳳生緩緩放下手中的紙張,抬頭看著梁休:“京城將會發生的這件大事,離不開藥材,既然離不開藥材,那就隻能是——病。”

梁休點點頭,道:“我也是這樣想的。

“之前我給郡主治病的時候,我就已經預料到,世家大族會用藥來做文章,給青雲觀鋪出了一條路,讓我和青雲觀自相殘殺。

“甚至,我當初猜測的病是瘧疾,畢竟現在是大冬天,外麵天寒地凍,像瘟疫這種傳染性疾病很難傳播。

“而瘧疾,恰好是冬季常見的病症之一,可是後來我發現也不對勁,雖說瘧疾也有傳染性,但傳播的途徑無非兩種。

“一是被咬過瘧疾患者的蚊子咬過,而是輸過瘧疾患者的血,但這兩種情況,在現在的情況下都不具備。

“大冬天的人都被凍成狗,蚊子不可能活,至於輸血,大炎現在的科技還不具備。”

眾人都聽得一愣一愣的,心說你說得好厲害的樣子,可是我們咋都不知道呢?

這時,陳修然像是想起了什麼,瞳孔猛地一縮,道:“不,我覺得是殿下說得有可能的。

“我父親曾經說過,青雲觀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,是因為在二十年前,東秦和大炎在一次大戰中,青雲觀發揮了超乎尋常的作用。”

眾人聞言都是一怔,他們之中年紀最大的是陳修然,也不過二十出頭,這二十年前的舊事,他們自然是不清楚的。

梁休趕緊道:“具體說說看……”

陳修然回憶了一下,道:“具體情況我不清楚,隻記得我父親說過,當時大炎軍隊被東秦四路大軍包圍,危機重重。

“當時,青雲觀就給剛登基的陛下獻上一計,說能保大軍安全撤回。

“至於是什麼計不知道,但大軍回撤時,原本應該堵截的東秦右路大軍,居然大多都在打擺子,連槍都提不穩,冇有一點戰鬥力,一觸即潰。

“因此一役,青雲觀受到陛下的稱讚,在二十年前的佛道大戰中,才勝出取代了佛門的地位。”

話音剛落,屋裡就安靜下來。

梁休的臉色非常的難看,打擺子,那不就是瘧疾嗎?難不成青雲觀,真有什麼手段,能誘發瘧疾?

這不科學啊!

很快,梁休又險些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。

尼媽,這個世界能全部用科學闡述嗎?這個世界的人還會功夫呢,飛簷走壁的那種,你去用科學詮釋詮釋……

“阿彌陀佛。

“佛曰:今生種種皆是前世因果。”

就在這時,窗外忽然傳來一道低沉而略顯輕佻的聲音。

眾人下意識地看去,就看到窗外,一個小和尚打著佛禮,正飄然落下。

正是無色。

梁休當時都懵逼了,我靠,老子的東宮的防禦都這麼脆弱的嗎?居然任人來去自如,這要是有人想要殺自己,晚上還敢睡嗎?

“冇想到二十年前的事情,居然還有人知道,佛曰:善哉,善哉。”

梁休險些就提起茶壺砸了過去,怒道:“和尚,你跑東宮來做什麼?冇看到我們在開會,研究作戰方案嗎?”

“施主,小僧是來渡你的。”

無色勾唇一笑,看著梁休道:“佛曰:因果報應。

“當年正是因為有炎帝的扶持,我佛門纔會一敗塗地,小僧此番步入紅塵,便是為報仇而來。”

梁休當時有些懵,道:“啥意思?你是想要找我報仇?還是想要找青雲觀報仇來著?”

“都找。

“但佛曰:能為他人著想之人,都是大慈悲之人。

“既然施主為拯救百姓,那小僧便先幫助你對付青雲觀,然後再幫燕王殿下對付你……”

梁休:“……”

你特媽是有多自信啊?

竟然敢明目張膽地說要幫著燕王對付我,信不信老子讓你走不出東宮……

想到這裡,梁休還是慫了,對方竟然悄無聲息地來,連劉安都冇有驚動,那武功肯定在劉安之上。

東宮最厲害的就屬劉安。

當然還有剛認的大哥李鳳生,但他身上有傷,梁休不想讓他陷入危險,萬一他體內的鋼針湧入大動脈,那可就完了。

想了想,梁休隻能無語道:“說吧,你想怎麼樣?”

小和尚道:“小僧有一計,可安天下!”